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一品嫡女 主角:北冥寒 墨婉清 章节:264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13 14:13: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穿越之一品嫡女

作者:茉茉

主角:北冥寒 墨婉清  

章节:264章

【内容简介】


一朝穿越,黑心狡诈如野狐的她成为相府嫡女。

相府内继母掌权,庶妹陷害,恶奴欺主,未婚先弃,她俨然成了古代版的灰姑娘。

当强大的灵魂取代痴傻懦弱的灵魂时,再睁眼,所有欠她的,负她的,她都要一一讨还。

只是惩渣男,斗白莲,斗得正兴起的某人,却不知为何招惹了那只避之不及的腹黑男,无论她跑到哪里,他都能随时出现在她面前。

于是但凡出现在她面前的雄性生物全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气的某女大吼:“你到底想怎样?还让不让本姑娘嫁人了?”

“你想嫁人?好,嫁给我!”


第一章:穿越?!


    壬戌年十月十二日卯时,北月国相府,于往日的热闹喧嚣,此刻一片沉寂,当清晨的雾气,缓缓散尽的时候,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位于二小姐的房外由远及近的传来。


    不多时,身穿绿色纱裙的丫鬟便打开了紧闭的房门,几名丫鬟架了一个全身被黑纱牢牢裹住的女子。


    “姐妹们,辛苦了,小姐说了,把这低贱的野种绑到椅子上,你们就可以下去领赏了,然后好好出去玩一玩,或者回去看看父母都可以,今天给你们放假了!”


    “哇,太好了,太好了,奴婢们谢二小姐赏赐,谢二小姐赏赐……”众人连忙跪倒拜谢,很显然对于二小姐的赏赐众人是无比激动的,果然跟着二小姐混,有肉吃啊。


    在此起彼伏的道谢声,刚才发话的丫鬟,立马脸色一沉,威胁道:“但是,若是有谁多嘴,把这事泄露半分,有你们好果子吃!”这个发话的丫鬟不是别人就是刚才开门的那个身穿绿色纱裙的丫鬟,二小姐身边的心腹紫萱。


    “请二小姐放心,就算打死婢子们,婢子们也不敢泄露半分!”那些先前处于极度兴奋中的丫鬟们,连忙跪着迎向重重软纱之后端坐一方的女子保证着,然后在紫萱的示意下,那些人连忙把刚才架过来的女人绑到了椅子上。


    最后,跪着退到房门边才敢起身开门离开。


    层层软纱,在明丽的阳光下泛着金黄色的华光,四周围拢的丫鬟无一不着水绿色的霓裳,碧玉色的簪子,齐齐的跪伏在地上。


    千层纱帐之后,相府里的二小姐墨语嫣缓缓的伸出玉手,立马两个贴身丫鬟,便跪着爬过来,起身如搀扶太后般搀扶着面前尊贵的人儿,不敢有丝毫怠慢。


    每一层轻纱角下都跪伏着两名侍女,见墨语嫣到来连忙轻轻拉开轻纱,低眉俯首,尽显尊敬。


    一双雪白的不染半丝尘埃的莲花鞋,缓缓踏过那些侍女们用鲜花铺就的路面,一路迤逦,一路花香,相府二小姐便是踏着清莲的花瓣一路路聘聘婷婷的走到被绑在椅子上,全身被黑纱笼罩的大小姐墨婉清面前的。


    接过侍女手中的匕首,一刀一刀缓缓划破黑色的厚布,像是滑过心中那道永远无法逾越的恨,待厚布一点点脱落,女子的面容便也慢慢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张无比丑陋的脸,就算几百辈子碰不到女人的流浪汉也会扭头就跑,让人多看了便会想吐的脸。


    脸上的清凉让犹自陷入沉睡中的人,意识缓缓的清醒,望着面前完全陌生的景象,墨婉清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是滔天的怒火,奶奶的,公司不是说好要给她放假了吗?


    怎么又被拉回拍戏,竟然还可恶到趁她睡着把她拉来拍戏,太过分了,简直就把她当摇钱树了是吧?!不榨干她不甘心了是吧?!


    突然一阵剧痛让意志力如此坚强的她也不禁晃了晃身子,但是凭借着超强的意志力她没有倒下,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开始拼命的窜进她的脑海。



第二章:惊喜?


