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培训费用交流组

【连载】盱城老北头 || 盱城老口语

老盱眙2018-05-19 17:48:00



无法磨灭的记忆  难以忘怀的乡愁

 

上期:【连载】盱城老北头 || 盱城盂兰会

盱城老口语

 

方言,是一个地方语言花圃中艳丽的奇葩,是地域文化的地标性“建筑”,它以其独特的言表方式和特有魅力,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盱城北头的老口语,就是盱眙方言中独树一帜的一支。

盱城老口语是千百年来口口相传流传下来的语言表达方式,其中许多字只有读音却没有文字,即便在《康熙字典》等老旧的字典中,有的也找不到。甚至有的字连当代拼音都无法拼出。在读音上,也有其非常独特的音调,甚至有类似北京话“儿音”的“上翘音”、“下滑音”和“转弯音”等。

从儿时呀呀学语,就在老北头的语音体系中熏陶,能够说得一口流利的盱眙老北头“土话”。尽管长大了,变老了,到外地工作多年,可儿时所学没有忘记,只要一听到那些老口语,就不知不觉地回忆起童年,回忆起老家,回忆起老北头的一切,因为正是这种纯粹的乡音,才能勾起浓浓的乡愁。

老北头的“土话”不土,它有着吴语侬腔般的柔润,也有着京腔鲁音般的豪壮,似淮水,似盱山,是淮水盱山润育出来的盱眙老腔。说起它的特点,恐怕至少有“特别、奇异、柔润”三点吧。



(一)盱城北头老口语的“特别”之处。

北头老口语的特别,就在于有的“字”太特别了。如“尅”作为动词,一个字不知道有多少种作用,甚至可以用在许多的地方。有人说它是“万能动词”。而且这个“尅”字,只是因其音相近用来代替的,盱眙所说的“尅”到底是不是这个字还很难说呢。在使用时,如“吃饭”的“吃”,就可以用“尅”,说“尅饭”,这“尅”就有了“吃”的意思。“喝酒”可以说“尅酒”,这时的“尅”又有了“喝”的意思。“打架”可以说“尅架”,这时“尅”又有了“打”的意思。但是,在有的地方又不能用,否则会引起笑话。

据说有两个外地人到盱眙,听到“尅”字觉得好玩,得知是万能动词,就想谝谝(pian 显示)自己会说盱眙话,就故意大声地说。先是吃小龙虾,便说:“盱眙小龙虾真好尅,你看我的肚子尅得圆溜溜的!”另一个说:“就是啊,他们那个第一泉也好尅,真是好酒啊!”这时,一个当地人朝他们看看。他们以为在瞪眼睛,便说:“你不要狠,我又不跟你尅架,认是你是好佬!”便气呼呼地往前走,一会走到厕所旁,以为“解大便”的“解”也是动词,也可以用“尅”来表示,便大声说:“我们到厕所里去尅大便吧。”路旁的行人一听,都笑起来了。那两个外地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



(二)盱城北头老口语的“奇异”之处。

明明是这个字却不是这个意思,同样是一个字却有不同的意思,奇异吧?盱城北头的老口语就是这么奇怪。

比如说“肉”吧,无论的猪肉、牛肉、羊肉,那都是食品,是动物身上的肌肉。这在老北头可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指一个人脾气懦、反映慢、性子木讷,老是闷着不发表自己意见,于是就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肉啊。”还有“虾”字,本来就是河虾、米虾、青虾,盱眙小龙虾,是水里生长的一种节肢动物。可在老北头那又不是这个意思了,而是指一个人示弱、装孬、害怕对手,于是就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虾啊?见到他就两腿打螺螺。”如“呵”字本意是“呵气”,到了老北头却变成了“拍马屁”了,说:“那家伙就会呵大蛋。”如“海”,那时大海啊,可在老北头,那是“坏了”、“完蛋了”、“办不成事了”的意思,东西弄坏了,就说:“那东西海的了。”一个人完蛋了,就说:“那家伙海的了。”事情没办成,就说:“海的了,一点头绪都没有了。”

“嘘”字,本意是口语词,表示要小声点,就说:“嘘!小声点。”“嘘!不要说话。”可是在老北头,却变成大声了。说:“你鬼喊狼叫的,嘘什么东西啊!”“不要再嘘了,看你嗓子都嘘哑喽!”意思来了个彻底大反转。还有“雪”,那是白色了、亮亮的,所以有“雪白”、“雪亮”的词,可在老北头,“雪”却成了通用副词了,对什么都用“雪”,如“雪黑的”、“雪青的”、“雪乌的”、“雪绿的”、“雪嫩的”,等等,明明这“白”与“黑”、“亮”与“黑”截然相反,却都用一个“雪”字来形容,真可谓绝矣!

