我的英语学习观及我所设计的口语培训方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26 08:14: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首先声明一点,本人既非教育背景出身,也非英语专业人士,甚至连英语水平也只能算比一般好一些。但本人是个地道的英语爱好者,除上班外,闲时的最大娱乐就是学习英语了。而且,出于兴趣,本人特别喜欢思考、琢磨中国人要如何学英语效率才能更高一些,一开始还只限于个人的总结(有些人可能已经看过我写的《我学英语口语的一点体会》了),后来就逐渐上升到理论层面,因为我觉得只有把个人的经验系统化、理论化,才能真正总结出对他人有借鉴意义的东西。事实上,经过研读一些关于语言学的著作我才发现,原来还真有一些非常宝贵的研究成果没有被被好好利用到中国人的英语教学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损失。有些成果甚至不需要通过教学模式的转换,直接被二语习得者拿来就可以使用。所以,我写这个贴子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希望为那些迷茫中的、还没有找到有效途径的英语学习者提供一些方法上的借鉴,另外就是以文会友,希望这个贴子能够引发一场关于英语教学模式的讨论,集合更多专业人士的意见,为中国的外语教学做一点贡献。当然,因为本人英语水平有限,涉猎范围也不广,行文中难免存在这样那样的错误或眼界上的不足,本人真诚希望有识之士能够给予指正和补充。
  
  另外需要说明一点的是,本贴的大部分例句都摘自原版的影视剧、语言学著作、英语词典及一些网上资料(也包括英语论谈中的一些贴子),如引用有错误,也请明眼人指出,以免误导。
  
  此贴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基本概念与理论”,这是本文的重点,因为只有把道理谈透了,得出的结论才能顺理成章,所以花的篇幅会比较多一些,希望各位能有耐心把它读完。第二部分是“关于英语学习的误区辨析”,是从理论角度出发结合本人的体会针对目前普遍存在的一些英语学习观念进行分析,如“什么是英语思维”,“为什么要学英语”,“英语培训有没有用”,“背诵是否有用”等等。第三部分就标题中提到的我所设计的“口语培训方案”,主要是概念性的建议,如要形成操作性强的教案则还需要做大量的教材准备工作。


  第一部分 基本概念与理论
  
  语言的本质
  之所以要探讨语言的本质问题,并且把它放在开篇的位置,是因为很多学外语的人忽视了这一点。我相信有90%以上的学习外语的人只是把语言当成了一种工具,一种交流工具。这种理解是不完整的,有问题的。说得严重一点,这个问题不想明白了,有可能让你一辈子学不好英语。不是我危言耸听,等你看完下面的篇章就会慢慢理解了。
  
  说语言是一种交流工具,这没错,但这只是它的外在表现,从本质上来说,语言是一种世界观,而且有多少种语言,就有多少种世界、多少种世界观(需要声明的是,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一位研究语言的专家说的,名字叫Weisgerber)。这话听起来有点玄乎,似乎是上升到哲学高度了。事实确实如此,但因为我们在这儿要探讨的是学习语言的问题,所以并不打算就这个观点的形成进行充分的论证,只希望大家知道这是语言研究领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论断。
  
  既然有每种语言都对应着一个不同的世界观,那我们就有必要了解英语对应的世界观是什么,汉语对应的世界观又是什么。简单来讲,英语中体现的世界观是“主客二分”,即人与周围的世界是对立的,主体和客体分得非常明确,而汉语所体现的世界观则是“天人合一”思想,即人与这个世界是有机统一的,人与大自然是浑然一体的,在很多时候主体、客并没有明确的区分。展开来讲,则英语中的世界是微观的,是一个个独立的事物,每个事物都是可分析的,汉语中的世界则是宏观的,万事万物都是相通的,可以当成一个整体来对待。世界观不同,体现在语言中就会有明显的差别。下面,我就从四个方面来分析因世界观不同所造成的两种语言在表述上的明显差异。
  
  一、 与汉语相比,英语的逻辑性更强
  上面说过,西方人是微观看世界,倾向于研究事物、分析事物,而对事物的分析研究是以准确的定义与严密的逻辑推理为基础的,这一点语言中也有充分的体现。具体来说,英语的逻辑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 英语的句子结构在形式上是非常严谨的,不但句子的各个组成部分如主谓宾定状补都有明确的界定,而且句子与句子之间的逻辑关系也都有连接词来表示。与此相反,汉语的句子结构在形式上则要随意得多。请看下面的例子:
  
  Did you ever go see a movie that everyone told you was great, then because of all the expectations, you ended up disappointed? 《实习医生》
  