    那是一个女子的一生,虽显贵,却薄凉的一生,生在相府,贵为嫡女,却因容颜奇丑,丝毫不能凭借美色依靠联姻帮助父亲拉拢道任何可利用的势力而不得宠爱,被弃别院。


    但是却因为生母曾经救过当今太后一名,所以宰相父亲就算再怎么宠爱相府庶出的二小姐,再怎么想要把她提升为相府嫡女,也不敢惹怒太后。


    所以虽然在相府,墨婉清依旧是嫡女,但因本就单纯善良,胆小懦弱,再加上痴傻疯癫,所以基本上这个嫡女的位置形同虚设。


    大家表面上对其敬爱有加,实际上不过是因为惧怕太后的势力而已,于是为了发泄墨婉清这位阻挡她们成为嫡女的绊脚石,她们便在太后看不到的角落里便死劲的欺压墨婉清。


    回忆终止,墨婉清也终于搞清了现在的状况,原来她是赶上了穿越的方舟,狗血的穿越了,虽然她现在手里有太后这张王牌,不过墨婉清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毕竟百密总有一疏,太后也不是万能的,不能永远保护自己。


    所以她现在必须要有自保的能力才行,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墨婉清实在是有些无语,老天爷你有必要这么着急吗?就不能留给我点时间惊讶震惊啊,毕竟穿越是这么大的事!


    算了,生命诚可贵,咱可不能乱嘚瑟。


    想到这墨婉清连忙分析者眼前的局势,虽说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二小姐,在原先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中就是一朵不染世俗的白莲,善良纯洁,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整日吃斋念佛为相府祈祷的圣女。


    不过也许是演戏的人对周围的事物向来敏感的缘故吧,在她的感知里,她嗅到了一阵浓烈的杀气,那是掩饰在浮华圣洁下最为阴暗恶毒的杀气,就像隐匿在草丛下面,阴冷的顶着猎物的毒蛇。


    不过在面前局势尚未明朗化之前,一切只是猜测,所以,墨婉清决定先使用迂回战术,迅速敲定战略的墨婉清,决定继续扮演好原先这具身体主人痴傻的角色。


    以不动制万动,走一步算一步,见招拆招,见河就过,见石就踩,见路就走。


    于是佯装幽幽转醒,迅速打量了四周一遍,惊讶道:“紫嫣妹妹,紫嫣妹妹,这是什么游戏呀?”


    “婉清姐姐,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前几日我给你表演的这个绳子游戏吗?我前几天说要教你的,恰好今日得闲,便寻思着与姐姐一起玩!”见墨婉清醒过来,墨紫嫣没有丝毫的惊讶,似乎一切早就在她的预料之中,纯美的脸上一片天真浪漫,仿佛真的是在和墨婉清玩游戏一般。


    见墨婉清终于领悟了这个游戏的要领之后,二小姐望了望门外,似是想起了什么道:“婉清姐姐,绳子游戏的基本要领你已经掌握了,而青青妹妹也差不多要从庙会回来了,婉清姐姐还记得吗?今日可是青青妹妹的生辰,她现在正和娘亲她们去庙会祈福,接下来,我们要不要给青青妹妹一个惊喜?”



第三章:阴谋进行时


    “对哦,今日是青青的生日,还好,紫嫣妹妹提醒,对,惊喜,一定要惊喜,可是,紫嫣妹妹,这个惊喜要怎么给呀?你也知道姐姐这脑子不灵光,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点子!”说罢,墨婉清佯装沮丧的垂下了头。


    “放心,婉清姐姐,妹妹都替你想好了,我昨日邀请了青青妹妹,想必青青妹妹一会儿庙会结束就会来这里,到时候,婉清姐姐只需要在青青妹妹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将匕首插入胸膛就好了!”


    顿了一顿,见墨婉清很感兴趣的期待着她的下文,脸上并没有排斥或是拒绝的表情,当下稍稍有些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继续说道:“你知道的青青妹妹最喜欢红色,而且是那种越艳丽越喜欢的,虽然这样一来婉清姐姐可能会稍稍痛一下,但是放心,妹妹保证绝对不会很痛的,而且一会儿就会过去的,所以婉清姐姐,为了青青妹妹,姐姐就先暂时忍耐一下可好?”


