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游记(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8-10 09:08: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北游记

话说东土大唐圣僧一行四众往西方极乐世界拜佛求经,今日已行至天竺国。广寒宫内捣玄霜仙药之玉兔私偷下凡假变公主欲与唐僧成亲,渴望取之元阳。不料事情败露,孙悟空高举金箍棒正欲除之而后快,谁知昏暗的天空开了一个口子,口子里泻出万丈霞光。你看那万丈霞光行动规整,分出四道光流,光流前端化作四只青筋暴起,健壮非凡的大手,随后各抓了一团宝气便倏忽消散。

白龙马久候师傅师兄,然则不见他们归来,焦急烦躁,便化作人形往野山深处寻去。一番寻找无果,白龙马低头沮丧,忽见他们四人皆昏倒于山洞旁,但无论怎么摇晃拍打都不能苏醒。白龙马束手无策且不提。

公元2016年,在北京西三环一间古色古香的学校宿舍里,说它古色古香,是因为这是梁思成设计的,有四个大学生正在打扑克。打扑克按理来说不是渴望莘莘学子珍惜光阴的教育工作者想看到的,但这是四个有少年维特之烦恼的大学生。李润之是这个宿舍的寝室长,宿舍常年累月被舍管大叔评为负2分,李润之说寝室长好歹也是个领导,这让他当这官很没面子。陈浪在刚进大学那会是出了名的浪,但这学期浪子回头,他说他找到了无脚飞鸟在海面上可以为之栖息的柳树枝。但这根柳树枝接连通过“群众举报”得知了陈浪的情史,动不动就闹分手,这让他很头疼。曹隐可不这么想,他觉得柳树枝跟陈浪闹还是在乎陈浪,哪像他自己,在大学里无人疼无人爱无人关注,每次跟群体在一起都有一种莫名的孤独感驱使他静默于角落。王定之可没时间理会舍友们的烦恼,他所在的学生会正在换届选举,部长他是志在必得,但他还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正当李润之要打完手中最后一张牌时,同样,昏暗的天空开了一个口子,四只大手从里冒出,把四团宝气像扔铅球一样使力,像GPS一样精准地射进了四个少年的身体。宝气在少年身体里来回游走,似野兽挣脱囚笼一般四处乱窜,正如动物园的野兽极难逃出笼子一样,宝气剑锋一转,向内侵噬少年的五脏六腑,并慢慢与之合而为一。

要说这四团宝气为何物,竟是那唐僧师徒的魂魄。一体二魂是何其稀罕事,但论及一国可两制,一心可二用,人格可多重,一体二魂也就不足为奇。虽说不足为奇,但这事毕竟是发生在四个少年和唐僧师徒身上,他们心里产生疑惑和不适也就在所难免。难得的是他们很快适应了这样的事实并开始攀谈起来。

你看唐僧的魂魄借陈浪的身体向陈浪鞠躬道:“贫僧问询了,贫僧来自东土大唐,奉唐王之命往西方天竺国拜佛求经。不知施主可否斋僧一二,些许粗茶淡饭即可,并斗胆借贵宝地歇息一宿。”陈浪本不喜古言古语,但可能是被这一体二魂惊着了,也就咬文嚼字一番:“小生有礼了,小可来自鱼米之乡,奉双亲之命进京求学。我这有干拌面,红烧牛肉味的,你吃么?”唐僧急回道:“面吃得,面吃得,只是贫僧从小食素,沾不得荤,牛肉可否不放?”陈浪惊讶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红烧牛肉面去牛肉的人,得得得,肉酱调料包不放就是了。”

话音刚落,八戒就拖着曹隐的身子奔向干拌面,边跑还边说:“师傅,不知这四人是何妖魔鬼怪幻化而成,怀甚居心,让我且为你试吃这面吧。”孙大圣何其了解猪八戒心里的小九九,借着李润之的口就说:“呆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没有师傅,哪有徒弟,这面也有你先吃的理?”八戒没奈何,只得在旁吧唧吧唧嘴,忽然想到一事就问曹隐:“小兄弟,你别看我相貌丑陋,言语粗俗,我本事可大着哩。我且问你一事,你这地离乌斯藏国高老庄有几多里远,几日行程?”曹隐听到这个问题,停顿了三秒,回答:“猪哥,你别闹,就是手机百度地图我也找不到。你相好就算还活着也是夜夜勤跳广场舞的半老徐娘,别想着她了。我就想问问你当年嫦娥被你调戏后从了你么?”八戒默然,但言往事莫提,往事莫提。

王定之毕竟是个主动的人,便率先问沙僧:“怎么是你,为什么是你的魂魄进入我的身体?你这个没有主见的人怎么配进入我的身体。”沙僧黝黑的脸竟然红了,伴随着喘气说到:“你这厮也忒无礼,你我此刻之前从未谋面,怎可对我品头论足!大师兄!大师兄你来评评理!”

