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比乌斯的困境— 中英格律诗翻译比较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3:41: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中英格律诗

大纲


此次分享和讨论的内容共有四个部分:

    一 诗与乐

    二 美学原则:英语十四行诗VS汉语律诗

    三 Shakespeare’s Sonnet 18的格律及中译本赏析

    四 李商隐《无题》的格律及英译本赏析


1

Ø ‍‍一 诗与乐

从诗与乐的角度来看,首先,中西方诗歌都有着诗乐不分的传统。这个特点在词源和上古神话、典籍之中都有体现。比如英语当中music来源于Muse(缪斯),Hymn(赞美诗)来源于掌管诗歌的女神PolyHymnia,lyric(抒情诗)来源于lyre(七弦琴)等。Poem一词源自拉丁语Poema,词源含义也是"thing made or created",后来才引申为"composition in verse, poetry"。中国的古典文献中也有丰富的记载,例如:

    帝曰:“夔,命女典乐, 教胄子。直而温, 宽而栗, 刚而无虐, 简而无傲。诗言志, 歌永言, 声依永, 律和声, 八音克谐, 无相夺伦, 神人以和。”夔曰:“於, 予击石拊石, 百兽率舞。”

——《尚书·尧典》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行于言, 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 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诗大序》


《诗经》同荷马史诗一样,说唱方法都丢失了,只留下了文字文本。古希腊的史诗是说唱,抒情诗是配乐演唱。演唱者可能即是诗人又是歌手,这与中国传统社会的文人诗词创作和乐工、伶工的演奏演唱是不同的,尤其是身份地位的不同。这一点我们就不展开了。

 

其次,音乐性在文字或诗歌中的体现,与语言文字的语音密切相关。语音的质素包括元音、半元音、双元音、辅音、清音、浊音语音的量素包括长音、短音、重音、轻音、(高音、低音)、四声(汉语采用四声)。不同的语言,采用不同的语音元素建构语义,因而他们的文字与诗歌的格律也就不同。比如,拉丁语用长短音,英语、德语、法语用清重音,汉语用四声,再加上采用元音的押韵,基本构成了文字音乐性的基础要素。


 “诗人就是通过巧妙地安排重读音节、非重读音节和音节数来体现诗的节奏和乐感。能体现诗的音乐性的另一个因素是声音的一致,也就是同一个声音的重复。诗人就是运用这两种方法去表现诗的音乐性。”

——刘坤尊《英诗的的音韵格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14页)‍‍




2

Ø 二 美学原则:英语十四行诗VS汉语律诗

1. 格(metters):扬抑的组合类型(用‘ 标示重读音节)

基调格:

抑扬格【iambic】  the ‘day   /   at ‘night

扬抑格【trochaic】  ‘Driver   /   ‘see if

抑抑扬格【anapestic】 Volun‘teer  /   and the ‘light

扬抑抑格【dactylic】‘desperate   /   ‘think of it


非基调格就是在基调格上的变体,原则上可以任意组合,只要你能操作的住的格,其实都可以入诗。但这种组合并非刻意为之,而是对语言发音的一个描述。甚至也有因为诗歌而记录了语言发音的变化,或者因此改编了语音的情况,就产生了诗歌对语言和语音的塑造。

汉语诗歌中多音字、以诗训诂的例子很多。例如刘禹锡《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斜”与“家”在现代汉语中的发音是不押韵,但在唐韵中“斜”属于佳麻韵,中国古典的近体诗格律是很严格的,从押韵的角度来推敲,“斜”应该读作sia或xia才能符合格律的要求。

英语诗歌中以诗来训读字音的例子也很多,试举一例:

三元音的音节归属问题:/auə/ /aɪə/

Shakespeare写了154首十四行诗,采用五步抑扬格的格律,其中 /auə/有27个,按五音步抑扬格对所在诗行节奏分析,其中大部分三元音都算一个音节:

The Sum/mer’s flower/ is to/ the sum/mer’s Sweet (第94首第9行)

Fool’d by/ these re/bel powers/ that thee/ array(第146首第6行)

Now stand/ you on/ the top/ of hap/py hours(第16首第5行)