淮河大桥头有个岔路,一条进城,一条去南京,交警在进城的路口摆个牌子,写着:“外地车辆不得进入”。一个外地驾驶员想经过城里,好看看第一山。便有了下面一段对话。

驾驶员:“这路管制,可以走吗?”

交警:“不管。”

驾驶员心想,既然不管,那就是能走啊。于是便开车就走。

交警把手一档:“说不管,你怎么还往里开?!”

驾驶员立即停下:“你不是说不管的吗?那我走啦。”

交警急了,手一档说:“管!”

驾驶员以为可以走,又把车开动了。

交警更急了:“告诉你说管,你还开?!”

驾驶员又停车:“这到底是‘管’还是‘不管’啊?我真晕了啊!”

甭说他晕了,我也晕了。一个“管”字,既有“管制”的意思,又有“行”、“可以”的意思。交警说“管”没错,那是此路实行管制;说“不管”也对,那是此路不可以走,要想走那是不行的。看看,怎么理解,真得还要掂量掂量呢。



(三)盱城北头老口语的“柔润”之处。

老北头口语中,很有人情味,而且会自然地避嫌、避讳,把一些敏感的字词变得中性,甚至变得柔和,让人听起来不厌烦。如不说人“生病”,说是“有包袒”、“不舒坦”;不说人“死”了,说是“走的了”、“归天了”;不说婴儿夭折,而是说“丢的了”;不说是家里提前准备打好的“棺材”,而说是“喜材”、“寿材”;用于死人收殓穿的“装老衣”,却说成是“寿衣”。“说下流话”,说成是“讲嗔话”,等等。而且在读音时,音调轻柔,恰似“吴语侬音”,有时候就连骂人,都显得那么“温柔”。记得我的邻居李二婶因为儿子狗子到淮河游泳,中午回来吃饭迟了,二婶骂狗子的话,听起来就很“好听”。我这儿给学一学。

二婶:“咯小炮子啧的,也不知道到哪充军(乱跑)了,都大中晌(中午)了,也不知道来家捣堵(肚)子。”此时,狗子跑回来了:“我不是来家勒曼(读轻声)。”。

二婶:“咯小炮子啧的,跑哪块去的耶?”

狗子:“我们蹲(在)陡山那块洗澡(游泳)的,在河里头吃猛子(潜水)的。”

二婶:“咯小炮舂的,你命追的啊!勒块是你玩的吗?你不怕水鬼攥你筋啊!你下回再敢去,我就给你腿给搉(que 读上声)的了,看你下回再去作(读去声)死。”

狗子:“我下回不去了,真不去了。”

二婶:“你看你身上鞑的,活跟个泥鳅样子。快去捣堵子(吃饭)去。”

你看,这样骂人的话听起来也不难听,是吧?

 


关于老北头口语,那是太多太多,其中的故事也是太多太多,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周全,这里留下一些相关的资料,等你没事的时候看看,或许会勾起你那久远的记忆,浓浓的乡音、深深的乡情吧。



附表:盱城老北头方言口语、词汇表

 


表一:盱城老北头方言口语表

1、词形异词义同

小米——籼米

干面——小麦面粉

小卢秫——高粱

小伢子——小孩

膀子——胳膊

唧溜子——蝉、知了

旱螺——蜗牛

、刁留意——故意

这咱——这时候

窄褊——狭小







2、词形同词义不全同

姊妹——姐妹及弟兄

鼻子——鼻涕

样——比试,对照

嘘——叫,吵嚷批评

霉——讥讽,挖苦

每天——往日

得录——骄傲自大

绝对——极好

了——不成功

精光——赤膊







3一个词和几个普通话词同义

——病,缺陷

作兴——应该,时兴

——打等动词

玩——干,使,演

歹怪——厉害,气味难闻

调停——调解,周到

把给——女儿出嫁、东西送人






4几个词和一个普通话词同义

幢,捣,,桠,胀——吃

屙肚,拉稀,川稀,跑肚——腹泻

手巾幅子,手巾方子,手捏子——手帕

刷刮,麻溜,少(平声)——快

二五,二五唠叨,缺窍,少一窍,少个太阳,阴天,缺心眼儿——半吊子

格的哎,格字的,——干什么





5讳饰词

死亡——咽气,断气,倒头,归天,走的了

装老衣——寿衣,老衣

生前打好的棺材——寿材,喜材

生病了——难受不舒坦

 

