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VIP 第五百四十三章 穷途末路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6:10: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洛桑很吃惊,自己如同置身一座不设防的空城,他大致能猜到为什么会如此,中国驻军应该在几个钟头前撤出去的,显然自己的计划并不是那么的密不透风。


  几架直升机从头上飞过,随后不见了,可以听到旋翼声就在远处,似乎正在废墟后面某处降落,但是看不到位置。


  他一个人穿过偌大的市中心废墟,不时观察四周,所有的房屋都残破不堪,一堵墙上刷着英语写成的标语:新德里的残酷压迫一去不复返,人民必须珍惜民族自治的机会。


  旁边画着一个滑稽的戴着眼镜的秃头,一只手捂着屁股,另一只手拖着一堆破烂的坦克玩具,正一瘸一拐地逃跑,看样子就是印度总理卡汗。


  洛桑突然有些想笑,因为画的确实挺传神的,一年前卡汗访问阿萨母时,他曾经作为警戒部队指挥官,在大约15米外看到过那个人,不过卡汗天生厌恶东亚脸型的人,所以他没有机会走过去握一下手。


  再旁边,是用巨大白色字体写着的宵禁通知,使用用几种本地语言和英语以及阿拉伯数字写着,下午5点至早上8点,任何人不经允许不准上街。记者的特别通行证,必须到驻军指挥部,对外联络处领取。


  一名头顶水罐的妇女从边上走过,他赶紧低下头。这里的残垣断壁都简单地用推土机处理过,可以看到被压扁的印度钢盔和各种装具。一辆消防车停在不远处的街角,有几个拖着铅桶和熟料桶的妇女正在排队接水,看上去这里的生活秩序有所恢复了。


  如果有巡逻队经过,立即就会看穿自己。洛桑的手枪就藏在衣服里,紧贴着肚子,裤兜里还有一颗手榴弹,除此之外就是他这条老命了,以上就是他最后一搏的本钱。不过巡逻队和那些让人生畏的狼狗,始终没有出现。他远远看到了那栋提斯普尔中心城区的建筑,曾经的2星级饭店,不算太好,不过眼下比起周围倒塌的房屋要好上一些,他知道各国记者目前都集中在那里。饭店大门上插着乱七八糟的旗子,有美日英法的国旗,甚至还有一面白旗和一面红十字旗。


  建筑门口还聚集着一些人和车子,看上去没有军人。洛桑绕过一个巨大的弹坑,显然是一吨以上的炸弹落下后留下的,附近还有一些同样大的坑。他已经听说中国飞机直接杀死了查古耶的继任者,这使得战事缩短了不少。路旁废墟中,伸出一根直升机尾梁,显然是在不久前战斗中损失掉的,看标记属于中国陆军;看来最后的战斗,印度人也没打的太窝囊。


  他想,该怎么找一个认识的记者?


  饭店门口停着几辆插着白色旗帜的车辆,穿着蓝色防弹衣带着蓝色头盔的西方记者,三三两两地在抽烟聊天,看到洛桑出现都有些吃惊。他假装低头看着什么,一路走过去。一名东亚人紧了紧风衣走了过来:“我是共同社记者,据说贵军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武器,破坏了附近的所有设备,中尉,你能不能回答一下,是什么原因导致你们使用了这种武力?”


  这个日本人中文说的不错,洛桑假装没听见,他庆幸自己的军装骗过了这个蠢蛋,从他边上走过去时,洛桑故意低着头,免得被人看到他花白的络腮胡子。一拐走进店堂,就他看到了老熟人CNN的记者桑迪杰克逊,对方正在大声谈论他对中国军队突然撤退的分析。


  “中国人知道会有一次恐怖袭击,于是他们希望由我们来承受打击,这样他们可以躲在幕后开动宣传机器,偷偷将战争的本质颠倒过来。而我们将成为无辜的受害者,以及他们的传声筒。”


  “那么,我们该如何揭露他们?”一名端着咖啡的加拿大记者问道,他身旁的助手一直在修复摄像机,不过好像不管用。


  “我认为……”


  所有的谈话都停顿了下来。因为大家注意到一名身着中国军装的人走了进来,但是并不是最近刚更换的那种冬季常服。桑迪惊愕地差点叫出来,犹如见到鬼一样。他差不多认出这就是那个上级要他打探的,可能会毁灭提斯普尔的恐怖分子了。