   以上整个句子是个一般疑问句,句子的主干是did you ever go see a movie? 然后后面的所有内容都是用来修饰movie这个词的,用that 这个连接词表明修饰关系。而后面的修饰定语又分成了两个从句,一个是everyone told you was great,另外一个是“you ended up disappointed”。也就是说如果用这两个从句单独修饰前面的主词的话,可以拆成“did you ever go see a movie that everyone told you was great?””did you ever go see a movie that you ended up disappointed?”。但这两个从句之间又存在着一个因果关系,为了表明这层关系,在两个人名之间又加了一个“then”引导的状语“because of all the expectations”。所以,虽然这个句子很复杂但各个要素之间之间的逻辑关系却交待得非常清楚。
  
  再看下面这个例句:
  I got really hot in my pants, so I took them off. But they must have shrunk from the sweat, or my legs expanded from the heat. I can’t get them back on! 《六人行》
  这一段内容总体上是在叙述一件事情,即“因为裤子热”“就把它脱子”“结果却穿不回去”,用”so”和”but”做连接词表明了句子之间的因果关系、转折关系。然后用了两个”from”说明裤子“穿不回去”的可能原因。各个因素的逻辑关系也交待得非常清楚。
  
  与此相反,汉语的句子结构在形式上则要随意得多,而且,汉语还经常借用前面的语义
  将句子的某个成分进行缺省。以下是冯小刚的电影《没完没了》里面葛优的一段台词:
  
  “让警察逮着是小事,你要是在我手里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是死罪。”
  
  为了便于对比,我把电影里的英文字幕一起贴在下面:
  
  “If I get arrested, it’s no big deal. But if you die on me, then I might as well be dead too.”
  
  下面把中英两个版本在逻辑表达上的差别分析如下:
  
  让警察逮着是小事(这个句子中有个假设关系,没有体现出来,而且应该是“我”让警察逮着,“我”字在此缺省),(下面一句与前一句形成转折关系,也没有体现出来)你要是在我手里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是死罪。(“死罪”与前面的“三长两短”是个呼应,在此也没有字面上的表达)
  
  再举个例子,也是同一部电影里葛优的台词:
  
  我大姐命苦。 伺候完了我妈,伺候我爸。我爸脑血栓一躺就是好几年,我姐一点罪都没让他受过,自己是一天好日子都没过。
  Her life was hard. She was always taking care of others. When my dad had a stroke, she was his nurse for years. But she never had any life of her own
  
  分析如下:
  
  我大姐命苦,。伺候完了我妈,伺候我爸(此句省略主语she)。我爸脑血栓一躺就是好几年(此句在英语版本中理解为时间状语从句),我姐一点罪都没让他受过,(此句与前一句形成转折关系,没有体现出来)自己是一天好日子都没过。
  
  汉语在结构上的松散性不仅体现在句子与句子之间,在一些常用语中也经常发生,如以
  下例句:
  
  说不成就不成。I said no. and that’s that.
  那也没办法啊!I can do nothing about it.
  我让着他呢!He’s lucky I let him go.
  非打不可? You have to resort to the violence?
  
  以上都是电影中的口语及其英语译文。大家可以看出,英文版本比起中文来在结构上要完整得多,有的在中文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在英文中却分解成了两个句子来表达,而且每句话都有主语,而在中文中却缺省掉了。
  
  还有人拿《红楼梦》中的一句话做例子对比两种语言在逻辑性上的差别:
  
  “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
  if you spat blood when you were young, you would die early, or at the very least be an invalid all your life.
  
  可以看出英文翻译用了连接词if, when, or等,很清楚的把内在逻辑表现出来了,而汉语则没有,一些句子成分也有缺省。虽然这个例子用的是书面体,结构上本来与口语就有所区别,但依然可以看出两种语言在结构上的差别。


  2. 汉语直观,在描述一件事物的时候倾向于用身体可以感受到的动作或表象来直接描述,而英语则倾向于透过现象描述本质的东西。请看下面的例句:
  
  Help me up. Let me see if I can bear weight. 扶我一把,看我还能不能站起来。《丑女贝蒂》
  
  这句话发生的情境是说话的人脚摔伤了,需要别人帮忙把她搀起来。汉语用的是“站”这个最直观的词语,不管你是不是因为受伤想站起来还是坐久了想站起来,反正都是站。但在英语中则明确表达了她是想验证自己伤得重不重,自己的脚是不是还能支撑身体的重量,和一般的“站起来”是不同的,所以用了”bear weight”,意思更加明确。
  
  再看下面这个例句:
  
  他老婆醒了His wife comes back to life. 《喜剧之王》
  
  这句话发生的情境是他老婆生孩子晕死过去了。汉语中在此处用得“醒”也是可以表达睡醒的“醒”的,因为特征都一样,就是眼睛睁开了。但英语则明显的把两者区别开了,这儿的醒是苏醒的“醒”,意思完全不同。
  
