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活下来:中美两国陆军山岳丛林作战总结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13 14:18: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下周要去山东参加凤凰佛教的一个活动,为法师们讲新媒体,为弘扬佛法做一点贡献。出差会让公号更新更困难,我尽力而为。

世界上最复杂的战场在哪里?城镇,沙漠,抑或是极地?不可否认,这些作战环境各有其恐怖之处,然而最考验军队战斗水平的战场,还要数热带、亚热带的丛林地带。在老牌陆军强国英国的步兵学院和特种部队中流行这样一句话:如果你能在丛林里战斗,那么你就可以在任何地方战斗。

作为世界上战斗力最强的两支陆军,中美两军曾经在同一块亚热带山岳丛林战场,与相同的对手进行过较量。无论是对于装备天下第一的美军,还是对以灵活战术和顽强战斗精神著称的解放军,其山岳丛林战都进行得极端艰苦。

从中美陆军战后总结的经验可以看出,山岳丛林战对两军的震撼都相当深刻。有意思的是,由于两支陆军装备情况、作战思想、战术原则等方面的差异,虽然在同样的战场经历了同样的对手,但中美陆军山岳丛林战的战法仍不尽相同,就好比少林崇尚“一力降十会”,而武当更推崇“以柔克刚”,但追求的目标是共同的,那就是克敌制胜。

 

绿色的地狱

对于普通人来说,丛林就是树林、森林,有流水飞鸟,是天然氧吧。陆军所指的丛林绝对不是这个概念,而是特指热带、亚热带地区的雨林。寒区也有森林地带,美军的研究报告说得十分明确:相比亚热带山岳丛林,寒区森林是个非常适合作战的地方。亚热带丛林的确有着秀丽的美景,不过那是电视和画册中的丛林,如果真的让你置身于亚热带丛林中,你会发现神出鬼没的瘴气会遮挡住美景,身边出现的也不是人们一厢情愿的珍禽异兽,而是成群的毒蚊、毒虫和一击便可取人性命的毒蛇。

也许有人会问,对于现代化的军队,毒蛇毒虫又能有多大影响呢?20世纪80年代,反映南方边境自卫还击战的电影《闪电行动》火爆各大影院。影片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支解放军侦察分队深入敌后,突然遭遇大队敌军。侦察分队立即潜伏在植被中。一名侦察兵潜伏的位置正好挡住了一条眼镜蛇的去路。被激怒的眼镜蛇膨起脖颈,蛇信几乎触到了战士的鼻尖。然而为了侦察分队不被敌军发现,那名侦察兵能做的只有闭上眼睛,等待毒蛇的死亡攻击。中美两军在丛林作战中,士兵们都面临着毒蛇的威胁。毒虫的袭击也不可小视。在一次“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大赛中,中国的一名参赛队员就被当地的毒蜂蜇伤,伤情十分严重,据称当地毒蜂可以蜇死牛。相比爱沙尼亚的森林,亚热带丛林中的毒虫不仅数量多,而且毒性更甚。

中美两军对所经历的丛林战,除了“亚热带”之外,还有一个定语——山岳。在中国西南地区、海南岛以及东南亚的亚热带丛林中,山地是其非常鲜明的地貌特征。这些山地很有特色,山峦起伏,涧深谷狭,沟壑、死角、隐蔽地多,地形极为复杂。亚热带山岳丛林四季植被茂盛,各种藤蔓纵横交错,形成了网状,加之草深林密,一般人很难进入。山岳丛林间,河溪纵横。往往一场暴雨过后,陡涨的山洪将渡河部队切成两截。虽然雨停后两三小时,洪水即可退去,部队可以继续徒涉,但这无疑加大了部队行动的危险性。军队在这样地形上,不要说作战,几步之外看都看不见,指挥、通联、射击都受影响。举个实战的例子:南方边境地区自卫还击战中,解放军一个步兵营向敌后穿插。指挥员在地图上看的距离是5公里,然而部队进入密林就迷失了方向。那可不是一般的迷路,进入密林的是经过军事技能训练、配备了作战地图和指北针的部队。须知,战场迷路如果引发严重后果,是要按临阵脱逃处理的。即便如此,部队仍然困在密林中动弹不得。最后,指挥部用炮兵显示炸点,才将部队引导向目标。其实,美军更不适应山岳丛林的地形。在这些地区,机械化部队派不上用场,重装备开不进山林,大口径火炮选择阵地困难,特殊的地形也限制大口径火炮发扬火力,更关键的是,美军赖以保命的航空兵难以对地面目标实施突击。