  桑德杰克逊十年前还在做平面媒体记者时,就采访过洛桑嘉措,他以《永不妥协的勇士》为标题连续发表了几篇人物采访,用他的生花妙笔提醒大众,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这样一群人,在拼死捍卫着自己的理想。


  洛桑沦落为恐怖分子的事情,他只是几天前刚刚从美国驻孟加拉国大使馆获悉的,中印开战后,间谍圈子的人都以记者名义,聚集在大卡领受各种任务。他正想着与中国人交涉,获得更多的有关洛桑的情报,但是中国人似乎也查出了他的底细,最近联络处已经拒绝与他进行任何形势的合作。


  “我需要你的帮助。”洛桑小声喊道。


  “你别过来。”杰克逊赶紧闪到加拿大人后面,然后转身就跑。他意识到了,洛桑在这样的光天化日之下接近自己,必然会引发的巨大政治风险,这是他不敢想的。


  “你们不能为难记者。”加拿大人挡到了前面。洛桑一把推开他,快步追了上去,他贸然进入饭店确实有些欠考虑,不过他也没有多余的选择。现在他管不了这些了,必须赶紧与美国人取得联系,然后设法离开这里。


  山鹰的小队刚刚部署到饭店对面,狙击手将伪装过的狙击枪架好后,看到一名穿着解放军军服的人在门口一闪就不见了,随后又发现饭店里有些混乱。他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里面好像恢复了平静,不过气氛变得很不一样,聚在门口的人都不见了。


  “鹰巢,鹰巢,狗窝里面好像有状况。”


  “鹰巢收到。你们不要动,等我过来。找人查一下。”


  赵长斌在空中收到了情况,他知道饭店里有几名线人,于是向上级做了汇报。他倒是没想过洛桑会昏了头自投罗网,不过对这些记者进行监视,也是上级布置的任务。至今为止还没有发现他们有越界的行为。


  5分钟后,赵长斌带着第一队山鹰部队,在饭店门口的空旷地带跳下直升机,旋翼卷起的巨大狂风五花八门的旗子吹得四面乱飞。等直升机飞远,噪音减少些,他提醒自己人不要亮出武器,免得那些家伙乱写。他走进饭店大门后,没有看到美联社记者如同往常一般围拢过来,随后就听到了一声枪响,像是谁对着桌子底下打的。


  大厅里顿时混乱起来,所有的人都蜂拥着往外面跑。赵长斌意识到情况不是那么简单,他一把推开跌跌撞撞的记者,看到一枚漆黑的手榴弹从台阶上滚落下来,赶紧闪到一边。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躲在二楼柱子后面的洛桑嘉措转身向三楼跑去。他转身时,被赵长斌看了个正着。就凭着那把花白的络腮胡子,他已经可以大致确定这个人是谁了。


  洛桑嘉措的最后一搏显然赌输了。桑迪杰克逊见到他后,一转眼就跑没影了。他奋力追上去,希望对方能倾听一下自己的想法,其余的记者都没搞清楚状况,以为中国军人要动粗,都在一楼议论纷纷。


  赵长斌的直升机飞近时,洛桑知道大势已定,不过他还想乘乱逃跑,毕竟城里的中国军人并不多,于是制造了混乱,并投下一枚手榴弹。但是手榴弹只炸死了几名记者,并没有伤到那名及时躲闪的中国军人,他失去了最后的理智,疯狂地向楼上跑,想寻找最后的掩护,或者抓一个人质。


  大街对过60米外的狙击手,一直可以看到一个人在往楼上跑,每过一扇窗都能看到,狙击手不停地请示开火,但是没有答复。赵长斌正一路猛追上去,手榴弹在他耳边爆炸时造成了一点听力伤害,没听到狙击手请示开火的要求。


  洛桑落荒冲上4楼平台,这里是一条绝路。两名电视记者,正扛着摄像机在试验修复机器的效果,另有一名来自欧盟的记者在调试失灵的卫星天线,好像有了一些眉目。


  冷不防一个人影冲到近前,一把抓住卫星天线旁边的家伙,挟持做人质。;洛桑将其脑袋夹在腋下,用手枪顶住。二十秒后5名中国士兵猫腰闪到平台上,他们默契地扇形散开,将洛桑嘉措半围住,现在是5对1。


