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三十八、留学就是黑洞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4:45: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新朋友请点击“德国华商”加关注



编者

这是一部关于德国的当代中国留学生生活的纪实小说,它记录了二十一世纪初一群青春年少的留学生,在德意志这块严谨而浪漫、古老又现代的土地上刻骨铭心的奋斗经历和惊心动魄的情爱故事。

曾几何时,出国留学已经是无数家庭为孩子选择的一个未来。但是这个未来是否适合自己的孩子,家长们并这不知道。大多数的他们陪着孩子一起被沉重的课业、强大的社会竞争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希望送孩子出国,改变生活环境的同时又能给自己光宗耀祖的机会。

故事中,他们相识、相知、相恋......直至分手。他们经历过延签被骗、中餐馆打黑工、警察查居留、展会翻译变伴游女郎、夜伴厨师涉足红灯区。有人未婚先孕而皈依宗教;有人沉迷游戏被迫回国;有人努力学习升入“国际班”最终拿到大学通知书;也有人中断学业转为经商......。

杨林,曾任职国内中石油、宝钢等大型国企;作品散见于各大报刊;2001年留学德国;2008年移民加拿大,现定居温哥华;供职于温哥华网络媒体。

本书已经完稿,希望能正式出版发行。有兴趣出版或者能推荐出版的人士请联系德国《华商报》。邮箱:wangweiyunhsb@gmail.com,或微信号:weiyun003



错过了前面的文章,没关系,请点击文字链接: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三十七、未婚先孕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三十六、捕食鸽子被告上法庭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三十五、为空虚的心寻找寄托

……


在西方国家,看到这样一个建筑还是蛮亲切的


38

留学就是黑洞


 随着气温的升高,晴日暖阳的日子终于到来。红红的太阳从清早就升起,毫不吝啬照射着大地,天是瓦蓝瓦蓝的晴空,让人不敢抬头仰面去看,仿佛是倒悬在天上的海洋,随时可能倾盆而下,棉絮般的游云来来去去,停停走走,在远山上随意涂抹着印象派画卷。

 街边的德国人也变得慵懒,开始留恋阳光下的时刻,一杯啤酒可以在露天下逗留半天,一杯咖啡也能耗上个把钟头。街边的草地上坐、卧、躺、站着的享受阳光的人们,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小山的草坪上象沙滩一般躺满了身穿比基尼或只穿小短裤的男男女女,电视里、报纸上谈论的热门话题都是南下度假,西班牙与希腊海岛的优劣,捷克、匈牙利温泉浴的区别……


夏天的德国很养眼


 国际班的英语口语课被卢卡老师挪到English Garden的中国塔进行,一班学生刚好坐满阳光下的两个长条板凳

 塔的样子有些古怪,古朴的楼阁式的五层木塔,檐端挂着小铃。还有些日式风格,只能说有点像中国的塔。迄今为止,已有200多年的历史。那时的慕尼黑刚刚成为拜恩王国的都城国王路德维希一世正大兴土木向往东方艺术的他,大是半凭传说、半凭想象让工匠们造出了这座塔。塔下有知名的啤酒有很多长凳和桌,可以一边畅饮啤酒。一边欣赏楼上表演的巴伐利亚民族音乐。

 同学们上课从上午10点至12点半,此刻尚未到达旅游的最旺季节但是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游客在四处坐下,卢卡去里面买了一杯咖啡和一份报纸,征询侍者意见后出来告诉同学们:12点半之前,我们都可以坐在这里,音乐午后才开始,不会打扰我们的学习和尽情享受阳光。

 “看看今天的新闻。”卢卡老师忽然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在报纸上发现了新消息:“德国总理施罗德年底访华,在北京将参加奔驰北京工厂的奠基,在上海将参加世界上第一条商业化磁悬浮铁路正式试运营。请林楠同学介绍一下北京和上海的基本情况。”

 卢卡老师买报纸,多数目的是为了寻找口语课讨论的话题,他继续发问:“请来自土耳其的同学介绍一下磁悬浮能否在伊斯坦布尔修建”、“请来自蒙古的同学介绍乌兰巴托是否有修建奔驰制造厂的必要性……”


换个环境上课,学得更快


  最后,他又说:“请来自波兰的同学回答你对增加德国的出口市场份额,有什么好的建议。”来自波兰的女理发师回答:“也许,我可以为总理施罗德出访前免费理一次头发,人更帅,去外国拿的订单更多!”

她的回答让几个同学哈哈大笑,引得中国塔前小广场的一群鸽子扑扑楞楞飞起来,围着小广场外沿的空地上空盘旋,一个转身,又一个个轻柔落下,继续在空地上寻找草籽和面包渣。

近十二点时,林楠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他悄悄掏出来,走到一边的树后细细看,是帆帆打来。

“李丹马上要回国了,现在火车站,他去学校没找到你,就让我来喊你。”帆帆说:“你课上完了么?能回来么?”

