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自飘零水自流 | 关于论述李清照的词作变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6:13: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在李清照之前虽然有许多诗人、词人,做了很多反映闺中妇人的词,但却是对闺妇情感思想的一种临摹和揣测,其诗词停滞于表面,无法体现贴切真实的思想感情,而李清照却以她自身的女性身份和特殊经历为前提,塑造出了前所未有的女性形象。她运用女性特有的婉约,结合其与生俱来的刚毅之气,赋予了词新的元素,为当时日渐枯竭的文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她的词几乎每一首中都塑造了一个形象生动、呼之欲出的女主人公形象,这是一种女性的自我描写、自我记叙,因而也更能打动人。作品中的抒情女主人公随着女词人的成长一起成长,一同经历,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有着不同的性格特征,这也同另一个层面反映出了李清照的思想、文笔岁月的磨砺中在不断趋向成熟,走向自我。

在早期所做的《点绛唇》写道,“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就真切无比地塑造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情窦初开、春心萌动、顽皮淘气的可爱模样,我们读起来,面前似乎真能出现一位身着罗裳、天真活泼的大家闺秀形象。婚后的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志趣相投、两情相悦、情深意笃,但又苦于不能日日厮守,所以,这时期她的作品中,少了少女的娇羞与无忧无虑。开始大胆地描写夫妻之间的相亲相爱,抒发妻子思念丈夫的绵绵愁绪,展现此时李清照笔下的女主人公都是对生活充满向往,深情朴实、优美清丽的少妇形象。如新婚不久所做的《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教郎比比看。”就为我们真实地塑造出了一个婚后沉浸在甜美爱情中的美丽少妇形象,让人羡慕不已。再如小令《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头,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首为离家远行的丈夫而做的词,强烈的抒发了对丈夫的深情至爱和相思之苦,深沉热烈,从中也能看出女词人的坦率与大胆,这在当时的封建社会是没有几家妇女能够做得到的。




靖康之变后,李清照夫妇两地分离,两人饱尝了离别之苦,此后不久,至亲至爱的丈夫不久也病故身亡,离她而去,这成为了李清照词风前后期的分界线。连续的沉重打击以及忧国忧家的现实状况,让她尝遍了生活的凄苦,因而她的词风也没有了从前的清丽、明快,而是充满了悲凉、痛楚,词中的抒情女主人公也从清纯少女、清丽少妇,变成了一个凄楚悲伤孤独的老妇人。如《添字采桑子〃窗前谁种芭蕉树》中“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正是写在国家危难、家庭破灭的时候,深深地表现了词人对故国家园无限怀念和孤寂哀愁的感情。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声声慢》)活脱脱刻画出了这位老词人面临金兵入侵、国土沦丧、人民流离失所、朝政腐败、独守残年的种种大苦大悲的凄惨形象。

李清照用她自身的经历和思想来写词,充分利用“词”这样一种文学形式,塑造了个性鲜明的旧时代知识女性的独特形象,从各个侧面展现了一个封建时代的知识女性特殊而完整的心灵世界和人生历程,并真切地倾注了自己的思想和感情,成为对我国古代文学的一大贡献。

李清照的词,不是优美词藻的刻意堆砌,也不是语言的精雕细琢,看似在不经意间信手拈来的诗词,脍炙人口,情真意切,更加显现出了她不凡的才气。她常常用白描的手法来表现对周围事物的敏锐感触,刻画细腻、微妙的心理活动,表达丰富多样的感情体验,塑造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在她的词作中,真挚的感情渗透在字里行间之中,在艺术上又不失高雅与精美。她独特于其他词人的地方,很大一个方面就是她常常选取日常的生活琐事、选取最普通最平常的景物和事情,更重要的是倾注女主人公饱满的情感,来塑造形象和抒发感情,使她的词在艺术上既高雅又通俗。如《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在这首小令中,词人好像只是简简单单地写一场暴风雨过后的场景,只有短短三十三个字,却传神地将词人惜春、叹春的感情表达得淋漓尽致,也透出了作者以花自喻,慨叹自己青春易逝的烦恼。这样一幅极其普通和熟悉的生活场景用李清照的传神之笔,描画得充满活力,曲折委婉,而又不露痕迹,充分显示了她的超凡表现力和艺术才华。再比如她的《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首词情意深切,构思新颖,作者运用“薄雾、浓云、瑞脑、金兽、玉枕、纱橱”等一系列色彩浓重的景物事物,通过描述重阳佳节女词人独自一人把酒赏菊的情景,利用巧妙的比喻,将“人比黄花瘦”的相思之苦展现得淋漓尽致,沉重而高雅,亲切而感人,深深地烘托了一种凄凉孤寂的氛围,强有力地表达了思念丈夫的无限寂寞与苦闷心情。李清照的白描,除了真实逼真以外,还具有深沉、含蓄、婉曲的特点,所以读来没有丝毫的平凡乏味。如《行香子》“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虽然只是用日常口语描述天气,却让人不由得联想起人世间的风云变幻以及爱情悲欢离合,起起伏伏。很平常的天气变化,在李清照的笔下,充满了叫人想象和思考的东西。