但在以下例子中,三元音又必须按两个音节来算,才能符合五步抑扬格的要求:

The for/ward vi/olet/ thus die/ I chide (第99首第1行)

When I/ behold /the vi/olet/ pass prime (第12首第3行)

When some/time lof/ty tow/ers see/ down-raz’d (第64首第3行)

 

2. 音步(foot):一个基本格就是一步,一行诗句有几个格,就是几音步。英语诗歌中国的音步同格律一样丰富,monometer, dimeter, trimeter, tetrameter, pentameter, hexameter, heptameter, octameter,等等。汉语格律诗也讲音步,实际上就是句内节奏,比如五言常以 2 2 1、2 1 2的节奏,七言常以 2 2 2 1 、2 2 1 2的节奏。这中节奏上的特点在律诗中对仗的两联要求很高,包括词性也是有要求的。因此,诗歌就是通过语音、语调的重复与变化来实现内容与形式的完美同一。

3

Ø 三 Shakespeare’s Sonnet 18的格律及中译本赏析


 


通观Sonnet 18,我们可以看到,Shakespeare采用的是五音步抑扬格(pentameter iambic),押韵的形式是abab,cdcd,efef,gg。最后两句采用了英雄偶句体(heroic couplet)。这种两行押同一个韵的形式在chaucer的《坎特伯雷故事集中》大量采用。十四行诗最早起源于意大利,后来在法国德国英国有了各自的发展。十四行诗同样在内容上有正、反、合的结构性要求。上述这些要素,都需要在十四行诗的翻译中照顾到。下面大家来评判几个译文的质量:


(1)屠岸 译文  

能不能让我来把你比作夏日?

你可是更加可爱,更加温婉;  

狂风会吹落五月里开的好花儿,

夏季租出的日子又未免太短暂:

有时候苍天的巨眼照得太妁热,

他那金彩的脸色也会被遮暗;

每一样美呀,总会离开美而凋落,

被时间或者自然的代谢所摧残;

但是你永久的夏天决不会凋枯,

你永远不会失去你美的形相;

死神夸不着你在他影子里踯躅,

你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长;

只要人类在呼吸,眼睛看得见,

我这诗就活着,使你的生命绵延。

 

(2)梁宗岱 译文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第十八首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雕残或销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雕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3)海外逸士 译文

我欲將君比夏晝﹐君更嬌艷更媚柔。

疾風吹搖五月蕾﹐夏日苦短行矣休。

時或驕陽何炎炎﹐常見金烏遭遮掩。

美人之美易消逝﹐偶失天奪亦可憐。

君之長夏永不逝﹐君之花容能久駐。

閻羅終未拘君去﹐不朽君因不朽句。

世間有人人能看﹐我詩長存君并存。

 

(4)文言译本:

美人当青春,婉丽自销魂。

焉知东风恶,良辰讵待人?

朝日何皋皋,暮色何昏昏。

众芳俱摇落,天意倩谁询?

我有丹青笔,腾挪似有神。

为君驻颜色,风霜不可侵。

丹青亦难久,罔若诗与琴?

延年歌一曲,万古扬清芬。


(3)(4)的两种译文是能算是“齐言”体,并不能看作汉语格律体,首先他们句内平仄不合,其次押韵的形式也“各有特色”。

 

网友Melancoly于2009年12月19日的译本,可以看出他在形式上的松散和对正反合理解的不够到位。

 

 

我怎能将你与夏日相比?

你比它更温和可爱:

动人的花蕾在五月咆哮的风中颤抖,

夏日的美好时光也绝不长久:

 

太阳的金色光芒虽然耀眼,

却常常以灰暗的面貌出现;

 

再美貌的物什都逃不过凋谢,

命运流转或无意间将其拆解;

 

可你如夏日般不会褪色,

你的美貌也将永存;

 

死神无法夸耀你曾在它的阴影中游荡,

伴随永恒的诗篇你将留存:

 

只要人类生生不息 我的诗句能被见证,

你就会在传承中得到永生!


