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雪堂《选评当代诗词》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7 15:33: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忆雪堂《选评当代诗词》

熊东遨选评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内容提要

本书所辑半个世纪以来诗词作者二百馀家,作品上千首。在晚近所出此类合集中生面别开,不惟选取精工,且于各篇之后,悉附短评。或为申引,或为析疑,或为发挥,或为开掘……天光云影,概陈于前。虽言出一家,亦足以正其声、导其向、立其异、标其新。

评语为编纂者心力所聚。揭示诗作主旨所在,往往一语中的,触类引申,有画龙点睛之效;时复妙语横生,读之如饮醇醪,陶然欲醉;或见有不足之处,亦婉为指陈,使作者与读者同获启示。

书中所辑,以活跃于当今诗坛之中青年作手为主;部分年岁较长者,以1940年代出生为上限。其中草民、官员、教师、行伍,网上网下,应有尽有。所选诸作各体兼备,风格则不尽相同。或为雄浑,或为婉约,或为典雅,或为诙谐……并蓄兼收,雅俗共赏,各具宜人之趣。是编之出,可从侧面概见当代诗坛情状;为后人留得精品,应属可期。



选例:


云四儿

云四儿,内蒙人。网络诗人。馀不详。所作文辞清丽、识见深邃,不愧网坛后起高手。


有谢四大兄之赠并答

音书日少亦无妨,最好情怀即两忘。

行事于今疏意气,新诗偶作渐家常。

曾谁吟得江南绿,是雨催成小菊黄。

来坐深窗明月里,看君秋梦过横塘。


【评】一起便见超迈。予尝 读放翁睡趣诗:“相对蒲团睡味长,主人与客两相忘”,于彼此间挚情心仪不已。今诵此,复见“如水”之谊。三、四大素描,五、六小工笔,皆“无妨”、“两 忘”之涵泳延伸;然细品之馀,又隐若见“忘即未能忘”之意在焉。曲折回环,馀绪不尽,此正诗家手段。结语复归平淡,画面清澈空灵,内外俱美。“看梦过横 塘”,想落天外!


无以为名

无以为名,本名姚平,1970年生,上海人,律师。擅近体,尤长于律诗;风格别具,人称“无名体”。


不惑
四十年馀不惑迟,沉浮几度有谁知?

花因可爱黄于手,草为将离绿及诗。
拈扁佛珠原罪略,熨平鸳帕旧情遗。

倾杯坐任天河涨,万里风波忍一时。


【评】“花因可爱黄于手”,过之适成其害;“草为将离绿及诗”,至别始觉其宜。“惑”与“不惑”,犹在两难两可之间。颈联上句是宾,下句是主:鸳帕熨得平,旧情消不去,依旧暗流涌动。结语强自“入定”,情感之波澜得理智闸门一抑,渐趋平缓。


吕君忾

吕君忾,1940年生,广州人。


中秋二首

不见团圆月,邻雏索饼啼。

尚欣墙可画,其奈腹犹饥。

设计了残局,驱车临海湄。

朝三论配给,容避市朝熙。


岂意动秋抱,北风时弄寒。

斯民自为节,而我独看山。

纳袖惊霜色,流晖想暮澜。

明朝有离别,不必问平安。


【评】截取共和国历史一横断面,警时喻世之义存焉。此情此景,过来人其谁不知?其谁不恸?所以不常言者,往事不堪回首耳。诗人纪此一痕,不愧太史公笔法。“尚欣墙可画,其奈腹犹饥”、“朝三论配给,容避市朝熙”、“斯民自为节,而我独看山”、“明朝有离别,不必问平安”等语,或以乐写哀,或将轻驭重,或故作安闲,或佯装冷漠,恰似心中打翻了五味瓶,酸咸苦辣都有。尤其结句,不是“不必问”,是不问可知。此意何其沉痛!


