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过庭《书谱》释文之四(附注音、分节)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7 14:17: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原文:然消息多方性情不一乍剛柔以合體忽勞逸而分驅或恬澹榷(雍)涵筋骨或折挫槎枿chániâ)外曜yào(鋒)之者尚擬之者貴似。



釋文:然而書體風格特徵的變化有多種情況現性格情感也不一定陽剛與陰柔剛剛被揉為一體忽然會因為動與靜的變化而分開來表現有的恬淡雍容內涵筋骨有的曲折交錯,外露鋒芒觀察時務求精細摹擬時貴在相似。 


原文:況擬不能似,察不能精,分佈猶疏,形骸未檢。躍(yuâ)泉之態,未睹其妍,窺井之談,已聞其醜。縱欲搪(唐)突羲、獻,誣罔鍾、張,安能掩當年之目,杜(dù)將來之口!慕習之輩,尤宜愼諸。 


釋文:若摹擬不能相似觀察未能精細分佈就顯得鬆散間架就缺乏內斂那就還沒有表現出魚躍泉淵的飄逸風姿就已聽到坐井觀天那種浮淺俗陋的評論了縱然是使用貶低羲、獻之的手段,和誣衊鐘繇張芝的語言也不能掩蓋當年人們的眼堵住將來人們的口學習書法的人,尤其應該慎重對待這些。 

 

原文至有未悟淹yān偏追勁疾不能迅速翻效遲重夫勁速者超逸之機;遲留者,賞會之致。將反(返)其速,行臻會美之方;專溺於遲,終爽絕倫之妙能速不速,所謂淹留;因遲就遲,詎名賞會!非夫心閑手敏,難以兼通者焉。 

 

釋文: 有些人還不懂得行筆的淹留便追求勁疾或者揮運不能迅速又故意效法遲重要知道勁速的筆勢是表現超邁飄逸的關鍵遲留的筆勢則具有賞心會意的情致。能速而遲行將達到薈萃眾美的境界專溺於留終會失去流動暢快之妙能速不速,叫作淹留行筆遲鈍還一味追求緩慢豈能稱得上賞心會意呢!如果行筆不是心境安閒與手法嫺熟,那是難以做到遲速兼施、兩相適宜的。 


原文:假令衆妙攸歸,務存骨氣;骨既存矣,而遒(qiú)潤加之。亦猶枝榦(幹)扶疏(蘇),淩霜雪而彌勁;花葉鮮茂,與雲日而相暉。如其骨力偏多,遒麗蓋(蓋)少,則若枯槎架險,巨石當(dāng)路,雖妍媚雲闕(缺),而體質存焉。若遒麗居優骨氣將劣譬夫芳林落蘂(蕊)空照灼zhuï)而無依蘭沼zhǎo漂蓱(萍),徒青翠而奚託(托)?是知偏工易就,盡善難求。 

 

釋文:假若各種所長都具備了那就一定要致力於追求骨氣了骨氣樹立還須融合遒勁圓潤的素質這就好比枝幹繁衍的樹木經過霜雪浸淩就會顯得愈加堅挺鮮豔芳茂的花葉,間與白雪紅日相映自然更加嬌豔如果字的骨力偏多,遒麗氣質偏少,就像枯木架設在險要處巨石處在路的當中雖然缺乏妍媚體質卻還存在如果婉麗占居優勢那麼骨氣就會薄弱類同百花叢中折落的英蕊空顯芬美而毫無依託;又如湛藍池塘飄蕩的浮萍徒有青翠而沒有根基由此可知偏工一專較易做到而完美盡善就難求得了。 


原文:雖學宗一家而變成多體莫不隨其性欲便以為姿質直者則(徑)(挺)不遒,剛佷(hěn者又掘(倔)jiàng無潤,矜斂者弊於拘束脫易者失於規矩溫柔者傷於軟緩躁勇者過於剽piāo狐疑者溺於滯澀遲重者終於蹇鈍(jiǎndùn,輕瑣者淬於俗吏。斯皆獨行之士,偏玩所乖。 