4

Ø 四 李商隐《无题》的格律及英译本赏析

 


《无题》的格律平仄和节奏我们标示的很清楚了,再对重点字词和典故稍作赏析:

1. 首句两个难字的重复,和首联的实写虚写的结合,与《夜雨寄北》的前两句:“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可以类比。东风无力百花残:这里指百花凋谢的暮春时节。东风,春风。残,凋零。

2. 丝方尽:丝,与“思”谐音,以“丝”喻“思”,含相思之意。泪始干:泪,指燃烧时的蜡烛油,这里取双关义,指相思的眼泪。南朝乐府西曲歌《作蚕丝》:“春蚕不应老(不应,这里是“不顾”的意思),昼夜常怀丝。何惜微躯尽,缠绵自有时。” 以蜡烛的燃烧比喻痛苦的煎熬,在李商隐以前的南朝乐府中,也不少见。如“思君如明烛,中宵空自煎”(王融《自君之出矣》),“思君如夜烛,煎泪几千行”(陈叔达,同题)

前四句着重揭示内心的感情活动,使难以言说的复杂感情具体化,写得很精彩。五六句转入写外向的意念活动。上句写自己,次句想象对方。

3. 镜,用作动词,照镜子的意思。“云鬓改”,是说自己因为痛苦的折磨,夜晚辗转不能成眠,以至于鬓发脱落,容颜憔悴,亦即六朝诗人吴均所说“绿鬓愁中改,红颜啼里灭”(《和萧洗马子显古意六首》)“夜吟”句是推己及人,想象对方和自己一样痛苦。他揣想对方大概也将夜不成寐,常常吟诗遣怀,但是愁怀深重,无从排遣,所以愈发感到环境凄清,月光寒冷,心情也随之更趋暗淡。

4. 蓬山:蓬莱山,传说中海上仙山,指仙境。青鸟:神话中为西王母传递音讯的信使。这个寄希望于使者的结尾,并没有改变“相见时难”的痛苦境遇,不过是无望中的希望,前途依旧渺茫。诗已经结束了,抒情主人公的痛苦与追求还将继续下去。南唐中主李璟《摊破浣溪沙》“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化用了李商隐的诗句,形成了互文。

 

下面来看一首英译文本:

 


——刘国善等编译《历代诗词曲英译赏析》(外文出版社2009年,第139页)

 

译文的形式上已经注意了格律,作者标注的是六音步(hexameter),但实际上并不严格。其他重点的词句在英译当中也有所缺损:

1. 第三联的想象,在原诗中并没有指示主语,但是英译诗歌作了明确,He 和she。

2. 英诗第三、四句春蚕到丝方尽,from bosom to spin也是挺妙的,但是丝与思的谐音双关含义丢失了。

3. 英诗第五、六句将原诗中蜡烛燃烧所暗示的痛苦煎熬的意思也丢失了。

4. 英诗第七句的“晓镜但愁云鬓改”的愁没有表现出来,七八句主语的转换也没有表现出来。

 

古典戏剧受格律的影响在中西是共通的。比如莎士比亚的戏剧,元明清的戏曲,演唱的部分都是要用韵文来写的。现代的话剧,流于白话和口语的对白。随着格律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形式越来越死板,就会有人想要突破,求创新,因此会有许多变格出现。比如发展到后来,英文诗歌有blank verse,汉诗开始有词,散曲,到新文化运动后做自由诗、散文诗等等。


 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失去的形式规约的诗歌,还能称得上是诗吗?


文稿来源:谭静


1. 刘国善等编译,《历代诗词曲英译赏析》,外文出版社,2009年。
2. 刘坤尊,《英诗的的音韵格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

3. 黄杲炘,《英诗汉译学》,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7年。

4. 黄国文,《翻译研究的语言学探索—古诗词英译本的语言学分析》,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6年。

5. 尚永亮《诗映大唐春》,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推荐,关于唐诗、唐人生活和唐人精神)
6. 王力,《诗词格律》,《汉语诗律学》等有关汉语格律的著作都可以。
7. 许渊冲,许明,《宋元明清诗选》,五洲传播出版社,2012年。
8. 姚远,姚绍德,《英诗解译和格律分析》,外文出版社,2016年。
9. 周永启,《英诗两百首赏译》,海南出版社,2003年。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