沈永福

沈永福,1963年生,现居秦皇岛。


春日即景

春光漠漠弄晴柔,满院奇花竞不休。

最是落红情未已,又随风舞上枝头。


【评】“又随风舞上枝头”,“落红”不甘寂寞若是,真与不在位犹思谋政者类。此“情”不已,天下难安。


苏无名

苏无名,本名裴涛,1978年生,湖北宜昌人。某上市公司高管,著名网络诗人、诗词评论家。笔有锋芒,见事独到,所著《苏子聊斋》风行一时。


蚁奔

暮雨,有蚁来奔,趣而记之。


暮色浮紫烟,斗室气突鲜。

牖下湿花重,瓦响若调弦。

道上横清水,灼灼开白莲。

旋开复旋灭,朵朵大如钱。

风肆急下帘,有蚁忽向前。

持板隔其道,问君何来迁?

无居亦无业,家贫久绝膻。

君来徒相扰,君去觅别贤。

蚁怒而愤言:“吾岂为腥膻!

风雨逼迫耳,居穴竟涌泉。

来此三千里,蹇蹇涉岳川。

块垒高于岳,杯水阔于滇。

涉岳犹徒步,渡川苦无船。

抱苇稍为安,乘叶水中旋。

兄弟十余一,念此痛如煎。

意君为君子,举族仰君怜。”

闻说渐默然,暂借君一椽。

性命既托付,其事何辞焉。

夜深独开牖,明月光渺渺。

亦有风雨促,事事催人老。

我看蝼蚁时,蝼蚁何其小。

造化看我时,看之同腐草。


【评】诗中“聊斋”,裴子别格。前边故事,已自警人,至结尾数言,直觉天惊石破!“我看蝼蚁时,蝼蚁何其小。造化看我时,看之同腐草”,此等议论,与王右军“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同看,真有时空交错之妙。缀于故事之后,何亚“异史氏曰”耶?


苏痕

苏痕,女,江苏常州人。约七、八十年代出生。馀不详。诗风柔婉清丽,工愁擅感,时见禅悟。


偶感 拆迁一年后因生计又移家安置房遥遥无期


何堪岁末再离群,此去途歧更隔云。

寸土遍遭经济策,九州难置祖宗坟。

家园平后心空忆,消息传来利已分。

近说网屏能种菜,春风随意任耕耘。


【评】诗笔为现实立照,具见当下民生问题缩影。而现身说法,力道更透一层。结以谐语出之,深得“以乐景写哀”之法,哀痛倍增。


苏些雩

苏些雩,女,1951年生於广州,祖籍东莞虎门。曾下乡务农,当过工人,银行职员。为词灵秀飘逸,典雅而不失时代精神,在当代女词人中颇具代表性。


八声甘州·中秋

喜长空月傍紫霞开,玉兔恁招来?问浮云天外,金风吹遍,几处歌台?

桂子年年飘送,此夜费相猜。谁念东坡句,把盏徘徊。好是黄昏急雨,把银盘净洗,一镜无埃。更随人千里,追梦到天涯。最分明、今宵长照,有新词、都是旧情怀。秋凉渐,拟来年约,怎地安排?


【评】以 “喜”起,以“愁”结,个中情绪交织,变化无端,看似飘忽不定,实则有迹可循。上阕“长空月伴紫霞开”是喜,“玉兔”以下两句,便惊奇中带出些子迷惘,情 绪为之一变;至若“桂子年年飘送,此夜费相猜”,则喜不是,愁不是,总在游离仿佛之间也。歇拍“把盏徘徊”,见情绪由不得自家控制,开篇之喜,至此已大半 搅合为愁矣。换头三句,明净清新,复造出一派喜境来,以下二句,乘喜而发,然而“追梦”二字,又已种下愁因。“最分明,今宵长照,有新词,都是旧情怀”数 句,乃“追梦天涯”之自然结果,愁绪潮生,渐不可抑。结穴复作一问,可见“来年约”亦难把握,上阕“把盏徘徊”之意,至此始得一泄。