 

釋文即使宗師學習同一家書法也會演變成多種的體貌莫不隨著本人個性與愛好顯示出各種不同的風格來性情耿直的人書勢勁挺平直而缺遒麗性格剛強的人,筆鋒倔強峻拔而乏圓潤矜持自斂的人用筆過於拘束浮滑放蕩的人常常背離規矩個性溫柔的人毛病在於綿軟脾氣急躁的人下筆則粗率急迫生性多疑的人,則沉湎於凝滯生澀遲緩拙重的人最終困惑於遲鈍輕煩瑣碎的人多受文牘俗吏的影響。這些都是偏持獨特的人,因固求一端,而背離規範所致。 


原文:《易》“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況書之為妙取諸身假令運用未周尚虧工于祕(秘)而波瀾之際已濬jùn發於靈臺。必能傍通點畫之情博究始終之理鎔鑄蟲(蟲)均草五材之並用,儀形不極;象八音之迭起,感會無方。 

 

釋文:《易經》上說“觀看天文可以察知自然時序的變化瞭解人類社會的種種景可以用來教化治理天下”何況書法的妙處往往取法於人本身假使筆法運用還不周密其中奧秘之處也未掌握就須經過反復實踐發掘積累經驗啟動心靈意念以指使手中之筆學書須懂得使點畫能體現情趣全面研究起筆收鋒的原理融合蟲書、篆書的奇妙凝聚草書隸書的韻致體會到用五材來製作器物塑造的形體就當然各有不同;像用八音作曲,演奏起來感受也就興會無窮。 

 

原文:至若數畫並施,其形各異衆點齊列,為體互乖一點成一字之規一字乃終篇之准違而不犯和而不同留不常遲遣不恒疾帶燥方潤將濃遂枯泯規矩於方圓,遁鉤繩之曲直;乍顯乍晦huì)若行若藏;窮變態於豪(毫)端,合情調於紙上。無間心手,忘懷楷則自可背羲獻而無失,違鍾、張而尚工譬夫絳樹青琴,殊姿共豔;隨(隋)珠、和璧,異質同妍。何必刻鶴圖龍竟慙(慚)眞體;得魚獲兔,猶恡(lìn,吝)筌蹄。 

 

釋文:若把多個筆劃擺在一起它們的形狀應各不相同幾個點排列一塊體態也應各有區別起首的第一點為全字的定下範例開篇的第一個字是全幅設定準則筆劃各有伸展又不相互侵犯結體彼此和諧又不完全一致留筆不感到遲緩走筆不流於滑速燥筆中間有濕潤濃墨中使出枯澀不依尺規能令方圓適度棄用鉤繩而致曲直合宜使鋒忽露而忽藏運毫若行又若止極盡字體形態變化于筆端融合作者感受情調于紙上心手相應毫無拘束這樣然可以背離羲之獻之的法則而不失誤,違反鐘繇張芝的規範仍得工妙就像絳樹和青琴這兩位女子容貌儘管不同卻都非常美麗隋侯之珠與和氏之璧這兩件寶物形質雖異卻都極為珍貴何必去雕刻鶴描畫龍使天然真體大為遜色撈到了魚獵得了兔又何必要吝惜捕獲的器具呢! 