亚热带山岳丛林还多雨。这些地区一年中温差不大,也没有春夏秋冬四季之说,只有两季——雨季和旱季。从每年5月开始,一直到10月,每月都要有20天以上下雨。那么下雨也会影响现代化军队的作战吗?事实上,雨对作战不仅有影响,而且相当严重。亚热带丛林中,雨后气温并不凉爽,高温高湿的环境下,伤员的伤口很容易发炎,食物容易霉烂,细菌滋生,部队因传染病减员很大。旱季虽然雨少,但整个丛林常常笼罩在浓雾之中,阻碍部队行动。二战期间,日军精锐部队就曾因热带山岳丛林的恶劣气候折戟丧命。当时,日军三个师团在印度伊姆发尔地区对英军进攻。由于该部日军不熟悉热带山岳丛林特点,士兵不适应恶劣的地形与气候,导致后勤中断,疟疾肆虐,几乎全军覆没。

 

地面与空中机动

亚热带山岳丛林最重要的一个地形特点是:路少。曾任解放军军事学院副院长的陶汉章将军在其著作《亚热带山岳丛林战都要则》中明确指出:“丛林战中,敌我双方争夺道路的斗争居于相当重要的地位。谁夺得道路,谁就主动。”

山岳丛林地区原本没有路,当地居民或野生动物沿着山势活动时踩出一些小径,全当道路。这些路依附山势,狭窄而且陡峭,有的地方终年没有人行走,已被藤蔓杂草封闭。在这样的道路上,大部队根本展不开,即便是通过能力最强的轻步兵分队,行进也倍感艰难。电影《高山下的花环》中有这样一个情节:部队的进攻路线上没有路,副连长靳开来挥舞大刀,在茂盛的丛林中辟出一条路来。

在山岳丛林地带,美军步兵徒步机动能力更弱。目前,美军进行的丛林战训练表明,由于丛林里植被茂密,卫星的信号变得微弱模糊,GPS接收器难以捕捉。于是,徒步机动的美军步兵只得依靠指南针和地图。训练中,美军徒步步兵日有效战术机动不超过5公里。

徒步行军方面,解放军步兵要强于美军步兵,但在这种地区机动也相当困难。在七十年代末的边境自卫还击战中,解放军步兵分队离开公路后的机动速度,平均每小时1公里。在山岳丛林中机动,所谓的轻步兵负荷并不轻。由于一些道路车辆骡马无法通行,部队的食物淡水、武器弹药、通讯器材等等一切装备给养都要靠人背,士兵体力消耗极大。解放军步兵曾经出现过因部队不熟悉地理气候,在山岳丛林中机动时发生一百多人中暑、并有人死亡的现象。渡河也是个难点。亚热带山岳丛林中河流很多,虽然大多数河流在旱季可以徒涉,但这其中也隐藏着陷阱。河底的卵石大多生了一层青苔,驮马踏上去极易摔到,人行也很危险。

美军发现,目前由于伐木、烧煤或者其它地区开发,部分山岳丛林地区已经有了一些公路。特别是为了开发木材,有些丛林地区还修建了能够通行重型卡车的公路。对于极端依赖装备的美军来说,这就意味着可以将伊拉克战争中开发的防地雷反伏击车开进丛林。这也许听起来有些异想天开,但美军的确善于创新——伊拉克战争前,各国陆军普遍认为坦克装甲车辆不适于城市作战,然而美军在伊拉克的装甲部队却用实战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因此,美军认为装甲车辆在未来丛林战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相比地面机动,美军在山岳丛林地带作战,无论是战略机动还是战术机动,都更加依靠直升机。使用直升机,有利有弊。一方面,山岳丛林的特殊地形,限制了地面部队的机动速度,只有直升机能够跳开障碍,快速地将部队运到指定地点。另一方面,山岳丛林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并不适合直升机。高温高湿的气候使直升机的引擎和机件磨损加剧,山体间急袭的气流难以预测,茂盛的植被为地面人员攻击直升机提供了良好的掩蔽。客观地讲,在山岳丛林中使用直升机机动,总体上还是利大于弊的。不过在这一点上,解放军与美军的差距还相当大。