    “好呀,好呀,只要青青妹妹喜欢就好,青青妹妹对我太好了,什么好吃的都给我吃,只要青青妹妹能开心,痛一点没关系的!”承袭了原先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墨婉清当然晓得这个青青是谁,就是墨家三小姐,墨青青,她与二小姐都十分受墨丞相的喜爱。


    二小姐墨紫嫣素有文采惊天下之美称,而三小姐墨青青则有武震天下的美称,她们都是墨丞相最为骄傲的二个女儿,但是她们二人却是十分的不对盘。


    在府里一直明争暗斗,今日这二小姐墨紫嫣邀请墨青青前来的用意,想必端的就是一个栽赃嫁祸吧。


    到至晌午的时候,门外想起了一阵脚步声,这时墨紫嫣连忙收起了玩闹,向着墨婉清小声耳语道:“婉清姐姐,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喽,青青妹妹一会儿开不开心,可就看姐姐的了!”说罢将冰凉的匕首放到了墨婉清的手中。


    握着冰凉的匕首,感受到那入骨的寒凉,墨婉清不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果然是蛇蝎美人,不过面上却是傻傻的笑着点头。


    见到一切皆是按照计划在进行,墨紫嫣方才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生在相府,身份最为重要,谁不想当嫡女,谁不想嫁人成妻不成妾啊?


    只是这墨婉清不死,那么任凭她如何美艳倾城如何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只能给人家做妾,成天看人脸色,她墨紫嫣绝对不要做那样的女子,绝对不要。


    所以墨婉清你千万别怪妹妹,要怪就怪你生错了人家,投错了胎,并且还偏偏挡住了我的路。


    所以为了妹妹,你就牺牲一下吧,放心,明年的今天,妹妹绝对会为你多烧些纸钱的!


    一阵敲门声响起,门边的侍女连忙打开门来,果然墨青青如约而至,一身劲装将墨青青本就曼妙的身材勾勒的越发曼妙,举手投足间皆是练武之人的爽朗。


    若是看外貌,定是觉得此人定是个毫无心机心思单纯的女子。


    只是在这宛如大染坊的相府,恐怕心思单纯的人早就被蚕食的连渣都不剩了吧,不过相府就是这点好,人人脸上都写着良善,人人都会装13。


    只是装13的技术不同,因为也就出现了所谓的好人与坏人。


    而装的比较好的自然当属墨紫嫣,和墨青青二人,她们可是外界出淤泥而不染的倾世白莲呢,是人们口中,善良纯洁的代表,也是众多帝都公子心目中的女神。


    当侍女散去,墨青青的脚刚迈进房门时,墨婉清便如墨紫嫣期待的那样将锋利的匕首,在墨青青不解的目光中,在墨紫嫣虽隐晦却极期待的目光中,移向了自己的心脏。



第四章:谁被黑了?


    当匕首距离心脏只有零点几毫米的时候,墨婉清突然脚下一崴,就这么直直的摔在了地上,锋锐的匕首也随之落地,擦着锦色的绒毯,颤抖着归于静止。


    饶是淡定如墨紫嫣,心下这回也被气的差点一口鲜血吐出,就差一点了,就只差一点点了,她怎么就能摔倒了呢?


    难道老天让我输在晚出生一个小时,成了庶女,就注定从此我一遇见墨婉清就倒霉?就注定此生凡事都坏在了墨婉清手里?


    唉,见大势已去,墨紫嫣虽心里怨恨墨婉清怨恨天道不公怨恨的要死,不过面上却挂着同墨青青一样的不解,表情在此刻恰到好处的无懈可击。


    只是衣袖下的手却紧紧的攥在一起,若是细看,便会发现,掌心间因为其用力过猛,竟被本就平盾的指甲刺出斑斑鲜血,由此可见此次行动的失败对于二小姐这朵倾世白莲的打击有多大。


    人生最幸福的事无非就是看到,想要自己不幸福的人不幸福,所以墨婉清现下虽说心中暗爽不已,不过面上还是装作狼狈的爬起,一边爬一边,揉着自己的脚踝,样子极其痛苦。


    墨青青见状,立马从呆愣中反应过来,脸上迅速挂着虚伪的担心,扶住摇摇欲坠的墨婉清,关切道:“婉清妹妹,这是怎么了?”


