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古论今】原来刘邦是最开始说创业的,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9 15:44: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下最可怜的母亲,恐怕要数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的母亲了。
  她的绯闻传播了两千多年,至今大家都不知道她真实的姓名,仅称呼她为刘媪。“刘媪”这样的名字算不得姓名,按今天的说法,顶多就是刘家大娘或者刘老太太。后来有人给这位母亲起了个昵称,名叫刘含始。这不过是刘邦当政后的杜撰罢了,水分能淹掉诺亚方舟。
  那么这位不知名的名女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演绎出千古绯闻?按照史书的说法大体是这样的:那天,刘大娘要到五里外的郊区探望亲戚,临走时对丈夫刘执嘉说,老公,我想回趟娘家。
  刘大爷问,家里这么忙,你去有事吗?
  刘大娘说,娘家捎信让过去一趟,我中午就回来。
  由于来去匆匆,刘大娘从娘家回来的路上感到很累,坐在水塘边的大树下歇息,谁想到倚着树干睡着了,竟然做了个极其暧昧的梦……
  话说刘大爷见午时将近,天阴得能伸手撕把云彩,空气湿得能攥出水来,他知道马上就要下暴雨,想起老婆说中午回来,怕她半道上淋着,于是带着雨具去迎。他刚走到城外,只见雷电不停地划着乌云,冷硬的雨劈劈啪啪砸下来,便加紧了步伐。
  当刘大爷来到城东北郊时,大雨如泼,狂风大作,他突然看到让他吐血的景象。只见水塘边的大树下,有条蛟龙正盘在妻子身上,忘乎所以地做着不雅之事。这事情太要命了。
  蛟龙是啥东西,竟如此**?
  按古代传说,蛟与龙是不同品种的龙,也可以说是龙与蛇精的混血儿。在传说里,蛟是邪恶的,龙却是善良的;龙是美丽的,蛟是狰狞恐怖的。这样的怪物正给自己戴绿帽子,按说刘大爷应该狂奔过去,英勇地与它打斗,被蛟龙的尾巴甩几个驴打滚,身上挂些彩啥的;最少也得抱着头蹲在地上哭,没法活了……他却什么都没做……雨过天晴,蛟龙随着乌云消失。
  刘大娘遭此非礼之后,不久便有了妊娠反应,这让刘大爷有些郁闷。他常对自己说,那个雨天只是个错觉。问题是,自从刘大娘怀上孩子后,怪异之事常有发生。
  比如,有只母猫,突然看到刘大娘的肚子,“喵”一声惨叫,从树上掉落下来变成死猫了;一条狗见着刘女士后口吐白沫,夹着尾巴狂奔而去,一头撞到南墙上……
  异常之事发生得多了,邻居们都在议论刘大娘的肚子。
  要说刘大娘肚子的威力有多大,那家伙,那是相当的大。当时,可不仅惊动四邻这么简单,最厉害的是,她竟然把咸阳的朝廷都给惊了动。皇家**星象专家发现,东南方有天子之气,马上报告,把竹简报到秦始皇手里。那竹简在秦始皇手里颤动着,哗哗啦啦直响,上面曲里拐弯的字变成脸上无尽的愁苦。
  他沙哑着嗓音说,定位此气出自何方、何地、何县、何乡、何村、何人家,一定要把这股不祥之气给我灭掉。
  专家苦着脸说,在下无能,没法定位到具体人家。
  秦始皇叫道,真没用,养你们杀肉吃。
  秦始皇长叹一声说,看来,老子得亲自出马了。
  如果抛开神话传说,还原历史事实的话,事情是这样的,当时那个地区的**情绪要比其他地区高涨很多,这让秦始皇非常担忧,因此几次巡察东南地区,想把这种反秦的敌对情绪给压下去,想把天子之气捂住。但是纸捂不住火,秦始皇晚年几乎就变成纸老虎了,他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刘邦的出生也是巧合罢了。
  按照传说进行演绎,却是这样的:
  刘大爷抱着很大的压力伺候着爱妻,永远都对自己说,那个雨天所见所闻只是错觉。嗯,就是错觉,绝对是!他忐忑不安地等到爱妻腹部传出阵痛,请来接生婆进房里忙,他蹲候在房外,眨巴着眼睛对自己说,等孩子生下来,我就抱着他四处走走,让他的小模样儿对那些嚼舌头的人说,你们之前的猜测是抓瞎,我刘太公的帽子永远都是暖色的,一点冷调子都没有。