直升机应用于山岳丛林战的瓶颈是作战成本。美军坚定地认为,未来的山岳丛林作战将使作战直升机的数量激增,而这些直升机要进行大量的专业化改装,这代价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能负担得起的。一些原本装备UH-60的国家,准备换装俄制米-17,就是因为后者的造价仅为前者的三分之一。

 

群山密林中的通讯

在山岳丛林地带,部队的通讯也会遇到麻烦。大家可以想象得到,在山势险峻、枝藤交错纵横的丛林中,人的视线极具缩短,往往几步之外就难见人影。且不说部队之间的通讯,就是步兵班内单兵之间的联系协同都比其它作战地形困难。

在中美陆军山岳丛林作战经验中,通讯联络易中断都被写在了显著的位置。在解放军进行的边境自卫还击战中,部队对通讯难感触颇深。解放军步兵作战,通讯有有线和无线两种方式。所谓有线,就是在通联双方之间拉电话线,是战场上比较可靠的一种通联方式。在山岳丛林地带,拉设电话线会变得非常困难。沿道路拉设容易遭到敌火力及特工的破坏,电话线在山崖与树枝间拉抻、摩擦,也容易加速电话线本身的磨损。所谓无线即依靠无线电通讯。山岳丛林对无线电信号也有较强的阻碍,因此解放军在山岳丛林战中,经常出现有线无线通讯同时中断。

美军的无线通讯技术较为发达,因此其关于丛林战无线通讯的体验更为深刻。将近30年前解放军在丛林中遇到的无线通讯困难,今天美军数字化部队仍然面临这样的难题——无论是GPS还是无线信号,在山岳丛林都会遭到弱化。目前,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作战部队,大多使用VHF(甚高频)无线通讯。然而到了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带,HF(高频)电台的效果更理想一些。作为数字化步兵,每个单兵都是整个信息化军队末端的一个触角,然而这样高科技的部队在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带很可能会战斗力大打折扣——在那种高温的环境中,谁能一直戴着耳机绝对算好汉,即便你能坚持戴,闷热潮湿的环境会使听力降低。须知,听力对于山岳丛林作战十分重要。

以上说的是部队正规的通讯办法,然而在实战中,特别是对于突击、侦察的分队来说,一些要命的当口,有线无线通讯可能都用不上,这时候就需要用点特殊的手段了。在这方面,解放军步兵相当拿手。在战争电影中,我们常会看到战士学小鸟、青蛙等动物的叫声来联系。这些情节看上去多少有些假,但实际上在山岳丛林地区,这是非常实用的一招。丛林中充斥着各种鸟兽的鸣声,对于丛林之外的人,有些声音听起来很奇怪。然而置身其中,则见怪不怪了。边境自卫还击战中,解放军某部2排摸到敌军鼻子底下。这时,有线无线都派不上用场了,部队就模仿鸟的叫声彼此联系,完成了一次漂亮的夜袭战,而该部也被军区授予了“夜老虎排”的光荣称号。

通讯难将导致部队战术的哪些变化呢?《亚热带山岳丛林战都要则》中曾经做过这样的说明:一般尽量避免组织复杂的协同……原则上不能按正规原则组织,绝对不可按时间组织协同,也不可按战斗顺序组织协同,只能是依能见度,相互支援,急其所急的组织协同。尽管这是陶汉章将军的在20世纪70年代总结的经验,但对于今天的部队,仍具参考价值,因为丛林的气候没有变、地形没有变,尽管军队的装备水平大幅度提升,但山岳丛林特殊的地形和气候会将其大大抵消。

 

