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级校友袁亚湘 | 在湘大的四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13 15:46: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湘大77级计算数学专业校友、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联合会主席、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袁亚湘在中国数学会2017年学术年会开幕式上致开幕词。

他曾在《湘潭大学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在湘大的四年》的文章,回忆了他在湘大求学的四年美好时光,让我们跟着袁亚湘校友的文字,一起回到那个时代看看。

在湘大的四年

  

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来湘大报到,至今已经过去36个年头了,可在这里度过的四年,在我的记忆中却依然是那么清晰,一切仿如昨天。


  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我有幸考上了湘潭大学。在湘潭大学的四年时光,我从一个小男孩变成了一个大小伙子,从一个无知的农村孩子成长为中国最高学术机构的研究生。湘潭大学是我人生轨迹的转折点,是我走向学术道路的起点。湘潭大学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让我永生不忘。


  (复校时期的老照片)


        我进校时,湘潭大学复校还没多久,学校还处于建设初期。我来报到时,从湘潭火车站坐学校接新生的大巴来到湘大后,一下车就踩到了黄泥巴里。第一次远离农村老家,我特意穿的一双新“解放”鞋,马上就变成了泥巴鞋。


       那时,学校的第一教学楼还没有盖好,学校仅有的建筑是一个学生食堂和六栋学生宿舍(男生住西一栋至西四栋,女生住东一、东二栋)。我住在西二栋205,一个十多平方米的宿舍住了十二个同学。六个高低床靠墙一边摆了三个,中间还放了十二个小桌子,把宿舍挤得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


  第一个学期,没有教学楼,我们很多课都是在食堂上的。吃完饭,赶紧把食堂布置成简易课堂就开始上课。有时,我们还得走上近两里地,去学校大门外6路公交车的终点站边的一排小平房去上课,这排平房的最南端是一个小邮局。


 

据说,湘潭大学是在学习“抗大”的指导精神下复校的。

        

        传说,当时的湖南省主要领导在为湘大复校选址,来到羊沽塘北边的荒郊野岭,指着脚下说:“这里草都不长,废物利用,正好可办大学!”

       

       不过,湘大建在当时草都没有的黄土地上,这的确是事实。我们进校后,学校除了已有的六栋宿舍和一个食堂,以及正在施工的第一教学楼,其他就是一大片黄土地。学校后山的树都是我们学生们栽的。现在一片绿荫的 “勤人坡”,当时是一座光秃秃的山。除了搞绿化,我们还捡石头,铺球场。回首过去,我很有幸参与了学校的基础建设。



(复校时期师生一起劳动)


当年,老师们的条件比我们学生更为艰苦。

 

        由于没有教师宿舍,老师们都借住在学校周边村民们的家中,每天来学校上课都得沿着田埂,穿过农田,走上好几里路。即使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他们还是带着极大的热情,鼓足干劲为我们上课。


        我记得最深的是李寿佛老师给我们讲《数学分析》和唐佑华老师给我们讲 《线性代数》。这两门最基础的数学课的主讲老师都非常认真负责。特别是李老师的数学分析讲得非常好,引人入胜,这是我们班后来有不少同学爱上数学的直接原因。我的同班同学、目前任教于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的国际著名数学家许进超教授曾说过:李寿佛老师讲数学分析是全世界最好的!



  所以,我们非常幸运,学校把最好的老师给我们上基础课,让我们得到了最好的培养。学校还专门配老师给我们几位学习好的同学开小灶,让我们学习更多的知识。老师们还辅导和带领我们参加湖南省高校数学竞赛。

 

       我记得我参加的那次湖南省大学生理科数学竞赛一等奖获得者一共有四位,我们湘潭大学就占了两位。毕业考研时,我们班考研录取率很高。我考到中科院,许进超考到北京大学,还有不少考到其他学校,可见湘潭大学当时的教学水平是非常高的,教学效果是非常好的。


母校的老师不仅是在学习上精心培育我们,在生活和职业规划等各方面也给我们提供帮助。

      