妇女没有生育——没开怀

——腿脚不便,撩杠腿,三条腿

幼儿夭折——丢的


 

附表二:盱城老北头方言词汇表

1,天文,气候,时令

凉月——月亮

大勺星——北斗星

吞月——月食

小年——正月十五

五月冬——端午节

大冬——冬至

地动——地震

雾腊子——毛

季子——收小麦的时候




2,称谓

老太——(1)曾祖(2)有威望老人

老妈妈(马么)——老太婆

老太太——曾祖母

毛伢子——婴儿

爹爹——祖父

大,大大,爷——父亲

姑娘——姑母(非面称)

自个,自赶——自己

大爷——大伯

大爷——大叔

下人、后人——下辈人

两个——老夫妻俩

老巴子、老疙瘩——排行最小的孩子

老鬼(闺)子——排行最小女孩

平班——平辈

妇道、妇联——女人

农联——男劳力

妇联——女劳力

大服(伯)子——夫兄(非面称)






3人体疾病

嘴拐——腮

磕膝头——膝盖

下巴颌子——下颌

齁痨——哮喘咳喘

牙花子——牙龈

——喉咙

怀身子——怀孕

觑摸眼——近视眼

胳肢窝——腋窝

老恙病、隔食病——食道癌

杂凉——受凉

拉冬冬、红白冬冬——痢疾

孤拐——脚踝骨



4时间,处所

那咱——那时候

多咱——何时

——今天

——明天

后个——后天

今儿,明儿——今天,明天

昨个——昨

前个——前天

锅屋——厨房

港——山间冲积地:水冲港

郢——村落:王郢,姚郢(主要分布在西部山,与楚国都城东迁有关




5动植物

祝咕咕,咕咕——斑鸠

牛——公黄牛

沙牛——母黄牛

牯牛——公水牛

牛——母水牛

叫驴——公驴

曹(草)驴——母驴

骚羊——公羊

水羊——母山羊

咪猫——母猫

曹狗——母狗

骚狗——公狗

猪——母猪

小老柯——小母猪

草鱼——鲫鱼

米虾——白色小虾

草虾——红色的小虾

河瓢,歪歪——

鱼——有角的黄色像鲇鱼而小的鱼(关于鱼还有很多,如:大头鲇子,混子,山里爬,毛刀鱼,虎头坎子,参条子,花鱼,扁鱼,红鱼等等)

崴子、癞达崴子,癞咕、癞达咕子——蟾蜍

锯锯拿子——带刺的藤草

田鸡葳子——青蛙

下麻乌子——蝌蚪

乞乞——蟋蟀

叫鸡油子——蝈蝈

刀螂——螳螂

土狗子——蝼蛄

鸡溜子——蝉

鸡溜——蝉蛹

嘟溜子——淡绿色的蝉

嘻嘻蛛子——蜘蛛

莓豆——四季豆

地皮菜、地达菜——地衣

小瓜——香瓜,甜瓜

烧瓜——菜瓜

洋柿子——番茄

番瓜——南瓜

蚕叶花——葵花

璧丘、蒲奇——荸荠

秃龟蛇、土秃龟——蝮蛇

黄七狼子——黄鼠狼

星星——蜻蜓




6衣食及用具

翎衣——背心

叉口——衣带

大米——粳米

面头,老肥——自制

面鱼子——一种长条状的面食

面须(絮)子——一种细粒状的汤面

茶食——糕点

猫耳饺子——馄饨

糊涂——面糊状稀饭

二抹头——稠粥

锅贴——一种死面饼

头肉——猪颈部肉

——菜刀

汤罐——灶上焐热水的罐

茶瓶——热水瓶

电灯——手电筒

汗踏子、三条筋——夏天穿的背心

量子——小桶

铅搁(角)——硬币

脚踏车——自行车

小八匹——手扶拖拉机




7行为动作

(牨)——拱,钻

拨鲁——拨弄

摆弄——拨弄

冲盹——打盹

——吹嘘

侃空——说谎

狄——拔(毛发)

——说下流话(女性用语)

揪——摘下:揪花

抬杠子——互相争论

撇——撕开,折枝条

杵,弱杵——斥责,使人难堪

削偏——嘲笑

撅(qui上声)——折断

噘——骂:噘蛆,噘堵(肚)头子了

科(kuo)——修剪(树木枝条)

磁鱼——将鱼刮鳞剖肚

束(sua)——用枝条或鞭打

忽(hue)——掴:忽耳郭子

——吮吸:果奶头子

——吮吸:奶头子

——理睬:我才不宍你呢

shuo)——含和吮吸:朔小糖

克——一只脚跳(例如“逗鸡”)