孙大圣淡淡说道:“沙师弟,你出家人怎可讲在家人的话。你是怎样的人就是怎样的人,他人言语于你又有何干。你禅心未定,且去面壁诵念乌巢禅师《多心经》三遍。”沙僧闻言,觉之有理,便去诵念。

李润之也是有点心眼的人,知道大圣喜欢被人夸,脱口道:“大圣,你神通广大,我这身体才是不配你的魂魄呢。”孙悟空表情舒展,心里畅怀,道:“此言不差,但好汉不提当年勇,大闹天宫,取经路上降妖伏魔又何足道哉。”润之接着说:“是是是,您说得是。以前我以为中国穿裙子最有名的雄性是小沈阳,没想到是您啊,您那虎皮裙夺人眼球,摄人心魄。但小弟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大圣道:“你说来我听。”润之慢慢说道:“你师徒四人当中,你通晓世理,佛法本已深厚,就算他日真的荣登大雄宝殿,于你又有何益。”悟空惊道:“你这言不当讲,休再提起。”

闲话休提,且说王定之竞选团队一个电话来袭,说有要事相商。定之二话不说,飞奔出宿舍。沙僧毕竟是经过佛法浸润晓得世礼之人,临别时还拖着定之的身子向师傅师兄们一一作揖拜别。

图书馆的研读间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前部长,一个是柳淑芝(定之的选举助理,承诺当选后让她当副部长)。定之赶来后,开口就说:“淑芝,竞选视频做得怎么样了?”淑芝说:“做好了,你来看看。”原来这竞选视频分三个段落,第一个是王定之这一年的“丰功伟绩”,第二个是他当选后的部门发展愿景,最后是学生会其他部门人的助威视频。王定之看完后一会表情兴奋,一会眉头紧蹙,沉默了一会说:“淑芝,看得出来,你做这视频用心了。但是,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的丰功伟绩要在视频里重点强调,但是这意图不能太明显,既要把这牛逼给吹出去,又要显得我很低调和谦卑,你能听懂我所说的那种感觉么?部门发展愿景这段我还是很满意,充分展现了我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的形象。可我不能接受的是第三段,助威的人确实是很热情,但他们也太浮夸太做作了,我要的是自然流露的那种支持,自然流露你懂么?!”淑芝一时慌了,只能应和道:“明白,明白,我改,我改。”这时前部长说话了:“定之,路要一步一步走,你最近为了竞选很浮躁啊,浮躁可是兵家大忌。上一年你对我的工作很配合,你的付出我是记在心里的。跟你说个好消息,上头那边我昨天询问过了,他也觉得你能力很强,可以胜任。作为过来人,我就跟你说三个字:要听话。要听谁的话你以后自己会懂的,明白么?”定之想了一会,欢喜地说道:“明白,明白,我懂,我懂。”

沙僧在王定之的身体里听了半天,忍不住了,说:“小兄弟,你知道我在蟠桃会因打破琉璃瓶被贬下凡每七日遭万箭穿心之苦的事么?”王定之疑惑道:“这是你人生的耻辱,生涯的污点,你跟我说这个干嘛?”沙僧苦笑道:“你真以为我会蠢到自己打破琉璃瓶?想当年我位居卷帘大将,身边有一副手,人称笑藏刀王。也是我疏忽,琉璃瓶是他使法力破碎的。你道他为何作此行为,你要知道,一山不容二虎,如同一个班里只有一个班长,一个王国只有一个国王。我不被贬,他如何取而代之。”定之不屑道:“所以呢,你想跟我说什么?”沙僧道:“当官有风险,十个人里只有一个人能出头,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我劝你还是安分守己,莫争名头。”定之还是不屑道:“安分守己?别跟我说这些废话,那是你这个失败者给自己找的借口。”沙僧哪听得这些话,直气道:“你你你。。。。。。不可教也!”