杜随

杜随,网名,详情不明。


昨夜

昨夜火已烬,昨夜水将竭。

枕边人未醒,残梦在眉睫。

身躯感温润,呼吸颊边拂。

此刻愿永恒,何忍竟分别。

分别知须臾,南北各车辙。

人生行其轨,道路宁可择。

一月二十九,七时复一刻。

披衣启窗帘,城市正飘雪。


【评】如泣如诉,不绝如缕。难舍与无奈交织,有若利刃剜心,痛彻肺腑。“人生行其轨,道路宁可择”一句,意义已超出主题之外,非离别人可以独据。结语融汇新诗手段,有廓清醒目之妙。


李静凤

李静凤,女,字羽闲,别署青凤、散花精舍主人。1964年生于扬州,南京人。中国金融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南京市金陵昆曲学社副社长。多才多艺,诗词俱有清气。有《散花集》。


凤仙

春来瓣瓣玉玲珑,偏与邻丫小字同。

昨日篱前撷新蕊,背人偷染指尖红。


【评】“背人偷染指尖红”,顽皮与羞涩同工,“邻丫”呼之欲出;与稼轩笔下“卧剥莲蓬”之无赖小儿,恰成上好一对。是之谓妙笔传神,若不经意。


邵林

邵林,字梓乔,号和轩主人。1970年生,山东高密人。师从天津王蛰堪先生,为词奉守梦碧老人“情真、意新、辞美、律严”之八字标准,词风豪婉相兼,为当代吟坛有数作手。


東遨先生有詩見寄元韻奉和

京華快一晤,別夢竟如何。

夜定星垂閣,風清月動柯。

茗香猶自嫋,詩鏡待誰磨。

忽報春蹤近,湘雲送雁多。


【评】“快晤”才过,别念便生,如此江山如此世,有知交如此,夫复何求!三、 四融汇老杜,格调高古,清景可人,正当时茗话场所写照。五、六由景入情,重在下句;“诗镜待谁磨”?恐不易落实到人,可作互勉解。结语遥承“别梦”,点题 而外,另见情怀。予之原作未佳,附陈以助势:“举世人无数,淘馀剩几何?幽泉闻绝响,古木见交柯。还羡嶙峋石,能经岁月磨。中流同此棹,不计受风多。”


周燕婷

周燕婷,女,1962年生于广州,祖籍广东顺德。中学物理高级教师。师从张采庵先生习词,有《小梅窗吟稿》。八十年代初在黄施民、王季思、陈芦荻、李汝伦等前辈支持下发起成立后浪青年诗社,被推举为社长;创作以词为主,风格清新浏亮,柔婉有致,为海内外吟坛所瞩目。诗不常为,偶一涉笔,亦极见灵性。


高阳台·过都城南庄

曲径苔侵,闲池萍倦,凭谁认取名园。记得桃花,曾经一段因缘。如尘往事都消散,甚零愁、又到吟边?更何堪、柳影依依,鸟语关关。

流光不带相思去,剩斜阳古巷,细草平川。莫闭重门,天涯恐误归船。蓬山或有重逢日,到而今、应悔当年。对桃蹊、梦也无由,泪也无端。


【评】一路闲行漫拾,风物渐描渐淡,情怀愈转愈深。意有多层,笔有多转:于苔侵、萍倦中“认取名园”,荒芜久也,是一层;由“桃花”引出崔护故事,因缘深也,又是 一层;而“往事都消”之后,“零愁”偏偏“又到吟边”,“柳影依依”、“鸟语关关”都成映照,则是层层叠加矣!过片后以“流光不带相思去”一句领起,复引 发万千感慨。“莫闭重门,天涯恐误归船”、“蓬山或有重逢日”诸语,朦胧中似有希冀在焉,“中国梦”果然无处不有。然则“梦也无由”、“泪也无端”,古人之事,毕竟今人管他不着。悱恻缠绵,一波三折,令人不胜。