——俯身用口取食:猪叉食

刀——夹菜,刀刀菜就

拽——得意、摆谱:穷拽什么啊

——得意:有几个钱他就

骨冗——蠕动

上声)——夸耀

拷捣——捉弄

拿桥——有意拖延,不答应对方

歪觉——小睡

声)——(1)拧(2)执拗

扭——(1)拧皮肉(2)鹅咬人

搁贱——烦(人)

爽——挂起以淋

心话——心想

过得了——熄灭:炉火过得了

刺挠——毛发,尘垢使人不舒服

雷堆——麻烦





8,形状情态

消——薄:飞消的

来势——行,能干

兴——厉害、来劲

生疼——很疼

海,海会——坏了值当——值得

管斤——行,能行

悬——危险

hou)咸——太咸

当——做事周到有条理

雷堆——麻烦,糟

条到——办事周到

泼皮——小孩子身强胆大不怕病

口——厉害,口不饶人

肉——迟钝,不干脆:肉脾气

——态度生硬

瓤——少,差,认输

的了——漏掉

哇呜——糊涂,窝囊,脏

透活——鲜活乱跳:透活生鲜

甩,甩料、甩种——无用,窝囊废

尖,尖头——自私,贪便宜,过于精明

齐绰绰——很整齐

——(1)自私,吝啬(2)挑逗

烧,烧包——出风头,狂妄自大

交——(1)全面:看交了(2)次就看过一交(遍);(3)一圈:走交头了。

直脱脱——笔直

咕拐——脾气不好,古怪,难相处

蒲——(1)卤莽:蒲种;(2)过分:蒲吃蒲喝

人——难看令人难受,瘆得慌

——迷恋:棋霉子,霉上去了

麻虾——不行,差劲

丁嘎嘎,丁个个,丁给给——丁点,极少,极小

沟里捞到涧里、河里唠到坝里——絮絮叨叨颠三倒四,唠叨





9,虚词及其他

将,将才——刚才

搞——和:你搞他一块去

精——很:精瘦

——很、非常:稀痒的、稀热的、稀辣的

死——(1)太,过分:死热,死吃死喝;(2)不好:死相

一扑拢——蓬,一簇

雪——很:雪亮,雪尖,雪团,雪绿,雪紫,雪细

没得了——没有了

剔——非常:剔光,剔溜圆

该应(该派)——注定

——形容词后缀:清冷觉的,稀热觉的(觉得的倒装)

非——偏:不让说他非要说




10,习惯用语

巴不求得——盼望

比山卖磨——影射

冒没头风——冒失,突然

没鼻子擤——有苦说不出

霉气六谷——迂腐

老实干旦——老实而倔强

小眼瞎窟——见识浅陋

厚脸——厚脸皮

火烧火燎——急迫

油渍麻花——油污的样子

不多——差不多

藏猫猫——捉迷藏

焦尾巴(YIBA)——绝后代

吃猛子——潜水

一憋气——不停顿地

阴死鬼、阴七莫鬼——阴险的人

阴死鬼冷——非常寒冷

洋不、洋头弱脑——不听话

拗叶子——有意违反别人意愿

——合不到一起

涵子——水泥涵管

洋不茄(斜)靠——没正形

悠郎郭基——慢慢吞吞

锡头二横(hong)——莽撞

稀大流汤——过于随便

二五捞刀——神经有毛病

销须子——多动症、乱咕隆




11,连读合音

精——机灵的合音

窟浪——窟浪是框的合音

五月冬——冬是端午的合音

顶簪——簪:咱儿的合音

嗯来——嗯的合音

多咱,咱——早晚

暇子,暇——小伢

故意——吊流意的

——全,前面是树

作恶心——想呕吐

徘(pai上声)——用脚踹

轴(zou上声)——拧,轴螺丝




注:因仓促收集,本表很不全面,敬请大家进一步收集整理,使之完善。

 

欢迎转载,敬请注明出处《盱城老北头》作者 马培荣





欢迎投稿 信箱:xyzxb315@163.com

推荐点击下面蓝色链接阅读更多精彩

1.朱元璋“密葬”江苏盱眙二山

2.太美了!夜色盱眙,无与伦比。。。

3.盱眙就是我的家,想家的时候,看一看!

4.【太珍贵了】老北头惊现大量带铭文古城砖

5.大盱眙VS新雄安: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6.投资盱眙的四大理由


Copyright © 英语培训费用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