但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沙僧自己也在问自己:借口?是这样么?此事且不提。

曹隐的手机震动了很久,微信上舞蹈队催他去团建。团长柳淑芝这次为团员们组织了一次KTV 聚会,号召大家多多参与,多多献唱。八戒问曹隐道:“哥么,你这砖头老震,何也?”曹隐说:“诶,舞蹈团在催团建,我不是很想去。”八戒笑道:“看不出来,你还会跳舞。我这身材八辈子也学不会。你团里女生多否?”曹隐答:“多。”八戒问:“好看么?”曹隐答:“好看。我们团女生都好看。”八戒急道:“你这蠢货,这咋不去?”曹隐无奈地感慨道:“去那能干啥,一个人也不熟,跟他们讲不来话,也没人想跟我讲话。去一个没有存在感的团体聚会多尴尬。”八戒用曹隐的手拍了拍曹隐的肩膀,说:“人多才好玩哩。你不晓得,当年你猪爷爷虽说被贬下凡,可在凡间快活着哩。从周一到周五,我都很忙,忙着跟方圆十里的妖怪们边喝酒边玩大话骰。”曹隐忸怩地说:“人一多我就别扭,人一多我就感到不安。我还是习惯一个人静静待着,虽然有时候也会感到孤独寂寞。”八戒笑道:“人一多你感到不安做甚!一个人你他妈玩甚球,人生苦短,要广交朋友,及时行乐才是正道啊。”曹隐听后若有所思且不提。

这所学校有个小池子,因池水碧绿如玉,故唤名为小碧池。小碧池周围草树繁茂,夜晚喷泉不歇,彩灯环绕,吸引了众多情侣夜晚依偎于此。而这众多情侣中就有陈浪和他女票柳淑芝。

你看柳淑芝把头靠在陈浪的肩上,陈浪用手臂环绕柳淑芝的肩,呵护如守护至宝。在谈论了类似今天吃的麻辣香锅不够辣之类的话题后,柳淑芝抬头问陈浪:“你这星期给张小美的朋友圈点了八个赞,一个星期才七天,你点了八个赞,你能给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么!”陈浪慌道:“这不是她也给我点赞么,我妈跟我说做人要礼尚往来,所以我才给她点的。”淑芝笑了:“所以你是在跟我强调你们两个互动频繁么。”陈浪更慌了:“没有的事,我跟她一点事都没有。”淑芝说:“你以前也这么说,你让我现在怎么相信你?”陈浪放大了声音:“天地良心啊,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不仅要这辈子和你在一起,还要下辈子和你在一起。”淑芝听后貌似很受用,气也消了一大半。唐僧这时憋不住了,跟陈浪说:“施主,你这辈子尚未渡完,怎可说下辈子的事?”陈浪得意道:“圣僧,这就是你不懂了,给女生承诺就是要给不可兑现的承诺,你要说以后带她走遍世界山川,吃遍人间美食,这是可以量化的,你做不到就惨了,但是下辈子就不一样了,怎么说都是对的。”唐僧脸带愠色道:“施主,你小小年纪怎可专研此旁门左道。佛法有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观你已深陷七情六欲之中,不可自拔。”陈浪笑道:“迂腐的秃驴,懒得理你。”随后跟淑芝说:“淑芝,没想到今天在小碧池待到这么晚,宿舍门都关了,不如我们。。。。。。”谁曾想这时唐僧打断陈浪:“施主,欲海无涯,回头是岸。”陈浪也恼了:“和尚!你烦不烦!难道你这人就从没心动过?!”没想到唐僧不说话了,自己嘀咕着:心动?心动是什么感觉?随后他想起了一件往事,他本是如来的第二位弟子金蝉子,因不听如来佛法教诲,被贬下凡,来经历这九九八十一难。要说这金蝉子为何不听如来教诲,全因他一次入山修行时偶遇一采花女子,二人情投意合,竟使金蝉子险些脱离了佛门。唐僧想起这件事,只叹:可惜,可惜。

天色已晚,正当陈浪牵着柳淑芝的手要离开时,忽起一股妖风,你看这妖风来势凶猛,直吹得草木发抖,池水翻腾,霎时间卷走了陈柳二人,随后消散得无影无踪。

李润之王定之曹隐三人见陈浪一夜未归,心想着这小子真禽兽,又他妈出去开房了;孙悟空猪八戒沙僧三人可不这么想,凭着十四年取经生涯的经验,直觉告诉他们:师傅又被抓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便在校园里寻找师傅的踪影,可就是把校园里的玉兰花连根拔起,羽衣甘蓝片片片拨落也无半点蛛丝马迹。这跟平常的师傅遇难还不一样,对于妖怪是何方神圣他们半点头绪都没有,种种疑团笼罩心头,他们不禁要问究竟是谁将他们的魂魄从远方慑来又置于此地。

“大圣,大圣!”从某一角落传来微薄的呼唤。悟空听力非常人能比,当然听到,就带着师弟们往角落奔去。你道他们看到了什么?竟是一个相貌甜美,身材婀娜,身着一袭雪白裙子的美人儿。

