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力与发音、阅读和短期记忆力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5 11:57: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在英语学习讨论群里,有老师提到一个有趣日常的现象:


小时候老妈让我去买葱、油、鸡蛋、蒜、花椒,怕自己忘了,于是一路小跑,并不停滴口里絮叨“葱、油、鸡蛋、蒜、花椒”,但路上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等爬起来时却再也记不得谁是谁了……

 

当我们手头没有纸笔而听别人说一个电话号码时,我们也是用同样的小声自言自语的方式来帮助自己记忆的。

 

这些日常现象背后藏着一个深层的道理:对于没有规律的罗列,大脑是靠脑子里不断重复那些声音来记忆的。

 

一个东北朋友说:“我有个舍友,整天水也不打,屋子也不扫,就知道用现成的,我们都不喜欢这个埋了吧汰的家伙。”

 

显然这句话不同于上面例子里的列举类的内容,而是有逻辑、有意义、有画面的场景,但对于非东北人的我而言,完全不明白“埋了吧汰”是什么,待他话音刚落时我就不断地下意识在脑子里重复“埋了吧汰”四个字,然后趁着这个余音赶紧问他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是“邋里邋遢”的意思。后来他再次用到这个说法时,我脑子里总是先迅速重复一下那个声音,然后“哦,是上次那个说法”,接着实现对整句话的意义的梳理和理解

 

对于不太熟悉的表达的反应,其实是大脑对任何话语的处理程序的放慢版,也就是说:


对于任何一句话的理解,都是以大脑里先重复那个声音为基础的,然后趁着这个余音来实现意义解析,进而达到理解的目的。如果没有这个余音,理解便无从谈起。

 

英国心理学家Alan Baddeley在其著名的“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理论中提到“语音环路”(phonological loop)的概念,即人对话语的短期记忆是靠大脑里不断重复那个声音来实现的。他认为,人脑里有两个系统,一个是声音的短期存储系统(phonological short-term store),负责对声音输入的短时间存储;的一个是声音的默念系统(subvocal rehearsal),负责对声音输入的不断重复的默念。由于存储系统只能将声音保持非常短的时间,很快就要淡化和遗忘,于是默念系统赶紧上来救援,对即将消失的声音进行重复性默念,每次默念后就重新将自己默念的声音输入到存储系统中,而存储系统又可以在这个新的声音输入基础上保持短时间记忆。二者循环往复,互相配合,就是我们的短期记忆能力的实现原理,即“语音环路”

 

对于声音输入(听力),它是直接进入存储系统的;而对于文字输入(阅读),则要先经过默念系统,将文字信息转换为声音信号,然后才进入存储系统。如下图:

 



注意,我们这里说的始终是“短期记忆”,所以我们通常所说的联想、图画、动作、感官刺激等记忆方式,都和这里是不矛盾的。因为这些手段都是实现长期记忆的方式,是在短期记忆基础上通过有意识的“察觉”(noticing)和“关注”(attention),用各种关联手段来实现记忆的长期保持的。

 

漏屋老师在《词行天下》里讲到:


人们在正常阅读的时候,头脑里是有个声音在给我们念这些文字的。这是因为我们正常人的语言思维是先通过听觉语言建立的,所以阅读时需要这个声音在我们脑海中给我们念这些文字,我们的大脑才能理解。


科学仪器完全可以测试出人在阅读的时候的确是同时在默读。

 



阅读能力的上限,是由听力理解能力决定的。所以,对于外语学习的初级阶段,听力训练绝对是重中之重,否则会极大地影响整个语言水平。

 

读不异听,读即是听,阅读的本质居然是听力!

 

从上文提到的语音环路图我们可以理解,对声音的自我默念是对声音保存的基础,而对声音的短期保存又是对话语的理解的基础。于是我们不难理解,听力水平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自己发音水平的制约。

 

前几天我看一集囧叔脱口秀,里面说到朝鲜发射的导弹可以打多远:The missile’s range is***2400 miles. 星号部分怎么也听不出来,后来看文本,发现是upto;于是回头裸听,发现他说的原来是up de。难怪我辨别不出,原来他把to的发音浊化了,而我的记忆库里根本没有这个声音,有的只是[tu:],而up to自然需要与[uptu:]这样的声音储备匹配上我才能识别。

 

所以学英语的第一步,自然是发音发音要基本没有太大问题后,才能在听力训练中渐行渐远,否则会在语音环路中遇到诸多障碍,难以实现短期记忆,从而难以理解话语。

 

说到发音,漏屋老师提到过Andrian Underhill的音标表,但那个只是英式的,美式的确有些不同,现在将二者分别贴出,供大家参考:


英式音标:

 


美式音标:




初学者在发音选择上最好一开始就锁定英式或美式其中一种,只用英式或只用美式来跟读模仿,有助于以后发音的规范;而在听力训练中则要放开束缚,听所有标准的、不标准的,规范的、不规范的,播音员的、带口音的,如此等等,才能实现对一个声音的全方位了解,不至于见到这个音的稍微变形就认不出来。

 

按照Tertio老师的理解,无论英音还是美音,随着讲话速度的加快,都有从strong form到weak form的变形和扭曲,我按照这个说法,在Tertio原图基础上做了一点点的补充和修改,作为我自己的学习版本(仅供参考):

 



而双元音则是通过以上基本音在口腔内由舌头滑动组合而成:

 


(感谢何玲老师供图) 


由于双元音中包含了最后一列极端靠后的音,所以发双元音的时候也是需要很靠后的(看Adrian Underhill的音标图,可以知道其在口腔内的相对位置)。

 

Tertio说:

 

  1. 四个角上的音是极端的强音,口形夸张,声音悠长;

  2. 最后面的一排发音是非常靠后的,基本上可以这么说,所有发音往上飘的现象都是因为后面这一列音发音不到位所致,不够靠后;

  3. 中间那一圈是发音非常松和自然的,和四个角上的音对应(想想老外说good,but,it);

  4. 随着说话的加快,边上一圈的强音(strong form)都会向中间一圈的弱音(weak form)靠拢和演变,中间那个“额”的音是所有周围音的终极弱化形式(想想am [æm]在说话快的时候是怎么变成[əm]的)。

 

他提醒说,这个图不是精确语音学意义上发音位置图,而是用来帮助初学者迅速掌握要领和音位关系的。比如从四个极限音开始,通过放松得到通常难学的四个元音。至于放松后的精确位置,不同地区的人是不太一样的。需要通过模仿仔细体会,最后形成自己的稳定发音习惯,也就是属于自己的口音。

 

参考阅读:

 

怎样把遇到的生词化为己有并灵活应用?

漂亮的发音是怎么练成的?

 

最后,我的微课新一期开始报名了,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报名,开课时间:2016-4-12(周二);点击主页右下角“跟我学”菜单了解课程详情。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