  再看下面一句:
  
  念过书没有?Have you been educated?《喜剧之王》
  
  当然同样的意思也可以用英语表达为have you gone to school?《鹿鼎记》 但不管用哪一种方式来表达,在文字上都比汉语要更加得贴近实质,“读书”则表象化一些。
  
  这个特点也体现在对一些外来词的称谓上,如我们说“口香糖”,是从味道上来定义的,英语则是”chewing gum”, 是说这种糖是用来咀嚼的,用来活动口腔肌肉的,不管它香不香。再比如,我们说“红绿灯”,是从灯的颜色上来判断,英语则说”traffic light”,是从它的功用上来定义的。
  
  除了以上几点外,英语表述的实质性还特别体现在”give””have””get””be”等几个使用频率很高的词汇上。
  
  先看give:
  
   That’s why my dad gave me a guy’s name. 这就是为什么爸爸给我起了个男孩的名字
  You have to give her credit. 你得承认有她的功劳
  Wine is giving me a headache. 我喝酒头痛
  Mary gave birth to a baby last week. 玛丽上周刚生了宝宝。
  He’s been here before. I gave him a haircut, remember?他以前来过,我还给他理过发呢!记
  得吗?
  You almost gave me a heart attack. 你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
  Now give me a boost. 推我一把。
  I wonder if you can give me a lift? 你能送我一程吗?
  Give me a big “ahh”。大声说“啊”
  Please give me a hand. 请帮个忙。
  
  以上例句中,都是用give+N 分别替代了汉语中的“承认”“上头”“生”“吓”“推”“送”“说”“帮忙”“痛”等比较感性、直观动词,表达了一个事物(无论是具体的还是抽象的)从“施动者”到“受动者”的传递过程。Give更加清晰地体现了两个主体之间的互动关系。
  
  再来说说“be”这个系动词,请看以下例句:
  
  I’ll be right there. 我很快就到。
  I’ll be back soon. 我很快就回来。
  (It is) my treat. 这次我请客。
  You’re a good dancer你舞跳得真好。
  Do you know anything about chicks? They are a huge responsibility. 你知道怎么养小鸡吗?它们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去照看。
  Where were we? 我们说到哪儿了?
  Sorry, I think you may be in our my seats。 打搅,我觉得你们是坐了我们的位子了。
  I think we’re between floors.我想我们是被卡在楼层中间了
  
  在以上例句中,”be”这个系动词分别替代了汉语中的“到”“回来”“请”“跳”“花费”“说”“坐”“卡”等动词。从中可以看出,与汉语喜欢用直观的动词来描述事物不同的是,英语更倾向于进行性质或状态的判断。这其实也是英语追求事物本质的一种表现。
  
  至于”get””have”的用法及其体现出的英语的逻辑性,大家可以参考我的另一篇博文《我学英语口语的一点体会》,只是当时我分析这几个词的角度有所不同。
  
  汉语的表象性与英语的实质性在语言表述上的另一个体现上就是汉语中动词用得比较多,一句话中可能会有多个动词,是一种动态的描述,而英语中的名词、介词等用的则比较多,主句中一般只有一个动词,是一种静态描述。比如:
  
  Water works for weight loss. 经常饮水有利于减肥。
  汉语中用了“饮”“有”“减”等三个动词,而英语中只用了一个动词”work”, 然后用介词”for”,名词”loss”等来代替汉语中两个对应的动词,更能表现出“饮水”与“减肥”之间的逻辑关系。
  
  再比如,前面有个例句:
  Do you know anything about chicks? They are a huge responsibility. 你知道怎么养小鸡吗?它们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去照看。
  
  汉语中用了“知道”“养”、“花费”、“照看”等四个动词,而英语中则只用了”know”和系动词”be”,然后用介词”about”,名词”responsibility”等表达了汉语中对应的动词的意思,更能反映出事物的本质。
  
  
  通过以上分析,大家应该感觉得到英语的逻辑性比汉语要强得多。但这并不是说汉语就没有逻辑性,而是这种逻辑性是隐性的,是在字里行间体现出来的,虽然没有那些直接表示句子成分关系的连接词,但我们依然非常清楚二者之间是因果关系还是转折关系,而且,少了这些语法上的束缚,我们在行文表达上也就更加的随意,即使是用词的先后顺序上做些变动,也照样可以表达同样的意思。比如前面举过的例子,“念过书没有?”如果把句子的顺序变动一下,或者加一字减一字,都还能表达相同的意思,如“书念过没有”“有没有念过书”“书有没有念过?”“书念过没?”“书有没念过?”,而英语就不可能进行这么灵活的变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英语更加适合写议论文,因为它逻辑严密,所以我们听美国总统的演讲总是让人感到振奋,而汉语更适合写散文以及诗词歌赋,因为它讲究“形散意不散”,所以我们的老祖宗才为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美丽的诗篇。呵呵!


