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培训费用交流组

我的英语口语养未成之路

变是不变的周记2018-03-23 07:04:09

只是回顾。


我初中才学英语,老师一上课就是噼里啪啦一串英语,没一个汉语词儿,直接把我打蒙。我们那时只有极个别小学才开英语课,不过有些同学大概课外上过也极个别的辅导班吧。总之,我的英语学习起步那叫一个跌跌撞撞,特别是口语。音标学得不好,总记不住发音,有时一个词儿怎么读得拍前排同学后背问好几遍。好在CX同学英语基础好,智商高,脾气还特别好,几乎没有不耐烦过。这么拍了问的至少一个学期,也许一学年?然而发音不是考试的重点,我的成绩没受影响。当然后来发音也跟上来了。


高三前的暑假,爸妈带我去旅游。在四川攀枝花到云南丽江的长途车上,有一对外国人,应该是我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地离外国人这么近。爸爸总在鼓励我去练练口语,可我一直不敢。那时已经学了5年英语,课外也上过辅导班,却几乎没练过实用口语。所以好多个小时的车程,我到底没开口蹦过一个英语单词。想来当时我若是鼓起勇气和他们说几句(毕竟还是背过很多单词了嘛),现在的我多少也会不一样吧。所以啊,近年在母语非英语的国家旅行时,偶尔同中小学生聊天,总会赞叹他们的英语教学怎么做得如此有意义,不论是挪威这样的发达国家,还是尼泊尔这类世界最贫穷的国家。


上大学来到了西安,外国人出现频率最高的中国城市之一。练口语的机会理论上和实际上都很多。然而思维还是不够活泛(现在也没变多少),并没有利用。还有一次囧囧抹不去的经历:一个老外主动问我附近哪儿有超市,我想想只有好又多一个大超市。好又多有它的英文名,塑料袋上印着呢,可惜我从来没注意。我给那人指了方向,说了大概距离,奋力想表达这个名字,结果最后出来的竟是“Good and Much”,大汗……


读研到了广州,外国人恐怕更多,学院还有个英语授课的德国老师,也没有好好利用。老天爷大概也看不下去,于是推了我一把。嗯,感谢导师和中心提供的会议观摩机会。05年夏在西双版纳的国际会议吸引了n多国家的n多学者,我总算有了第一段和外国人的长对话。虽然话题局限于我所知的中国,但终究迈出了一步,获得些开口的信心。


会后不久,在那位德国老师Werner和学院副院长的带领下,和一帮同学去德国东北部fieldtrip。这是我第一次出国,那时我23岁,和现在大学还没毕业就满世界跑的小朋友没法比。行程中安排了几次交流,没说几句话,因为不少听得吃力。最郁闷的是听Werner讲解景点之类,很多有意思的地方都没捕捉到什么点,还是回来为分享做PPT时才查到了解的,再汗。当时总觉得是时差没倒过来,脑子一直懵噔噔。其实还是听力不行啊。


13年夏,俄罗斯。第二次出国,31岁的我才开始第一次一个人自助国外旅行。行程第三天来到乌兰乌德,住进了当时收在LP里的唯一hostel,这也是我第一次一个人住国外的青旅。上午入住时没见多少人,傍晚回来发现住满了。除了我,还有两个中国人,此外都是来自各国的背包客,最远的来自南半球的新西兰。和几个人打招呼和分享行程后,大家开始分堆做进一步交流,而我似乎哪一堆都加不进去。不只听说跟不上,听说的内容也没。原来我的英语听说这么渣,原来我的经历那么有限。那种沮丧失落,好像系统崩盘,以往的自我完全不存在了,彻底白纸一张,小白的那种白。唯一有的只是对自己设计的独特的旅行路线和目的地的憧憬。


几年出国旅行下来,敢说会说,基本沟通无障碍了。曾经看过的阅读理解,背过的单词短语句型,到底还是积下又浮起,在应用中真正成为自己的语言了。工作也因了这些经历,多了很多自信。回想刚接手专业英语课那几年,每个假期回来,前几节课都要奋力张嘴才能说得顺溜,讲课时也不怎么和学生eye contact。不就是没说惯、怯生生嘛。


16年寒假,尼泊尔。同行朋友回家过年后,我按LP的建议辗转来到Tansen。这里很有意思,游客又少。还是按LP推荐住进了当地旅游业的发起推动者——一位退休大学教授的民宿里。入住后不久,又来一个英国游客。当天下午,我俩在教授的带领下参观这座曾是重要贸易节点的城镇。一路上,大家聊得兴致勃勃,可是慢慢地我越来越插不上话了。先是不知道某些话题怎么表达,后来干脆听不懂那些话题了。这是继乌兰乌德青旅后第二次深刻意识到自己的严重不足——专业语言,虽然这之前会经常感知此类欠缺,可这次又是如此强烈,不是我敏感,那位教授对我的态度绝对不如我们刚碰面那会儿。


不过我并没有经此一击、自此发奋,立下什么“不破终不还”的重誓,一举让自己的英语口语脱胎换骨。我多花了些时间学习,一直通过各种方式积累,不带功利心的,只为收获新知而兴奋,缓慢地进步着。


故曰“养未成”之路。


Copyright © 英语培训费用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