那白衣女子抓住大圣的手道:“大圣,你若想寻回你师傅,须得救我一难。”大圣巍然道:“救你一难又有何难,你且慢慢说来,你到底是何许人也?”白衣女子款款说道:“我和你一样,乃日月精华孕育而成。你眼前这小碧池,朝对日,晚映月,又聚集众多之人气,便幻化成我,我乃碧池仙子,这碧池是我的府邸,我是这碧池的守护神。”大圣听到,先是一惊,又问:“你有何难要我解救?”碧池仙子道:“自我生成后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一个月前,忽有一黑衣人从天而降。他抢占了我的府邸,怎奈他法力高强,我只能忍气吞声,隐忍至此。”大圣疑惑道:“从天而降?你可曾看到天空开了一个口子,口子里冒出大手?”碧池仙子回答:“对,是开了一个口子,是冒出一只大手。”大圣不解问:“又是大手?这大手送来这黑衣人是要做甚?”仙子说:“小女不知,但这黑衣人来了之后纠结了一伙妖怪,做了几件诡异的事。”大圣说:“何方妖怪,做了甚诡异之事,你给我说来,不可遗漏。”仙子道:“在这学校北门,有一群狗妖,为首的叫地王犬。”八戒听到后笑对悟空说:“哥哥,你看这里的狗儿可厉害着哩,那二郎神的狗儿不过哮天犬,这厮就敢称地王犬了。”仙子道:“元帅不知,你看现今普天之下,除了人类,比狗凶猛的动物都被抓到动物园里,这狗儿不就成了陆地之王。”大圣道:“这么说也有理,呆子你别打岔,仙子你继续道来。”仙子说:“原先这地王犬也是良善之辈,他本是京城狗王的大王子。大圣你也知道,猫狗之争由来已久,甚至达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这个地王犬可是个情种,但他要是喜欢哪个狗美人也无关紧要,可他偏偏喜欢上了北门七号学生宿舍楼的二黄,这二黄是只像极了杨贵妃的猫。猫狗之恋怎可容于世人,狗王知道了这件事后,与地王犬断绝父子关系,他本就不爱江山爱美人,就和二黄相守于此。怎奈天公不作美,一日,地王犬和二黄在校园散步,一辆飞奔的汽车突然袭来,二黄看到便推了地王犬一把,结果是地王犬活了下来,二黄香消玉损。从此地王犬恨透了人类。”八戒听完后直念叨:“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大圣本不识人间情爱,便无甚感,继续问到:“可还有其他妖怪?”仙子道:“还有一个万年杨宗。这万年杨宗已不知在北京存活了多久,子子孙孙真是无穷尽也。谁知改革开放后,经济快速发展,每个学校需要空地盖楼,许多杨树就被砍了。再说那书本制造需要原材料,万年杨宗的子孙就所剩无几,无人养老送终的万年杨宗对人类的报复心理也就与日俱增。”李润之听后好像有了感触,便道:“学子里曾流传着一句话:如果你被一页纸割破过手指,那是树的报仇。”

大圣可不管这些报仇不报仇,还是继续问到:“那黑衣人纠结了地王犬和万年杨宗干了什么诡异的事?”仙子说:“这事我也是听别人讲的。那黑衣人纠结了地王犬和万年杨宗,给他们出了复仇之计:杀人诛心。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大圣没说话,只是念叨着:杀人诛心?怎么杀人诛心?八戒笑了,说:“这黑衣人也忒麻烦,杀人还要诛心,哪像俺老猪,从来手起耙落,留下九个血窟窿。”大圣没理八戒,问仙子道:“这一个月以来这校园里发生了什么异事么?”仙子答:“硬要找出异事的话,就是深夜狗叫不断,白日杨絮翻飞。啊,大圣我晓得了,这地王犬的狗叫不同于普通之狗叫,这叫声饱含地王犬之愤懑,入睡之人更易受其影响,觉醒后白日里便狂躁异常。”王定之这时插话了:“我说我最近怎么这么狂躁。”仙子接着说:“那杨絮也不是普通之杨絮,杨絮乃孢子,这万年杨宗的孢子里郁结了杨宗对人类的复仇心和对子子孙孙的思念,口入杨絮之人心里难免感到不安。”曹隐也有感而发:“怪不得我最近这么不安。”