  二、 汉语倾向于从整体出发叙述问题,先整体,后局部;英语倾向于从局部出发叙述问题,先局部,后整体。
  中国人重整体、轻个体,重系统、轻局部,重形象、轻抽象,而西方人则正好相反。反
  映到语言上,如:中国人的姓名,家族的姓氏在前,然后才是个人的名字;西方人则按个人名字、父名、家庭姓氏进行排列。中国人对日期的写法也是从大到小,按年、月、日顺序排列。中国人在信封上写收信者地址,是先国名,接着是省、市、区名,然后是街道、门号和室号,从外到内,由大及小。这样的例子我想大家已经比较熟悉了,就不再一一列举,只举两个大家平时可能意识不到的:
  
  It’s ten minutes to four. 现在差十分四点。
  What were you doing this time last year? 去年这时候你在干什么?
  
  英语这种先局部后整体的思维方式在句子结构上的另一个体现是,英语倾向于把句子的主体部分先说出来,即主谓宾先说出来,然后才是其它的句子成份,等于是让大家先看到主要事件,然后再把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手段等等次要的东西放在句子后面做个补充,最后才让大家看到全貌;而汉语恰恰相反,先把时间、地点等次要的东西说出来,让你对要描述事件的环境、条件有一个大致了解,然后再把要描述的事情说出来,这一点与相当一部分汉语的表达顺序不同,且在英语口语中体现得尤其明显,请看以下例句:
  
  You can call me any time. 你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I get hold of you at last. 我终于找到你了。
  I saw it with my own eyes. 我亲眼所见。
  No spitting on the street. 禁止在大街上吐痰。
  The train arrived on time. 火车准时到达。
  They are paid by the hour. 他们按时取酬。
  Are you free this Saturday? 你这个星期六有空吗?
  I lost the door key about here. 我在这附近掉了门钥匙。
  Let’s watch TV with a candle on. 咱们点上蜡烛看电视吧。
  We get to London this afternoon. 我们是今天下午到达伦敦的。
  The play may begin at any moment. 戏随时都有可能开始。
  what can you do besides typing? 除了打字你还会做什么?
  
  大家通过比较可以看出,英语例句中除主谓宾外,其它表示时间、地点、方式、状态的句子成分都放在主谓宾结构之后,而汉语则多把这些成分放在主语和谓语之间。除了简单句外,英语中有相当多的复合句也采取了这种与汉语不同的表达顺序,尤其是在口语中,这些复合句中多是由现在分词或过去分词来代替表示时间、条件、原因等的从句。请看以下例子:
  
  He rode away whistling. 他吹着口哨骑马走了。
  She enters, accompanied by her mother. 她由母亲陪着走了进来。
  I can’t see anything with the door closed. 门关着,我什么也看不见。
  Why would you start again after chewing all that quitting gum?你都吃了那么多戒烟的口香糖,怎么又开始抽了
  You slept with somebody three hours after you thought you broke up.你自以为(和我)分手了,三小时后就又和别人上了床。
  I won’t get rich doing it, but it’s cool knowing you’re making a difference in a kid’s life做这一行(老师)发不了财,但想到你有可能改变一个孩子的人生,那种感觉非常好。
  I was late signing up because of my job. 我报名晚了是因为我在工作。
  Papaya ! It’s your favorite fruit growing up.是木瓜!你从小到大最爱吃的水果
  
  这个特点说明了英语在表达上倾向于把最重要的成分先说出来,然后才是补充其它的次要成分,是希望听者能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要表达的是什么事情。而汉语则往往相反,倾向于把事物发生的时间、地点、条件等东西放在前面,让对方先有一个整体的概念,然后才说主要的事情。这一点有点象我们在写作文或说书的时候用的铺垫的手法。
  
  当然,说英语有这个特点并不代表英语的所有表达都是按这个规律来的,很多时候因为存在着事物发生的先后顺序或者出于强调以及修饰的需要,一些非主干的成分也会放在句子的中间甚至最前面,但是,这种情况下大多是和汉语的表达顺序是一致的,如以下例句:
  
  He generously paid for us all. 他很慷慨地代我们全付了钱。
  He actually lives next door. 他实际就住在隔壁。
  Apparently he knew the town very well. 很显然,他对这个城镇了解很透彻。
  Fearing that police would recognize him he never went out in daylight. 由于害怕警察认出他来,他从不在白天出门。


看新概念视频,请点击“阅读原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