“什么事啊,他回国干吗非要见我一面呢?”林楠纳闷问。

“他也没说,但是看得出挺急切的,要不你过来送一下吧,同学一场,不知啥时还能见呢?”帆帆争取着。

林楠与卢卡老师讲明原委,提前告退后,抄近路乘地铁回学校,一路上他绞尽脑汁地想:李丹干吗非要见自己一面呢?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自己心急火燎地往车站赶呢?

李丹拉着两只皮箱站在火车站去飞机场的S6专线的站台上,旁边围着张生、董霞等同学,林楠到的时候,李丹头发蓬乱、吐沫横飞地正冲动得对着大伙喊着说:“黑洞!德国留学就是黑洞!黑洞是什么意思,想必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先回国了,大家回国找我吧。后会有期啦!

林楠赶紧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事情都办完了么?还有什么能帮你的?”这是林楠的实话,而非客套。

“住房押金还不给我退,说验收之后三个月才可以,什么德国狗屁规矩!知道么?顾女士是个鬼啊根本不帮着中国学生说话。”李丹愤愤不平,压抑在心里的怨气恣意的发泄出来。

“那三个月之后怎么退给你呢?”林楠思考着学校的说辞。

“通过中介退,反正回去我爸也要去找中介,该退的钱都得给我退!”李丹眼睛盯着火车站的天花板,喃喃说。他抬起脸来说:“这就是我们的德国留学对么?签证把我们死捆在这里,又不让合法打工,后两年的费用又更昂贵,要我是女孩子,我也学崔晓红,也去找个德国人先嫁了再说,等我站稳了脚,身份无忧,想干,想学就专心学,也不想这样遭罪难受,上不去,下不来,吊在半空中,心累啊!”

 “别那么悲观,我爸告诉我,国内赚钱的机会现在也很多”张生忍不住安慰他。

“那是你爸爸的风电行业,我爸的小煤窑已经被封了。此一时彼一时,去年这时候还是赚钱机器,世事难料啊……”李丹说着,声音低了,气也断了,头低了下来,脖子往领子中缩进少许,像是一只斗败了的瘦公鸡,遍体鳞伤,血痕累累,努力强撑着不要倒下。

 他忽然想起什么,拉着林楠走到一边,诚恳的看着林楠的眼睛说:“哥们,我考虑很久,觉得还是承认的好,要不可能内疚一生!学校阳台上防鸽子的尼龙网是我抽烟烫的,我刚来时好奇,有买过一包万宝路,有时想想学校的做法,就挺生气地,所以,我不会给学校坦白,因为学校从一开始就没跟我们坦白,对不诚实的人也没必要诚实!”

 他看着林楠努力回忆的神情,又说:“我现在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可是那时就觉得很气愤,不知该如何排解自己的不满!鸽子,我这一生中都会记住,早知如此,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来,这一年花费的十万人民币,我在国内干啥不行?”

林楠什么也没说,只是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平静下来。然后说:“说不定你将来情况变化了,回来也不一定,还有,没走得迟早也会回去,保持联系吧!”末了,他又强调说:“心态平和,处处天堂,哪里都一样,在哪里都要开心,祝你一路顺利。”

俩人回到同学们中间,S6已经停靠在旁边,大家帮忙把李丹的两个行李箱,一个双肩背放到车上,再回到站台,发车的铃声就响了。

隔着车窗玻璃,大家看见李丹挥了挥手,就摘下眼镜去擦拭眼角,咣当咣当的S6专线载着游学1年的李丹向着慕尼黑机场驶去。

街头拐角的戴尖帽的巫婆老太忽然在火车站广场走过,她手持一根魔杖似得拐杖,仰面向天,嘴中嘟嘟囔囔,手中拐杖在天空划过,惊起大群的鸽子起起落落……

“李丹给你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回家路上,帆帆忍不住问林楠。“嗯,没啥,”林楠沉思了一下说:“就是3个月之后学校如果不退他的住房押金,托我到时催一下。”林楠不知怎么地没给帆帆讲实话,如果说,这是李丹良心发现或者最后的忏悔,就让它成为出窗外飘浮而过的流云,转瞬间被风吹散,消失无影无踪。


连载中 ↓






感谢您关注德国《华商报》

公众号“德国华商”


“德国华商”是德国《华商报》的微信公众号,旨在传递德国主流社会和华人社会的各种资讯,解读德国官方对华人生活有重要意义的政策、法律,提供华商在德国创业和经营的广告信息,涵盖餐饮、贸易、房地产、旅游、移民、保险、交通、留学等各个行业,推动中德的友谊与经济交往。

《华商报》创刊于1997年初,是德国第一大华文报纸,华人在德经商的指南,生活的宝典。《华商报》是连接德国社会与华人社会、德国企业和中国企业的桥梁。

“德国华商”公众号目前有直接订户两万伍千人,且每天在增加之中。凡在“德国华商”微信公众号刊发的广告和文章,通过本报主编的私人微信号再次转发到5000多个联系人的朋友圈中,通过反复转发,可以快速到达德国华人的手机微信里,并能扩散到全球。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