单兵战斗技能的变化

战争最终还是要靠步兵解决问题的,山岳丛林战更是如此。在这一地形,步兵单兵的战斗技能也有这特殊的要求。

奥运会期间,网络上有很多帖子呼吁让解放军狙击手去参加射击比赛。事实上,体育射击与作战射击区别是很大的。特别是山岳丛林战,对士兵射击技能要求很高,可以肯定地说,即便是奥运射击冠军,在山岳丛林战场也干不过一名有经验的老兵。无论是普通部队,还是体育射击队,日常射击训练的靶场都是平地的,而在山岳丛林地带,没有几米是平地,大多数射击都要考虑俯仰角。没有进行过俯仰角射击训练的人,很难打中目标。此外,解放军以前搞射击训练,大多不加战术背景,士兵们趴在射击台上从容地瞄准、击发。然而在山岳丛林战场,特别是在近战接敌时,绝大多数射击根本来不及瞄准,都是举枪就打,先敌开火,力争压制住敌人。不瞄准而进行射击,这就考验士兵射击的真功夫,平日里接受过抵近射击训练、概略射击训练的士兵才能在战场上歼敌取胜。再者,战场上的射击目标不是静静立在100米距离上的胸环靶,而是训练有素的敌士兵,他不会给你瞄准射击的时间,因此往往发现一个目标,刚举枪瞄准,目标就躲回了掩体。解放军步兵根据战场的这一特点,着重加强了隐显靶的射击训练。美军在射击上还是追求绝对的火力压制。越战中,美军依仗火力凶猛、后勤供应充足,步兵在战场上遇到敌情就拼命射击,但战果寥寥,其步兵每发射20万发子弹才能击毙一名越军。

投弹是步兵在山岳丛林作战中的看家本领,解放军步兵也最擅长使用手榴弹。据当年参加过两山论战的战士说,在阵地上两个月的时间,一枪未打,都是使用手榴弹和迫击炮杀伤敌人。有过军旅经历的人都记得,解放军部队投弹训练时,谁投得远谁最牛。投弹的姿势也是规定的四平八稳的助跑投弹。在山岳丛林战区,手榴弹的投掷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除了平地投弹,还要向上、向下投;单纯的投远能力还远远不够,为了消灭战壕和洞中的敌人,投准能力显得尤为重要。自卫还击战中,解放军在夜袭658高地时,半山坡突然燃起了大火。火光照亮了四周,人一接近就会成为敌军火力的靶子。遇到这种情况,解放军步兵通常的做法是向燃火处投掷手榴弹,将火炸灭。于是,一名战士甩出了一枚手榴弹。由于是从山坡底向半山坡处投弹,手榴弹顺着山坡向下滚来,险些将攻击部队自己炸伤。

迫击炮是步兵的重火器。有军事常识的同志都知道,迫击炮需要架设在座板上才能发射。山岳丛林地带,不但大口径火炮架设困难,迫击炮架设也经常受到限制。据一名参加过两山论战的老军人讲,他亲眼见过熟悉丛林战的对手如何使用迫击炮。那是一名敌军老兵,只穿一个大裤衩站在阵地上,把迫击炮炮管夹在两腿间,伸出大拇指稍稍比划一下,然后一炮就打过来,相当精准。不过迫击炮简便射击的鼻祖还是解放军首任炮兵司令赵章成,他可以用解放鞋当底板,手扶炮筒射击,百发百中。这在山岳丛林战中极具实战意义。战斗中,若炮盘手掉队、射手负伤,或者瞄准具被打坏,单个炮手仍能射击。

 

夺控道路和制高点

山岳丛林地带作战,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一般都是围绕道路、以控制制高点来进行的。这一点中美两军都概莫能外。可以说,谁掌控了道路,谁控制了制高点,就可以进可攻,退可守。南方边境自卫还击战中,解放军和对手的作战行动都表现出了这个特点。解放军各大单位的进攻路线都是沿着一条主要交通线发展的,而敌军则是以重点地区外的制高点来组织防御。一旦这些制高点被解放军攻占,敌防御即陷入崩溃。

越战中,美军利用航空兵对越军攻击线进行轰炸封锁,实际上与解放军在作战中夺取制高点的战术异曲同工。占领制高点,目的还是为了控制交通线。当然,夺取山岳丛林地区的制高点,并不意味着见山就攻,有山必守。这就需要指挥员有较高的战术素养,能够判断出那些关系战斗成败的制高点。占领了关键的制高点,就可以封锁交通线,切断敌人的联系。

与其他战争一样,武器的更新、军队的变革以及山岳丛林地区本身的变化,都将使未来的山岳丛林作战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上述中美陆军的经验或许有一天会过时,然而山岳丛林战的本质却不会改变,那就是:更残酷,更激烈,更艰苦!

写文辛苦,请点击一下下面广告,就是帮金主编了。谢谢!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