大圣听完这些如同醍醐灌顶,好似明白了一切:夜闻犬声之人又何止王定之一个,口入杨絮者又岂能曹隐一人,人人皆狂躁,你我皆不安,这世界还不乱了套,好一个杀人诛心。

“走!让我杀到碧池底去!”大圣对众人说道,“你三人且在池旁候我,我去降服这妖孽。”沙僧却道:“哥哥,这次让我和你一起去罢。师傅以前屡屡化险为夷,我未出甚力,这次我也要立一立功!”大圣道:“好,好沙僧。那八戒你在这保护仙子,沙僧与我降妖去。”八戒道:“我理会得,你们去罢。”大圣和沙僧便化作灵光遁入池底。八戒询问碧池仙子芳龄几何且不提。

且看池底有一府,府上四个大字:碧池仙府。沙僧二话不说,就打门呵道:“你那妖怪,竟敢擒我师傅,快快把我师傅还来!如若言个''字,打得你尸骨无存!”这时,从府里走出一黑衣人,这黑衣人手持一把屠龙宝剑。他也不由分说,就与沙僧大战三百回合。沙僧敌他不过,败下阵来。

这黑衣人也没乘胜追击,巍然立住,潇潇洒洒将蒙头面巾扯去,但对大圣言道:“猴王,你还记得我么?”大圣惊呼:“小猴子,怎么是你?”原来这黑衣人竟是大圣在花果山水帘洞称王称圣时部下四大先锋之首——杀破猴。杀破猴原是一只被父母遗弃的猴子,在四处飘荡后加入了大圣的猴军,蒙大圣传授法术,日渐勇猛,立下赫赫战功。更要紧的是杀破猴与大圣志趣相投,平日里游山玩水整蛊打趣不在话下,因而大圣爱唤其为小猴子,杀破猴爱唤大圣为猴爸。

大圣异乡见故人欣喜异常,冷静之后,问杀破猴:“小猴子,你抓我师傅做甚,他是我师傅,便是你师祖,你怎可干这欺师灭祖之事。”杀破猴说:“猴爸,你已经多久没有回花果山了,难道你就不想念我们这些猴子猴孙么?”大圣明显语气都温和了:“想念,怎么不想念,你猴爸不是要护送唐僧去西天取经么?”杀破猴说:“西天取经,西天取经可害你不浅!”大圣说:“此话怎讲?”杀破猴说:“猴爸,你变了,你已经不是原来那个齐天大圣了。原来的你,是如此藐视世俗,特立独行,敢做敢为;原来的你是如此雄霸天下,一声号令,谁敢不从。可现在呢!你对玉皇大帝俯首称臣,为如来效犬马之劳,还给这无用的和尚做马当牛,这根本不是你的风格,这根本不是我的猴爸!”大圣不悦,但说:“你这言不当讲,休再提起。”李润之这时插了话:“这不就是我们初次见面我问你的问题?唐僧佛法就没你高,在取经路上,他除了添乱还会干嘛。你不看看一路上你降服的妖怪,至少一半是天界佛界各路大神的坐骑,他们自己不抓,让你来抓,这不是耍你?”大圣这次彻底怒了,吼道:“你这惫懒货,再多说一句俺老孙就宰了你!”大圣接着说:“小猴子,你给我老实说来,天空开口子冒出来的大手到底是何方神圣在故弄玄虚?”小猴子说:“他是一个神圣的人,那天我对着天空控诉,祈祷你能归来。他听到后,便把我和你师徒四人的魂魄穿越时空。唐僧在西游记里是死不了的,只有在这里我才能结果了他,唐僧没了,取经也就没了。猴爸,这样你也能回家了。”孙悟空大声喊道:“你不能伤我师傅!”他怒不可遏,便撩起金箍棒向小猴子砸去。

这时昏暗的天空开了一个口子,口子里冒出一只大手,结实地握住孙悟空。孙大圣竟无可奈何,脱不开身。谁知,在天空的另一边,也开了一个口子,伸出一只金光闪闪的手掌,奔来解救大圣,接着就和大手打了起来。

各位看官,你看那掌,是如来神掌;你看这手,是上帝之手。这一场搏斗,直打得天地昏暗,狂风阵起,走石飞沙。如来道:“耶稣,你怎敢动我的人?”上帝笑着说:“只要世间有苦难,就有我的身影——这是人类的权利。”

也不知如来和上帝的这场厮杀结果如何,也不知小猴子能否得偿所愿,孙悟空能否救出唐僧。一切都好像真实发生过,一切又好像只是一场梦。

只知道白龙马守着唐僧师徒四人的身体渡过了难熬的一夜。有诗为证:

山险河宽君王昏,唐王有旨佛有令

耶稣东望闻人怨,大手一拨时空乱

沙变猪乐唐僧动,大圣只道休再提

猴子念父父未归,全因路遥人难至

不知前方尚需几多行程几度春秋,途中又遇何方妖魔何种鬼怪,且听下回分解。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