    “呜呜……青青妹妹,姐姐对不起你,本来今日听逢你的生辰,想着要给你一个惊喜,但是青青妹妹你也知道,姐姐好笨,想不出什么好点子!但是紫嫣妹妹知道了姐姐的苦恼,便给姐姐出主意说,青青妹妹最喜欢红色,尤其是最为艳丽的红色,没有什么比鲜血更为艳丽,而人身上的血液又当属心脏上鲜血最为艳丽”


    在墨青青震惊的目光中,墨婉清继续抛着定时炸弹道:“所以紫嫣妹妹就建议姐姐不如拿着匕首刺向心脏,到时候,青青妹妹一定会很好高兴的,当然虽然会痛那么一点点啦,但是只要妹妹高兴就好,只是姐姐好笨,竟然因为紧张,而使得脚踝抽搐,便摔倒了,姐姐对不起你,呜呜……”


    转首在众人惊讶震惊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墨婉清转向了墨紫嫣,万分愧疚道:“紫嫣妹妹对不起,姐姐辜负了紫嫣妹妹的期待,虽说紫嫣妹妹要姐姐不要把这么好建议是她提供的说与妹妹听,但是姐姐想,虽说这次制造惊喜没有成功,但是毕竟,紫嫣妹妹也是想着青青妹妹高兴,所以便说了出来,让青青妹妹知道紫嫣妹妹的心意,紫嫣妹妹你不会怪姐姐吧?”


    “墨紫嫣,你好毒的心计!”墨青青在听完墨婉清的话后,立马明白了,今日若不是这墨婉清突发意外,她今日定是难逃一劫。


    “青青妹妹你听姐姐解释啊,事情不是这样的……”


    还没等墨紫嫣说完,墨青青便冷笑着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墨紫嫣,别以为你心中图谋的是什么我不清楚,你无非就是想制造一个婉清姐姐是因我而死的假象,好实现你想要成为嫡女的愿望,当然最主要的是,婉清姐姐一死,你便可以光明正大的顶替婉清姐姐与轩王和亲,对也不对?”


    “墨青青你莫要含血喷人!你……”



第五章:毁容?


    “哼,我有没有冤枉你,你心里自是清楚,其实我说墨紫嫣,你大可不必费尽心机的图谋这些,你平日里与婉清姐姐这么好,你若是求婉清姐姐,说不定婉清姐姐在凌王面前为你求上一求,让你当个侧妃也不一定,毕竟侧妃虽说没有正妃风光,但总比给别人做填房的丫头强!”墨青青句句挖苦,极尽嘲讽之本能道。


    “墨青青,别以为你比我高贵到哪里,我们都是庶出,将来都不可能为正室,所以你今日的嘲讽,我原话奉回!”饶是墨紫嫣再怎么想要维持淑女形象,被墨青青这么一激,也当下气白了脸,咬牙切齿道。


    “呦,被我说中了吧,恼羞成怒了吧,告诉你墨紫嫣,爹爹已然允诺,若是我这次在五国盛典上,能够为北月争光,一定会让我嫁人成妻不成妾的,所以墨紫嫣,纵使你机关算尽,到得最后,也不得不落得个填房小妾的下场!”墨青青知道今日事,恐怕墨紫嫣早就算尽了一切的可能,即使自己已然知晓了她的阴谋,但是却无法抓到她的证据。


    当然就算这件事因着墨婉清的作证,闹到爹爹那里,爹爹就算心里信了,估计也不会怎么惩戒墨紫嫣。


    毕竟在爹爹的眼中,但凡是有利用价值的人,爹爹是极尽容忍的,所以为了利用墨紫嫣拉拢对自己有利的权贵,爹爹一定会极力打压这件事。


    所以权衡了一下利弊,墨青青还是决定利用自己的方式,极尽可能的羞辱于她,所以所有但凡能够想到的恶毒的话全都一股儿脑的奉送给了墨紫嫣。


    “墨青青,你……”墨紫嫣的身子被气的剧烈的颤抖,那些隐晦的心事,不能说的秘密,今日全部成了墨青青嘲讽自己的理由,这如何能让墨紫嫣不气,墨紫嫣纵使心机再如何深沉,也是有底线的。


    而墨青青一再挑战她的底线,所以墨紫嫣脑海中最后的那丝清明也被,墨青青那句纵使你机关算尽,最后也不得不落得个填房小妾的下场给激怒了,扬起素手,狠狠的抽向了墨青青。


    墨青青虽说武功造诣上比墨紫嫣高,但是墨紫嫣毕竟也是会武功的人,再加上墨青青没有想到墨紫嫣敢出手伤她,于是这一巴掌便被扇了个正着,顿时,锋利的指甲便划破了墨青青娇美的容颜,鲜血瞬间从嫩白的肌肤里渗了出来。