原文:聞夫家有南威之容,乃可論於淑媛有龍泉之利然後議於斷割語過其分累樞機。 

 

釋文:聽到有這樣的說法家裏有了像南威一樣美貌的女子才可以議論淑女得到了龍泉寶劍才能夠評論其他寶劍的鋒利這話說得大過分了實際上束縛了人們闡發議論的思路。

 

原文:吾嘗盡思作書謂為甚合時稱識者,輒以引示其中巧麗曾不留目;或有誤翻被嗟賞既昧所見尤喻所聞或以年職自高,輕致淩。餘乃假之以湘縹,題之以古目,則賢者改觀,愚夫繼聲,競賞(毫)末之奇,罕議峯(峰)端之失。猶惠侯之好偽,似葉shâ,或 yâ)公之懼眞。是知伯子之息流波,蓋有由矣。夫蔡邕不謬賞孫陽不妄顧者以其玄鑒精通故不滯於耳目也向使竒(奇)音在爨cuàn庸聽驚其妙響;逸足伏櫪,凡識知其絕群則伯喈jiē)不足稱,(伯)樂未可尚也至若老姥mǔ)遇題扇初怨而後請門生獲書機父削xiāo而子懊,知與不知也夫士屈于不知己而申(伸)于知己,彼不知也,曷足怪乎!故莊子曰:“朝菌不知晦朔,蟪蛄gū)不知春秋。”老子雲:“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之,則不足以為也。”豈可執冰而咎夏蟲(蟲)哉! 

 

釋文:我曾用全部心思來作書自以為寫的很不錯遇到世稱有見識的人就拿出來向他請教可是對寫得精巧秀麗的並不怎麼留意而對寫得比較差的反被讚歎不已。他們面對所見的作品井不能分辨出其中的優劣僅憑傳聞所悉誰為名人即裝出識別的樣子評說一通有的竟以年齡大地位高隨便非議譏諷於是我便故弄虛假把作品用綾絹裝裱好題上古人名目結果號稱有見識者看到後改變了看法那些不懂書法的人也隨聲附和競相讚賞筆調奇妙很少談到書寫的失誤就像惠侯那樣喜好偽品,同葉公懼怕真龍一樣於是可知伯牙斷弦不再彈奏確是有道理的那蔡邕(對於琴材)鑒賞無誤伯樂(對於駿馬)相顧不錯原因就在於他們具有真知實學和辨別能力並不限於尋常的耳聞目睹假使好的琴材被放進灶膛燒了聽力平庸的人也會為其發出妙音而歎息千里馬伏臥廄中無識的人也可看出它與眾馬不同,那麼蔡邕就不值得稱讚伯樂也勿須推崇了至於王羲之為賣扇老婦題字老婦起初是埋怨後來又請求一個門生獲得王羲之在案幾上題字竟被其父親刮掉使兒子懊惱不已這說明懂書法與不懂書法大不一樣啊!一個文人在不瞭解自己的人那裏受到委屈在瞭解自己的人那裏獲得伸展人家不瞭解這又有什麼奇怪的呢?所以莊子說“清晨出生而日升則死的菌類不知道一天有多長夏生秋死的蟪蛄(俗稱黑蟬),不知道一年有四季。”老子說:“無知識的人聽說講道,便會失聲大笑,倘若不笑也就不足以稱為道了”怎麼可以拿著冬天的冰雪去指責夏季的蟲子不知道寒冷呢!



原文:自漢魏已(以)來,論書者多矣,妍蚩(chī,媸)雜糅,條目糾紛。或重述舊了不殊於既往苟興新說竟無益於將來徒使繁者彌繁闕者仍闕。今撰為六篇,分成兩卷,第其工用,名曰《書譜》,庶使一家後進,奉以規模;四海知音,或存觀省。緘祕(秘)之旨,餘無取焉。 

 

釋文:自漢魏以來論述書法的人很多,好壞混雜,條目紛繁。或者重複前人觀點,無新意補充以往或者輕率另創異說也無裨益於將來使繁瑣的更加繁瑣而缺漏的依然缺漏。現今我撰寫了六篇,分作兩卷,依次列舉工用,定名為《書譜》。期待有一個後來者以之作為規則來應用還望四海知音或可留作參閱將自己終生的體驗緘封秘藏起來,我是不贊成的。 


原文:垂拱三年寫記。 


釋文唐武則天垂拱三年丁亥(西元 687 年)寫記。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