她的词非常富有表现力,语言上既新奇浅显,又善用口语、俗语,读起来明白易懂,又不失和谐流畅。造句的精巧方面,最经典的应该属李清照晚年所做的千古绝唱《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首词之所以能够成为千古绝唱,与它独特的语言艺术是分不开的。开始的三句,连用14个叠字“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情感和意境上,一层比一层深刻,一层比一层凝重,增强了吟唱的音韵效果,使全词顿挫凄绝,如泣如诉,将词人晚年的孤独凄凉处境抒写得淋漓尽致,造成了浓重的氛围;“守着窗儿”以下,完全口语化,表现出非常丰富的感情;最后一句“怎一个愁字了得”,一个“愁”字,更是直截了当地呐喊,刻骨铭心,仿佛是灵魂的呼喊,震颤人心。整首词中,用的都是我们熟悉的字和词,甚至口语,没有一个难字,但却显得格外朴素、真切。李清照词的语言,很多时候如行云流水,充溢着诗情画意和浓郁的生活气息。如 “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怨王孙》)、“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一剪梅》)、“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菩萨蛮》)……这些语言通俗晓畅,脱口而出,让人觉得清新而不失亲切,看不出作者刻意钻研揣摩的痕迹,给人留下的是“巧夺天工”的震撼,处处体现出词人独特的语言技巧。

李清照的词读来通俗易懂,自然率真,就是文学水平最一般的人,也能读懂、听懂她的词,但是又不是我们的白话,远远高出于日常口语。这是因为李清照是在口语的基础上,进行了提炼和加工。仿佛毫不经意,冲口而出,但却十分耐人寻味和咀嚼。她大胆地将日常口语写进词中,然后经过艺术的加工,化俗为雅,意义翻新。她用极寻常的词语刻画典型的形象,表现复杂的意义和深刻的内心情感,叫人一读就懂,而又百读不厌。她的一些脍炙人口的词,用的都是很平常的词语,例如《如梦令》中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知否”一词,来自于日常的对话用语中,并没有什么特别,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做为整首词的结尾,却与作者新创的“绿肥红瘦”一结合,就体现出了不俗的清新奇颖,恰如其分地表现了词人惜春伤春的烦恼。 “绿肥红瘦”一词,更是神来之笔——“绿”代替叶,“红”代替花,是两种颜色的对比;肥”、“瘦”二字,本来极为普通,简直平常得不得了,没有什么文学色彩,但一经李清照雕琢,就大不一样了。她把“肥”、“瘦”两个形容词巧妙地与“绿”、“红”搭配,并把“绿”、“红”两个形容词当成名词使用,不但形象地写出了风雨过后绿叶肥茂、红花凋残的景象,而且十分生动传神地表达了寂寞深闺中少妇怜春、惜春的细腻感情,做到了贴切又深刻,平平常常的四个字,经词人的搭配组合,显得色彩鲜明、形象生动。



李清照因为她高超的艺术造诣和个性特点,成为我国古代词坛上最杰出、最有影响力的女词人,也成为无数人的崇拜对象和学习榜样。她以娴熟的艺术技巧创作了许多优美的词章,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独树一帜,流传千古。她以自己丰富的创作和精美的词篇,灌以真情实感,塑造了一个连贯的从清纯少女到清丽少妇,再到悲凄孤独老妇人的封建社会女知识分子特殊形象,丰富了我国文学领域的人物画廊,为后人研究当时的社会风气,艺术流向等提供了宝贵的依据;她用自己的创作实践,赋予词以全新的内容,集雅俗于一体,做到了雅俗共赏;她又以女性特有的柔婉和丰富的音律知识,形成了自己自然流畅、精巧贴切、和谐新奇的语言风格,成功铸造了“易安体”的艺术特色。她独特的创作风格和写作手法以及高超的语言技巧,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学习范本。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