  这一年是公元前256年,这一天却不知道是哪一天,因为历史上留下了很多空白,并且因为这些空白而精彩。
  接生婆坐在床沿摩拳擦掌。
  由于之前便听说过大娘肚子异常,她便盯着那腹部猜测里面的小朋友到底是何等模样,还没有出生就这么有知名度。刘大娘痛苦地叫着,脸上的五官开始错位。接生婆点把火,让火舌**剪刀,放在身边那沓棉布上。就在这时,只听刘大娘惊天动地一声响,突然来个鲤鱼打挺,腿间呼啦喷出羊水,有个活物滚落在榻上,剧烈地扭动,吱吱呀呀地叫着,把脐带给挣得像热锅里的小蛇。
  好家伙,这活物一嗓子哭出来,底气那是相当足。
  接生婆喊了声,身子直挺挺地砸到地上,不省人事了。
  由于房内的动静太特别,刘大爷有些不放心,急猴儿着推门进去。他抬头看到床上那物,不由吓得魂飞胆灭。天呢,这是啥东西,额头隆而宽,鼻头大,长得就像唱戏中的蛟龙。最吓人的是那条腿,像从黑芝麻堆里掏出来的,布满了很多黑点子……
  刘大娘抬头见丈夫模样儿怪异,问,老公,孩子咋了?
  你抱起来,我看看这孩子长得像谁。
  老婆,接生婆都吓死了,我先把她弄醒行吗?
  刘大爷对着接生婆又晃、又掐、又捏,折腾半天,她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人家生孩子是办喜事,可以收到亲朋好友的贺礼,刘大娘生了个孩子办了场丧事,这让他们全家都很郁闷。刘大爷蹲在床前,用手搓着蓬乱的头发哭咧咧地说,老婆,人家生个孩子顶多要点压岁钱,咱生个孩子要命啊。要是留着他,以后不用干别的营生了,每天都得花钱埋人,咱们还是赶紧把他扔掉吧。
  刘大娘说,树上的果子田间的瓜也有长得歪扭的,人自然也有怪模样。
  怪点没什么,可也不能怪到吓死人啊。不行,必须把他扔掉。
  刘大娘哭天抹泪道,狗养的狗疼,猫养的猫疼,不养的不疼,他再丑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想把他给掐死,还不如把我休了,让我把他养大吧。
  两口子最终协商的结果是,找个明白人给看看,这孩子到底是咋回事,为何长得如此怪异。如果明白人说个不好,就把这杂种给扔掉。他们把术士请到家里,术士掀开小花被看了看这孩子,腿上有72颗黑痣,一声高呼,把雪白的胡须吹得一阵纷扬:
  天呢,这孩子将来不得了啊……
  不就72个黑点子吗,有啥了不得的?那可是72星宿啊,那可是排成龙形的图案啊。说白了,刘邦的腿不是普通的腿,那是天子的腿啊……刘邦的丑样儿也不是白丑的,那是丑话说到头里,将来是要当皇帝的啊……
  如果把正史中的水分拧去,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刘邦就是个普通的孩子,他出生后,接生婆提着双腿看上去就像青蛙,她在小家伙屁股上拍了两下他才会哭;他普通到会尿床,普通到饿了会哭,吃撑了会打饱嗝。刘邦的魔兽童年十有八九是后来为了应合他的皇帝职位杜撰的。
  事实上,刘邦并不反对外人对他母亲的诽谤,也不在乎别人背后里议论他长得丑。时至今日,我们仍然看到古董画里有刘邦两种版本的画像,一种是传说中龙模样儿,丑得简直让人打激灵;一种是气质优雅、英武面善的正常人。那么,他为什么会容忍母亲的**传说,容忍外人说他是杂种?因为中国历来迷信天龙传说,说他是龙的儿子,可以借点老百姓的崇拜情结,更容易当好领导,落实他的政策、路线、方针……
  刘邦有两个哥哥,分别叫刘伯、刘仲。伯仲这种名字,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老大老二,根本算不得名字。按此排下去,刘邦自然就是刘季了,自然也就是今天所谓的老三了,加上姓就是刘三。刘三不同于两个哥哥的,他是母亲变媪后生的,“媪”就是古代老女人的称呼,所以说刘三是老来娇。
  刘大娘回忆起大树下那场风雨,似乎感受到了这个孩子的与众不同,并对他抱有了更大的期望,便对丈夫说,老公,给这孩子起个名字吧。
  刘大爷说,名字不是有了吗?