  洛桑拖着人质,慢慢退到护栏边上,评估着形势,今天肯定是难逃灭亡。他的头上已经有2架直升机在盘旋了,北面还有几架在赶过来。楼顶上的两名勇敢的记者,索性不跑了,开始拍摄这突然出现的场面。洛桑想,如果自己最后还想对这个世界说些什么,或许还有机会。


  林淮生坐镇指挥部,观看一架无人机居高临下传回的视频,无论怎么拉近视野,也不可能分辨出这个人是谁。他仍然不敢相信洛桑会走这么傻的一步棋,尽管监视提斯普尔饭店是他想出来的,但是他的本意只是想做到万无一失而已。


  “参谋长,赵长斌在现场,他说很可能就是洛桑嘉措,目前绑架了一个人质,我们有狙击手在一侧,狙击不到60米。”


  林淮生思忖了一会儿,他可以从无人机视频上看到平台对过的废墟上有2个小组,随时可以开火;俯瞰这里的地形,是他觉得很熟悉,不久前贺凡的坦克就在这一地区与敌人混战,当时他从空中看的心惊胆战。


  “告诉山鹰的狙击手,尽量打掉他的武器,我们得抓活口。”


  “人质怎么办?”


  “人质?哪国的?”


  “是西班牙国家电视二台的马修冈萨雷斯。在我们的外宣联络处登记过。”


  “告诉赵长斌,尽量别伤着,当然首要是活捉这个人,不管他是不是洛桑。”


  “明白了。”


  赵长斌一直在于洛桑对峙中,他的听力恢复了一些,并且接获了新的指令。他不用回头看,也知道自己的狙击手就在北面很近的地方,不过洛桑应该还不知道。


  他与另外4名战士,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给对手压力,如果洛桑转过30°,狙击手会容易下手些。


  他的冲锋枪瞄着洛桑的头,慢慢向一侧移动。果然躲躲闪闪的洛桑,感受到了压力,开始向一侧躲闪,企图不暴露出一侧身子,不过这反而给狙击手腾出了不错的射界,一名人质并不能提供360°的保护。


  “放下武器,你走投无路了。”赵长斌喝问道,企图分散对手注意力,用的是中文,他知道洛桑听得懂。


  “我永远不会放下武器。放下武器就意味着放弃自由。”洛桑大喊道,他知道有人在附近拍摄,现在嘴上是不能输的。


  “继续抗拒,死路一条。”


  “死路一条的是你们。”他继续嘴硬道。


  距离实在有些太近,狙击手可以在瞄准镜内,只看到一张巨大的脸,大到已经不完整了,他们从来没有试过这么近的距离瞄准一个目标。


  “有把握打中他的手枪吗?”观测手问道。


  “当然,不过那样容易走火,不如打断他的手,只要他不乱动。”


  洛桑正挥舞着手枪叫嚣着,由于近在咫尺,狙击手甚至可以听到他在喊什么,这在以往的经历中时绝无仅有的。


  “你们不会永远强大,”洛桑歇斯底里地叫喊道,“你去转告林淮生,我就是他想要的洛桑嘉措,我知道他一定不得好死。哈哈哈哈。”


  狙击手瞄准了那把银光闪闪的手枪后面的那只手,如果打不中,另一组会对他的腰部以下补一枪。上级的指示是活捉此人是第一位的,人质安危是其次的。眼见他的手不再动了,枪口也停了下来,狙击手扣动了扳机。


  那是一只粗壮的长满老茧的手,曾经砍下过敌人头颅,也曾经灵巧地拍发过电报;强生中,它飞得老远,仍然紧紧握着手枪。从断裂处喷出的血液,溅了西班牙记者一脸,他狂叫着朝前逃跑,直到被一名士兵扑倒。


  赵长斌迅速冲向洛桑,不是为了杀他,而是要救他,洛桑正在迅速失血,注定顶不了多久了。


  洛桑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半截断手,一切如同慢镜头,他知道四周必然有狙击手,但是没想到敌人竟然如此残忍,想要活捉自己,不过这件事是他有把握不让敌人得逞的。在赵长斌冲到眼前的一刹那,他纵身跃出了护栏,然后重重坠下。

因描写战术、武器真实到泄密,险些被关小黑屋的“禁书”!

长按二维码,马上看禁书全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