孤棹摇风

孤棹摇风,网络诗人。本名何海荣,1974年生,广西藤县人。


浮生何苦较锱铢?人住流光亦似租。

即算中途差一点,也同加减共乘除。


注:“坟”字按算术符号演绎,有加减乘除;当然除号少一点。


【评】此 诗之妙,在于巧借汉字结构,用“拆合法”寓人生哲理。古有“拆合联”、“拆合谜”、“拆合签”;“拆合诗”未多见,录之以备一格。“人住流光亦似租”,比 拟新奇,千真万确;后二句流水,扣住拆合机关:明确即便差了那一“点”,这“乘除”也非“共”不可。人人都要走向坟墓,这是上帝的公平。世间好锱铢计较者,宜置此诗于座右。


孟依依

孟依依,女,本名孟烦霜,字宜雪,某年某月生,菊斋无何乡人,祖籍天涯社区。诗词俱得天趣,活跃于网络诗坛,神龙见首不见尾,粉丝奉若仙人。尝有好事者向其“二哥”孟烦了打听,“二哥”曰:“烦霜其名,宜雪其字,馀者无可奉告。”


高阳台·法源寺丁香
凉鬓吹青,单衣试紫,一年春到空门。悄立听经,维摩花雨缤纷。因缘自结繁华外,背条风、不领春恩。谢东邻、蝶使蜂媒,蜜语殷勤。

若教净业真修得,问今生芳树,来世何人?却恐关情,清狂再付沉沦。淡眉细眼深深记,认腮边、一点啼痕。怕红尘、重遇他时,不复花身。


【评】人耶?花耶?妙在是与不是之间也!法源寺有此一株,不枉为寺;丁香花得此一喻,不枉为花。


钟吉

钟吉,网名晚成、磨心室主人,1975年生,江苏姜堰人。现供职于姜堰某行政机关。工诗,时有惊人之句。


最难

最难度处是中宵,于彼喧喧独寂寥。

大黑如坟摧月死,孤星成矢与风消。

依稀里巷多哀犬,纷扰荧屏只射雕。

坐久翻疑身所在,衣香鬓影向灯漂。


【评】郁勃之气盘积于胸,不尽藏亦不尽吐。其旨或类义山《无题》而力道过之。试诵“大黑如坟摧月死,孤星成矢与风消”,如不动容,定是心死。


徐战前

徐战前,字立三,号如醒堂主,1964年生,山西雁门人,现居金陵。新华社江苏分社副社长。诗多忧患意识,具少陵风骨。有《山程水驿诗草》。


心臟手術後答友人四絕句

天為詩人又放生,知吾喜作不平鳴。

心肝尚在頭顱好,算與閻王血戰成。

多情猶自駐人間,水已行完但見山。

天幸一身輕似燕,鬼門關口又生還。

斷續詩成斷續吟,傷心人有不灰心。

乞天三十年埋我,待與神州共陸沉。

馬革終難裹一尸,豹皮留否可三思。

天心已壞人心病,此是波瀾不起時。


前二诙谐到家,后二沉痛到骨;诙谐处信能宽众友之心,沉痛处直欲燃我辈之血!


章静

章静,网名柳如烟、夏侯雁。现居香港。诗词俱工,尤擅于词。立意新奇,每每出人意表。


无题

清秋一梦存,墟落隔前村。

白鸟池中影,青灯壁下尘。

多情唯此意,红豆赠伊人。

陌上谁家子,浮云问幻身。


【评】无题诗自义山始,多隐晦难以确解。此篇之意虽亦朦胧,然尚有神龙之迹可供窥测。谓之女儿心事,似未离谱。“一梦存”,心在念也;“隔前村”,道阻长也;“池 中影”,不可捉也;“壁下尘”,无心收拾也;以下“多情”、“红豆”、“谁家子”,语意渐明。“浮云”以外之谜团,则留与读者想象。即便是现代阳光女性, 心思也未必肯和盘托出也。