  什么名字?刘大娘问。
  刘大爷说,刘三啊。
  老公,刘三不是名字,咱刘家好几个都叫这个。
  刘大爷与刘大娘都是贫下中农,顶多也就是富农,墨水确实少了些,他们起了几个名字都感到不如意,于是就找了个知识分子,求他给取名。刘大娘说,先生,我相信这孩子将来有大出息,既然有大出息,就得起个大方点的名字。说着,掏出钱来摁到桌上。先生看了看桌上横着的钱,捋着胡须沉吟一番,说论及大者莫若天,天下之大莫若邦,刘邦这个名字,非常之大气。“邦”这个字就是“国”,看来这名字起得还真有些水平,后来的事情证明,刘三真的拥有了刘姓的国。

由于刘邦是老来娇,自然受到了父母的疼爱与哥哥的关怀。然而,从古至今如铁似钢的道理是,娇生惯养的孩子都具有好吃懒做、招事生非的特点。刘邦也不例外。他从小就调皮捣蛋,刚会走路就撒尿灌蚂蚁窝,刚会说话就会骂人,常常把别的孩子打得声音嘹亮,六七岁就偷人家的瓜果,成了当地有名的坏孩子,这让刘大娘赔了很多笑脸与好话,还有鸡蛋挂面之类的。
  刘大爷非常生气,这小杂种自打下生就没省过事,他想教训这个杂种,于是把他摁到院里,想用柳条给他点教训,让他以后再做坏事时想想柳条的味道。
  刘大娘哭道,老公,你想做啥?
  做啥?我想揍这个小杂种!
  老公,孩子还小,长大就好了。你没听说过树大自直吗。
  直个屁,要是再任他的性长,他身上准长出毒刺来。
  老公,要不把他送到学校里吧,让他念念书。
  于是,他们就把刘邦送到了学校,让他去学点文雅的事。刘邦跟些孩子坐在教室里,案上摊开一捆竹简,读着竹片上的曲里拐弯,刚开始还像模像样的,可没过多久他就烦了,于是把同学的竹简偷来,拆成条条插了个很漂亮的鸟笼,然后抓来鸟放在里面。
  这件事被先生知道后,直接就找到了刘太公。
  刘太公赔了人家一捆新竹简,感到很上火。
  这捆薄薄的竹片片多贵啊,贵得能买一袋子粮食。一袋子粮食吃了能长多少劲儿,能干多少活啊!这小杂种竟然把它拆了做了鸟笼。这个杂种,我揍他。
  刘大爷知道,想揍这杂种得等老婆不在家,在家揍不成。他憋着火,瞅老婆出门的空子,把刘邦给摁到院里,照屁股拍了十多下鞋底。十岁的刘邦听着鞋与屁股亲密接触的响亮,感受着那种钻心的疼痛,非但没有哭,还把脖子梗起来说,打吧打吧,我给你记着账,等你老得走不动时我就打还回来。你现在打我,就等于打自己。这句话差点把刘大爷给气得呜呼哀哉。等老婆回来,他抠抠眼角的泪说,**这杂种说了,等我老得走不动时,他打我。
  老公,孩子的话你也信啊。
  我看准了,这孩子就是白眼狼。
  老公,我感到这孩子将来肯定会有大出息的。我最近常做梦,一次梦到孩子手里的扁担开花了,还有一次梦到有个神仙给他戴上了顶帽子,那帽子闪闪发光。
  由于刘大娘有不要命的护犊精神,刘邦任着性子长到十七八岁,这时两个哥哥都已成家立业了。由于全家都住在一个大院里,两个嫂子见刘邦一个大小伙子,人高马大的,吃的不比别人少,也很有力气头,就是不正干事儿,便开始烦他了。
  刘邦不只四处招事生非,还常把家里的东西偷出去卖掉,用来跟那些不良少年们吃吃喝喝,到处生事惹非。
  一次,刘邦的小兄弟被富家子弟给欺负了,他当即招呼一帮子兄弟,闯入那富人家,把那公子的腿给打断了。
  公子的父亲马上报了官,把领头闹事的刘邦给抓起来了。想出去,行,拿钱来。刘大娘哭天抹泪地说,老头子啊,赶紧把三儿给弄回来,要不我死给你看。刘大爷说,让他在局子里蹲几天,知道知道火神老爷的玩意儿烫手,以后也会老实些。
  刘大娘说,你再不去我就找绳子上吊,让你办丧事儿。