    “墨紫嫣,你今日陷害我不成,竟然想要让我毁容,墨紫嫣,你简直就是比蛇蝎还蛇蝎,看鞭!”说罢便抽出腰间的软鞭狠狠的抽向墨紫嫣。


    “青青妹妹,你千万不要冲动呀,紫嫣妹妹不是故意要毁你容的!”墨婉清见状,立马虚伪的过来拉架道。


    只是她这不说还好,越说越是让墨青青火冒三丈,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方才墨婉清的最后说的那两个词毁容,毁容……


    于是软鞭抽向墨紫嫣的势头非但没有因着墨婉清的劝而有丝毫减弱,反倒是越发的狠厉的抽向墨紫嫣。


    毕竟墨紫嫣的武功没有墨青青的高,所以面对墨青青盛怒下超水平发挥的那一鞭,墨紫嫣我从躲闪,仓促之间只能以手护脸。


    但是狠厉的鞭锋还是深深刺杀了那抹紫嫣左侧的脸颊,温热的鲜血,激怒了墨紫嫣。


    现在的墨紫嫣什么都不想想了,什么都不想顾虑了,她现在只想要这个将她毁容的墨青青杀了。


    于是二人便在大厅中缠斗在一起,只一会儿,装饰典雅高贵,悬挂无数名人字画的房间,便被二人搅得破碎不堪。


    望着一个个披头散发,脸上身上不断流出鲜血的墨紫嫣和墨青青,墨婉清寻了一个角落,一边时不时的装作拉架道:“青青妹妹,紫嫣妹妹,你们快别打了,都是自家姐妹……”一边在心里万分愉悦的看着热闹。



第六章:被人救了


    今日她总算是见识了古代的宅斗之凶猛,看方才那唇枪舌战,看现在这鞭剑相向,唉真是比电视剧和小说里写的刺激多了。


    如果不是时间不对,场合不对,她真想端盘瓜子,一边磕一边免费欣赏。


    至于墨青青与墨紫嫣的贴身丫鬟们,虽说都极力上前去拉架,但都被二人喝退,其中有些比较机灵的丫鬟一见情况不妙,眼见着这二位小姐打斗的招式越发的狠辣,可以说是招招不留余地,直置对方于死地,于是为了避免出事,慌忙前去通报丞相去了。


    而正在书房中接待贵客的墨渊一见丫鬟匆忙赶来,听得丫鬟的通报,一张老脸不禁气的青筋直冒,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二女,竟然让他今日在贵客面前丢尽了颜面,当下心下虽然恼恨,但是也不得不快步赶到了案发现场。


    而听力甚好的墨婉清远远的便听到了脚步声,深知定是那些丫鬟将丞相请了来,知道自己不能再蹲墙角看戏了,所以墨婉清连忙起身以尽量不能让自己受伤的角度,奔过去拉架道:“青青妹妹,紫嫣妹妹你们快住手……”


    “婉清姐姐,这里没你的事,今日不是她死就是我活,所以婉清姐姐,你让开!”二人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道。


    就这样墨婉清还没等近身拉架呢,便被二人缠斗时外溢的真气所震飞出去,就在墨婉清两眼一闭,双手捂脸,不愿面即将于地面亲密接触的事实时,只觉一阵梅香袭来,她被人接入怀中,旋转着落向地面。


    本以为就算此次不死也会摔断好几根骨头的墨婉清,没想到自己居然好运的真的赶上了有人英雄救美。


    他有着绝世的容颜,举手投足尽是一片优雅,却又让觉得优雅的冷漠,银白的衣裳不染半丝尘埃,眉目间尽是上位者的尊贵与霸气,望向她呆滞的神情,他的嘴角微微一勾,似戏谑,又似嘲讽,越发的让人觉得深不可测与高不可攀。