董高瞻

董高瞻,网名沙子石子,生于1970年左右,现居上海。主要活动于网络诗坛,与网下诗界无甚交道。诗风苍劲,情绪激烈,诗才远大于诗名。


南乡子·童年记忆

村路入平冈,几树围成小牧场。放了牛儿闲不住,金黄,槲叶松针拾满筐。

归去背斜阳,秋穗垂垂豆荚藏。垄上风来扶欲起,轻扬,野草闲花一路香。


桑树绿参差,曾为清荫惜断枝。陌上拾来还手种,痴痴,只是垂髫一稚儿。

辛苦更何辞,蚕化飞蛾茧作丝。梦也频催三月雨,无知,椹子新红不待时。

流水转前滩,七里溪桥路几弯。小店青旗非旧识,阑珊,灯火斜窗抹泪看。

归路觅无端,何况乡音已两般。任是旁人千遍问,茫然,只道梨花在后山。

阡陌草初青,处处溪渠水欲盈。年幼也知春有意,听听,布谷催耕雨又晴。

一片乱蛙鸣,似笑田边识字声。几度心疑书有错,分明,细数瓢虫是七星。

石涧路横斜,满眼秋风野草花。矮树丛中千百点,山楂,涩涩青青味亦佳。

夕霭薄如纱,一抹残阳恋水涯。忘了来时曾嘱咐:归家,不许天边见月牙。


【评】漫拾童年琐碎,无事不常,无事不趣。一路读来,如赏连潭之瀑,各各生姿,目不暇接,竟不知立于何处为好。人生遭际何多,大都过眼物耳;惟童年滋味,百嚼不厌,到死难忘。词家所拾,是过来者心魂,宜天下人共享。斯世有斯人,吾辈幸也。


彭明华

彭明华,网名负离子、过山风、初哥。湘中弟子,客居岭南。诗不常见,见则抢人眼。


山行有遇

无心惊草木,何处振清响。

一影动空枝,已在青云上。


【评】欲写实,偏用虚,真大手笔。一影甫动,猛禽之势已跃然纸上。何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读此可悟一二。诗不在长,得势则雄;诗不在多,得一即可。凭此二十字,诗人地位不可动摇。


曾少立

曾少立,网名李子栗子梨子,1964年生,湖南益阳人。现居北京。创作以词为主,注重现实题材,不拘陈格,自成一家,网坛称为“李子体”。


风入松

南风吹动岭头云,花朵似红唇。草虫晴野鸣空寂,在西郊,独坐黄昏。种子推翻泥土,溪流洗亮星辰。

等闲有泪眼中温,往事那般真。等闲往事模糊了,这馀生,我已沉沦。杨柳数行青涩,桃花一树绯闻。


【评】此为李子体标志性作品。极尽猎奇、取巧之力,大量套入流行口语,拼成神意图。如“种子推翻泥土”、“桃花一树绯闻”之类。此种新花样,确曾抢过不少眼球;李子 之所以能自成一家,少不了这些花样撑台。此一“家”之独特处,片言不足以道之。方之艺术,如传统为水墨,则李子为卡通;水墨得其淋漓,卡通得其鲜活。观众不同,感受必异:长者观水墨,信当心旷神怡;儿童见卡通,定是欢呼雀跃。人褒人贬,不改其流,此正李子可取处。


碰壁斋主

碰壁斋主,本名卢青山,1968年生,湖南岳阳人,现居深圳。诗词大气包举,其奔腾之势,有如天马行空,不可一世。本世纪初于网络诗坛崭露头角,一出即被目为不世之才,群雄无不折服。近年来淡出江湖,惟与二三子交耳。


蝶恋花·吊针床上记梦

破瓦残梁粗蔽雨,便是吾家,寄得身心处。稚子犹能扶病父,人间何好能如许。

长夜托翁前额住,咯血床头,红溅床前土。莫道当时观此苦,而今人在山中墓。


【评】贫家父子,相依为命,老病幼扶之景况,由“吊针床上”一“梦”重新勾起,悲不能胜。“长夜托翁前额住,咯血床头,红溅床前土”,此情此景,即便铁石心肠者读 之,亦应泪下。两结尤锥心:大恸、大悲之情,偏用自宽自慰语道出,令人不忍卒读而又不得不读。穿透力一至于斯,信挚情无坚不摧也。