  刘大爷把家里的积蓄拿出来给官员送礼,还赔了人家的医疗费,这才把刘邦给买回来。刘邦不但不思悔过,依旧跟那帮子不良少年鬼混,这让刘大爷非常伤心,非常无奈。这件事情让刘邦的两个嫂子不乐意了,噢,我们忙碌这一年,赚了点家用去摆平断腿之事,将来你把人家的头给搬个家,我们还不得砸锅卖铁出宅子让地去捞人啊,那么我们的生活还有什么保障,我们就活该替你们家刘三打工啊。
  她们跟丈夫商量后,然后扔下吃奶的孩子,都回娘家了。
  孩子在家里哭得像吹哨子,刘大娘忙活得晕头转向,让刘伯、刘仲去丈人家把老婆接回来,哥俩把嘴头子撅老高说,她们说了,不分家就不回来了。刘大娘说,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多好,分什么家。
  刘大娘与刘大爷到了大儿媳妇娘家,没见着媳妇不说,还听了亲家的指桑骂槐,看了亲家的大白眼珠子,最后失望而归。他们到了二儿媳娘家,又看了大白眼球子,还是没能领回人来。老两口见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他们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于是就把家给分了。分家之后,没脸没皮的刘邦还是到嫂子家蹭饭吃,并且还领着兄弟去蹭。
  一次,他带着几个朋友到了哥家,说,嫂子有饭吗?
  嫂子没好脸地用勺子敲得锅当当响,说,没有饭了。
  走出门后,刘邦扒着门缝看进去,发现嫂子正在盛饭,锅里是满登登的饭。这件事让刘邦非常生气,后来他当上了皇帝,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不务正业的刘邦二十岁时已经变成当地最大的地痞头子,每天领着帮小兄弟打街骂巷,吃霸王餐,搞得名声非常复杂,让人不好定位。
  说不好定位,是因为他还爱打抱不平,替很多弱势群体撑腰。你说他是坏人,他确实做了很多好事。你说他是好人,他还做过很多恶事。可是问题是,这个有着模棱两可评价的刘三,很多**都娶妻成家了,而他还是光棍。在古代,二十岁不结婚就是大龄青年了。
  对于刘邦的亲事,让刘大娘感到心焦。她不停地辗转于各媒婆家里,求人家给刘邦说亲。媒人听说给刘邦说媳妇,都感到这难度比较大,那头摇得就像拨郎鼓似的,说,别说给我提来了两只鸡,就是给我牵两头牛来,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家三儿的名声太响了,谁家听说给他提亲,就往外赶我们呢。刘大娘感到绝望,但孩子都是自己的好,她心里就想了,你说这么好的孩子咋就没有人肯嫁呢。
  刘大娘说,三儿啊,你不能再这么折腾了,找个班上吧。
  娘,上什么班,我想去衙门工作,去得了吗?
  刘大娘说,你父亲年龄大了,每天累死累活的,你帮他种地不行吗。
  大男人家把自己的人生押在那几垄地里,最后死了埋进地里,我不干。
  三儿啊,你还想找个媳妇吗?你还想留下个后吗?
  传宗接代不是有我两个哥哥吗。
  就在刘大娘愁得要死要活时,有个媒人跑进家里觍着脸说,刘大娘,刘大娘,终于有人肯嫁三儿了。刘大娘那皱巴巴的脸上顿时阳光灿烂,她说,太好了,太好了。但她听媒人说了详情,就感到不太好。因为媒人给刘邦介绍的是城东的聋哑姑娘。刘大娘感到屈辱,我这么好的儿子为什么要娶个残疾人,就是我们三儿打光棍也不要。
  什么,什么?刘大娘你可想好了,过了这村可没那个店啦。
  就是我相中有啥用,三儿心气那么高,能同意吗?