        我记得和我考研有关的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我毕业考研时,当时学校复校不久,急需补充师资队伍,规定凡在湖南省数学竞赛中获奖者都不让考到外校。当时数学系的系主任郭青峰教授去和学校争取,让我报考中科院、让许进超报考北京大学,事实证明这个决策对我和许进超的成长、对扩大湘大在外的影响都是有利的。


       第二件事是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我为了考研复习没有回家,系主任郭青峰自己回了长沙,就让我在他的公寓里住整整一个暑假,给我提供了一个安静的环境复习。这个暑假我还认识了住在郭老师家对门的中文系系主任王勤教授一家,他们看我一个人住在郭老师家里,在生活上给了我很多的照顾。王老师的爱人在学校宣传部工作,他们的两个女儿一习、再习当时还是中学生,我还给一习辅导过数学。


我们是文化大革命之后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英文基础都非常差,来到湘潭大学之后,从最基础的ABC开始学英语。

    

       学校为了进一步提高我们的英语水平,在全校范围内选拔学生组成了一个英语提高班,特地安排外教给我们上口语课。记得在提高班有一个有趣的经历,一次上课,外教请班上的陈华同学回答问题,指着她说:“The lady in the second row, please answer this question.”陈华站起来,涨红着脸说:“I am not a lady,I am a girl.”惹到大家哄堂大笑。在英语提高班,还让我有幸结识了不少文科的同学,比如,中文班的张效雄就是其中之一。


(校友袁亚湘为2017届毕业生送祝福)


在湘大我所在的班级———77计算数学班是一个非常有凝聚力的班级,是学校的优秀班级。


        我们的班长侯德明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侯镜如的女儿,她非常关心我,多次找我谈话,鼓励我积极向党组织靠拢,我们的另一位班长曹畅桥是一位和蔼的老大哥。我们毕业时,是唱着“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离开的。毕业二十年之后,我们班同学回湘大聚会,全班四十多个人只有几个人没来,可见班级的凝聚力非常强


  那个时候,大学不允许学生谈恋爱。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热爱运动的我暗恋日语专业的一位女生,她是学校的女子百米冠军和排球队主攻手。据说,学校知道此事后还让外语系领导去找该女生谈话,要她不要和我谈恋爱,不能影响我的学习。八字没有一撇的事居然还闹得满城风雨。


       若干年之后,依然有不少校友好奇,问当年我到底是否和该女生谈过恋爱。还是和我同宿舍的老同学胡建的回答最权威:“在学校时,他们两个手都没碰过。那个年代大家保守得很!他们两个从来就没有单独见过面,每次见面不是晨跑就是打排球,我都在场。”我们班长侯德明大姐也不让我谈恋爱,她当时还给我说:“亚湘,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将来考研考到北京,等你到了北京,我在北京有好几个侄女,你随便挑一个!”现在回想,这种鼓励我好好学习的方法真是很有特色。


  在湘大的四年,我先后担任过班上的学习委员、团支部书记、宣传委员,积极参加组织班级活动,培养和锻炼了我的组织领导能力,为后来我在中科院担任计算数学所所长、数学院副院长等职打下了基础,感谢湘大给我成长锻炼的机会。


  在湘潭大学的四年,我非常热爱体育锻炼。我每天早上长跑5000米(从学校到羊牯塘一个来回,有几次还跑到了雨湖公园),风雨无阻。每天下午晚饭之前还要打半小时的排球。所以,打小身体虚弱的我,通过这四年的锻炼之后变得非常健康,我在湘潭大学运动会上还曾获得过1500米和5000米的第五名。


湘潭大学的四年是我人生成长最为关键的四年,不仅是身高从1米69长到1米77,更重要的是世界观的形成和基础知识的积累。湘大的四年是我人生中非常幸福的四年,不仅是有鲜花荣誉,更重要的是有许多良师益友!我感谢母校培育了我。无论走到哪儿,我都会自豪地说,我是湘潭大学毕业的!


【湘潭大学新媒体中心】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载于2014年9月25日《湘潭大学报》四版

编辑 / 邹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