熊盛元

熊盛元,字复初,号晦窗主人,1949年生,江西清江人。诗宗盛唐,词窥两宋,常怀忧世之心,风格独具,为当代诗坛中坚作手。


乙酉元旦后一日雪晴与当年下放知青重访故地恒湖东江一大队


我来鄱湖滨,沧波何浩渺。

鬓随草同衰,梦与鸥俱杳。

雪底葬青春,几人曾知晓?

弹指三十年,树已插云表。

苍天果有情,缘何不速老?

屋破仍如昔,衡门枯藤绕。

当时同窗友,而今成翁媪。

儿孙虽满堂,容颜尽枯槁。

不忧上学难,只求能温饱。

标语书墙头:三农政策好。

同行皆叹惋,我亦心如捣。

怆然望田间,残雪犹皎皎。


【评】百味交陈,百感交集;艰难苦恨,尽在其中。“弹指三十年,树已插云表”,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屋破”以下悲天悯人,窘迫之况,着“三农政策好”衬之,诵读之馀,我心亦“如捣”矣!


魏新河

魏新河,1967年生,河北河间人。空军大学系主任,教授。诗词兼擅,以才气胜,为当代中青年作手重要代表人物。


水调歌头·秋杪渡江之杭

淮左一声雁,有客过江来。十年浮绪消尽,长啸放吾怀。上有苍苍天色,下有滔滔水势,相对亦雄哉。脚底六朝梦,纷向眼边开。

百年志,千古事,一低徊。仰天太息,旧曾怀古有馀哀。且把悲秋双泪,弹与江流东去,一笑尽尘埃。鞭指临安道,携笛走秦淮。


【评】作者有杭州情结,尝作《歌西湖》组诗,对之有若恋人。此作激情稍有掩饰,然而骨子里仍涌动着无限痴狂。看他“一声雁”里“过江来”,便觉“十年浮绪消尽”, 忍不住要放怀“长啸”,其于杭州,真有不解之情结。下片追怀史事,虽未确指,却有实哀,个中消息倘与“歌西湖”之《岳坟》、《南宋行宫》诸首参读,自不难 寻绎也。


籍忠亮

籍忠亮,1963年生,北京人。


雨后

岭上云开雨脚停,园乔堤柳各添青。

枝头忽听花痕响,泄出春光是此声。


【评】前二句轻描淡写,暗寓生机;第三句如天外来人,何其新,何其趣。“花痕”居然能“响”,初看似无理,细嚼则味甘,非极富想象、极具才情者何能道此?结语箭已离弦,乃必然之势,正是上句力量使然。


佚名

贺新郎·咏《玉井传奇》人物袁歧

泪下悲歌发。愧年来、迎尘伏阙,眉摧腰折。辜负男儿生此世,万种到头抛撇。短梦冷、邯郸休说。草草收场真不值,甚当时、错铸神州铁。相对饮,心如割。

延秋门外西风拂。念乡园、迢遥千里,水连山接。雕鹗自盘云上下,多少黄榆飞叶?立地感、轮回纠葛。大道悟从将死际,叹乾坤、还误儒冠列。珍重意,留天末。


【评】结合剧情紧密,对袁岐这一特定人物的内心世界拿捏有分寸。不渲染铁狱、刑场等能吊人胃口的血腥场面,只扣住人性的多面性这一关键处着笔,可谓匠心独运。词借 主人公之口,道出了人之将死的“善言”。个中自负、自怜、自悔、自惭、自恨、自悲等多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顺情而流,真实可信。“大道悟从将死际”,全词以激越之调痛悔平生,其生死感悟,确有穿透时空令人心裂骨摧之力。


---------------------

诗词吾爱网 www.52shii.com

手机版 m.52shici.com

微信公众号 shiciwuai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