  你们家三儿这几年折腾得够厉害了,说他的名声臭不可闻有些过分,说他臭名远扬还是没有问题的。就你们家三儿的脾气,那么暴躁,满嘴脏话,找个聋哑人多省心啊。她听不到三儿的骂声,也不会跟他吵嘴,这样有利于家庭团结。要是找个全毛全翅的姑娘,人家看着你家三儿这种样子能不跟他急吗,能不闹吗,这日子还有法过吗?
  听了这番话,刘大娘有些动心了,找个聋哑人总比打光棍强吧。等刘邦回来,刘大娘对他说,你东头大姑给你说了门亲事。
  亲事?姑娘长得俊吗?不俊我可不同意。
  姑娘长得倒也端庄,只是听力与说话不太灵便。
  不灵便到什么程度?刘邦问。
  听不到也不会说话,但长得俊。
  谁给我说的,我把他的腿给敲断。
  在指腹为婚与娃娃亲盛行的年代,二十多岁的刘邦那是什么概念,该是多大的大龄青年啊。那么,刘邦就真的不想女人,刘邦的生理功能是相当健全的,要不他后来也不会有八个儿子一个女儿。刘邦所以不急是因为他并不缺女人。当时,刘邦跟个**拍拖着,她是王家的**,名字大约叫武负,经营小饭店。
  刘邦与武老板相识的过程,史书上说刘邦去吃霸王餐,喝醉了酒,武老板把他扶到自己的床上休息,结果发现他身上有龙……
  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武老板年轻守寡,守着年幼的孩子开着家小饭店维持生计。刘邦手下的小痞子来吃霸王餐不给钱,还耍酒疯要摸人家老板,还跟人家要保护费,让老板感到非常头痛。当老板得知,他们的头儿是刘邦,心里就记着了。一次刘邦又来喝酒,买单时,老板说,这顿就免了,算我请你的吧。
不要?那不行!这要是传出去,我一个大老爷们欺负你个女子多没面子。
  老大啊,有件事呢,还得麻烦你给通融通融。
  你说,什么事?
  我吧,孩子还小,男人又走得早,开个小店很不容易。这不有几个小兄弟经常来喝酒不给钱,还闹事儿,吓得客人都不敢来了。
  什么什么,谁这么大胆,做这种事?
  武老板把耷拉在额前的一绺头发挠到耳后,啧了啧舌说,他们说是你的手下。
  刘邦挠了挠头问,啥,我的手下,长啥样?
  一个是个瘦高个,一个脸上很黑,还长了个黑痣,黑痣上还有几根毛。
  刘邦听到这里明白了,这果然是自己的**。他回去后,把**们叫到一起,指着瘦高个的鼻子说,你们去欺负个孤寡女人不感到脸上发烧吗?我问你,你们是不是女人生的?两个小兄弟说,大哥,我们是女人生的。刘邦点头说,是女人生的就得尊重女人,把欠人家的酒钱给补上,以后不要再去闹事了。
  大哥,我们没钱,有钱早送去了。
  没钱还闹事,你们的本事呢,你们不会去富人家“借”点吗。
  当然夜里,刘邦就带着**们,蒙上脸,跑到富人家“借”了很多钱。第二天,他们把钱送到武老板那里,并在那里喝了酒。美丽而有心计的武老板明白,跟痞子刘三搞好关系,以后就没有人敢来欺负她了,于是就刻意炒了几个好菜,还亲自敬刘邦酒,眼睛里也发出了媚人的光芒。刘邦喝得微醺,把胸膛拍得嗵嗵响说,以后谁要是再敢来闹事,跟我说一声,有他好看的。兄弟们,以后谁要敢来闹事,给我往死里打……
  刘邦在当地就是个黑老大,没人敢惹,自刘邦给武老板撑腰后,以前那些欺负过她的人都不敢再来了。刘邦还常带着朋友来小店里吃饭,照顾她的生意。一来二往,武老板对这个身材伟岸、行侠仗义的老大有了好感。
  一天,刘邦醉醺醺地回到家里,大嫂瞧见他便指桑骂槐说,你这头猪,就知道吃喝不知道干活,早晚把你杀了吃肉。
  刘邦指着她的鼻子叫道,你说谁?