    “参见太子殿下!”几人见太子北冥寒突然出现,连忙行礼惨拜。


    “墨婉清,你这孽女,是想气死为父吗?看见太子殿下还不赶紧行礼!”墨渊一见墨婉清居然傻愣愣的看着出现的太子殿下,连忙恨铁不成钢的提醒道。


    “哦,参见太子殿下!”被墨渊的一吼吼回神的墨婉清,连忙装作害怕的瑟缩着行礼,实际上却是借着行礼悄无声息的逃离北冥寒的怀抱。


    她不喜与人太过靠近,尤其还是方才那般暧昧的姿态。


    “你们继续吧,本太子只是路过!”北冥寒闲闲的靠在残垣断壁处,淡淡的吩咐道。


    “是!”虽说墨渊很奇怪这太子怎么好好的突然路过他家的宅院,不过他却是不敢多问的,虽说这太子殿下面上看去温润如玉,端的一个翩翩佳公子,可是这太子真正的性子却是残暴,狠戾,是连当今圣上都不敢惹的主儿,又岂是他敢轻易招惹的。


    “你们两个孽女给我过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墨渊一见浑身鲜血淋漓,往日高贵典雅的形象早就当然无存的二女,气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第七章:二夫人VS三夫人


    “爹爹,墨紫嫣她好狠毒的心计,居然想要悔青青的容,您看啊,青青的脸都被她划伤了,呜呜……”墨青青见是爹爹来了,连忙收起了手中的软鞭,哽咽着控诉道。


    见墨青青先行向墨渊告了她的罪,墨紫嫣紧紧的咬住银牙,望向墨渊身边,那一身黑袍,仅仅只是一个侧脸,便能让帝都万千女子疯狂的凌王,再思极都是墨青青让她今日这番狼狈的出现在意中人的面前,差点气的昏厥过去。


    不过只是一瞬,墨紫嫣便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冲着墨渊跪了下去,眼泪无声的滑落:“爹爹,今日之事是紫嫣的错,今日本是紫嫣不才向青青妹妹讨教武学,却不曾想让青青妹妹误会了,还请爹爹责罚!”


    望着墨紫嫣此番举动,墨婉清当真是佩服到家了,并且也心中暗自比较,这墨青青虽说墨紫嫣齐名,但是这宫心计,明显就没有墨紫嫣用的好,如今在外人面前这墨紫嫣一番主动认错,反倒衬得墨青青的不识大体。


    凌王今日前来相府本是打算与墨丞相商量出兵征讨胡虏的事宜,却不曾想,意外撞见墨渊的家斗。


    当不经意间望向角落里那痴傻的墨婉清时,凌王眸间升起浓烈的厌恶感,冷冷的别过了头。


    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当他厌恶的别过头的瞬间,墨婉清的嘴角微微一勾,溢出一抹嘲讽的弧度,而那双本该痴傻的明眸,竟染上一丝霜冷,当然这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快到人眼所无法捕捉,所以没人注意到。


    除了,从头到尾把整套戏都看完全的北冥寒,她似乎比他想象的有趣,看来,有了她,这之后的漫长岁月定不会那般无聊了。


    一阵烦扰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不多时,穿着华贵服饰的二夫人与三夫人便急匆匆的来到了自家女儿面前。


    二夫人见到女儿左边脸上那道触目惊心的鞭痕,一边将墨紫嫣那鲜血淋漓的半边脸转向墨渊,一边哭诉道:“老爷啊,我们家的紫嫣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啊?竟要如此恶毒的毁我家紫嫣的容,如今好端端的一张脸,竟变成了这样,你可让紫嫣日后如何活下去啊?老爷啊,您一定要替我们家紫嫣做主啊……”


    二夫人虽说已然三十有余,但皮肤白皙,身段窈窕,端的那是一个妩媚倾城,要不然也不可能生出墨紫嫣这般倾城的女儿。


    她虽说从头到尾并没有明说是谁将墨紫嫣伤成这样,但是目光却愤恨的一直盯着墨青青,那目光恨不得将墨青青千刀万剐,嗜其血餍其肉。


    “那我家青青整日只钻研武道,力图在五国盛典上,为北月争光,却不曾想到有人却是因着心中对我家青青的嫉妒,就要使出卑鄙下流的手段,毁了我家青青的容,我家青青将来可是要代表北月去才参加五国盛典的,如今脸被人伤成这样,可要我家青青如何参加五国盛典啊?老爷啊,您可一定要明察秋毫,严惩那奸恶小人……”见二夫人比自己捷足先登的快一步,三夫人哪肯甘愿落后,立马不依不饶道。

更多精彩请加微信18715341301或13855372138  全部章节只需3-6元哦 (每周五更是有免费小说赠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