  女人翻着白眼说,我说猪,你心惊什么。
  刘邦喝道,你再说我扁你。
  女人坐在地上散开头发哇哇哭起来,大喊救命。当刘大爷与刘大娘出来,女人说,三儿打我,我没法活了,我上吊跳井。刘大爷急了,指着刘邦的鼻子吼道,杂种,你有本事去找个工作赚钱,你有本事给我领个媳妇回来,每天就知道灌驴马尿,回来还对女人动手,滚,我没有你这个儿子。说着把棍子举得老高……
  刘邦看了眼坐在地上撒泼的嫂子,再抬头看看父亲手里举老高的棍子,朝地上啐口唾沫,说你们都疯了,老子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说完大摇大摆地出门了。刘邦又回到武老板的店里喝酒,由于心情不好就喝醉了。武老板见天色晚了,把刘邦扶到自己的床上。等武老板半夜打烊,想到房里的刘三儿,就泡壶茶去看看他醒了没有。
  这时候,刘邦正醉眼蒙眬的,见武老板进来,把腰直起来说,不好意思。
  起来喝点茶水吧。对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刘邦把跟嫂子怄气的事情说了,深深地叹口气。两个人聊着聊着,最后也不知道是谁主动的,竟然就滚到一起了。干柴烈火,这后半夜显得无比丰富多彩。有一天,刘邦与武老板欢好后,他摸着她光滑的肩说,亲爱的,我想娶你。
  武负说,作为女人,我还带着孩子,嫁给你我会被人家说三道四。
  刘邦深深地叹口气,没有作声。
  武老板说,这样不是挺好吗,你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啥时候来都行。
  从此刘邦很少回家,每天都在武老板这里待着。这件事被刘大娘知道后,相当生气。你不务正业把自己搞得名声臭不可闻,找媳妇比找天仙女都难,如今又跟**勾搭上,以后还怎么做人。她跑到老大那儿对刘伯说,老大,去武家饭店把三儿叫回来,别让他在那里丢人现眼。大儿媳妇听到后撇嘴说,孩他爸,咱不去。叫他回来干吗,让他回来对付咱们家的女人啊。他在那里不是挺好吗,有吃有喝有睡的,谁也不要去叫。
  这段时间刘邦的生活是幸福的、自由的。
  其实这段时间刘邦是无奈的,他有点儿破罐子破摔了。
  十年的时间就在刘邦堕落的生活态度下过去了,十年后,武老板的儿子长大了,刘邦跟武老板的爱情面临着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武老板的孩子要成家立业了。一天,武老板炒几个小菜陪着刘邦喝酒,然后与他来到后房,宽衣解带,好好伺候了刘邦后,抹着眼泪说,老大,我们以后不能这样了,孩子大了,他还要成家立业,如果咱们再这样不清不白的,孩子就得打光棍。
  我不是早跟你说过吗,咱们结婚。
  我们结了婚,别人会瞧不起孩子,怕更找不到对象了。
  那你想怎么办,跟你结婚又不肯。
  这样吧,给你些钱,出去租间房住吧。
  刘邦听了这话不由得泪如雨下,他收拾收拾东西默默地离开了武家。当他站在空荡荡的巷子里,突然感到自己折腾了几十年,最终是失败的,失败到地无半垄,房无半间,有家不能回。刘邦感到人生真没有意思了。刘邦感到自己不知道明天怎么过。最后,他借住在朋友家里,每天除了喝酒就是出去惹是生非。他不停地找事,把人家给打得头破血流,常被秦朝的派出所给逮去关拘留,最后派出所的人都认得他了。
  有人曾经说过,人生就像条抛物线,到最低潮的时候就会上扬。这种说法的解释是,人生在最低潮的时候他会想得多,也敢于改变自己。刘邦也想改变自己,但是他感到没有头绪,不知道怎么改变。
  然而,就在他百无聊赖甚至绝望之时,突然有个机会让他得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这个机会改变了他人生的命运。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偶然、一句话、一件小事往往就能改变人生。那么,这个机会有可能让他获得巨大的成功,也许就是这个机会让刘邦走上了皇帝的职位,在历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那么,刘邦这次命运的转机是什么呢?

点击“阅读原文”看刘邦的创业之道~~~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