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步成为宅斗赢家!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5 11:25: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刘嬷嬷突然出口喊冤,众人又是一愣!刚才明明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怎么突然就反转了?


“刘嬷嬷!”心姑姑厉声喝道。


“太后面前岂容你言语反复!刚才你明明已经认罪,死到临头了还想着抵赖不成?!”


心姑姑的话让刘嬷嬷全身一颤,然后嚎啕大哭起来:“老奴真的没有做过谋害太后娘娘的事情!也没有在茶里下过毒啊!”


苏锦墨见刘嬷嬷的神情虽然夸张却无半点虚假,心中奇怪看着刘嬷嬷轻声问道:“那你刚才为何磕头向太后娘娘求饶?”


刘嬷嬷一张脸现在比苦瓜还苦:“老奴等人被心姑姑一言不发带来了慈宁宫,心中害怕……”


“若是无鬼,何以为惧?”苏锦墨追问。


“唉……”刘嬷嬷迟疑了片刻见太后看着自己眼神如刀才不得已开口道:“前段时间老奴……”


“老奴趁着没人注意,偷拿了太后娘娘慈宁宫外殿多宝阁上摆放着的聚宝盆儿上的一颗珍珠……”刘嬷嬷结结巴巴道。


“老奴还以为太后娘娘是发现了这件事情,来追究责任的……刚才这位姑娘……”刘嬷嬷话还没说完,一旁心姑姑轻咳一声打断开口道:“这位是恭亲王妃。”


刘嬷嬷脸色又是一变对苏锦墨欠身行礼道:“老奴见过恭亲王妃。”然后又接着刚才的话继续道:“刚才恭亲王妃又那番举止言说,老奴还以为偷珍珠的事情败露了,所以才……”


太后还一直沉浸在有人毒害她的这件恶劣的事情里,一脸威严坐于高位看着刘嬷嬷眼神复杂,太后身侧的心姑姑惊异开口:“什么?!那聚宝盆儿里的珍珠是被你给拿了!?”


“哎,没,没错儿,是老奴拿的。”刘嬷嬷一脸苦相道。


殿内众人此时心中都是震惊无比得看着面前的一出儿反转剧。


“恭亲王妃,你怎么看?”


太后转眼看着苏锦墨缓缓问道。


毕竟刚才苏锦墨可是信誓旦旦会把背后下毒欲害自己的凶手给找出来的。现在她揪出来的下毒凶手一下子成了盗窃珍珠的小偷儿,太后自然是要听听苏锦墨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刚才刘嬷嬷说话的额时候苏锦墨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刘嬷嬷的神态表情。现在听到太后发问,苏锦墨敛了敛眸光开口道:“回太后娘娘,刘嬷嬷刚才所说应该是句句属实。”


太后还没有说话,刘嬷嬷看到苏锦墨开口为自己说话就赶紧到:“是呀是呀……老奴刚才所言句句属实……太后娘娘面前,老奴岂敢说谎……”


刘嬷嬷看到太后眼底寒芒一闪吓得再也不敢说话,殿内气氛一下子有些怪异起来。


苏锦墨的脑子却在飞快地转着。


刘嬷嬷这里是一出儿误会,剩余的那些人明摆着都不是……如果不是刚才在茶里下毒的话,那么只能说明两点。


第一点,茶叶里有毒!


第二点,茶盏有毒!


但是太后身份尊贵,所用的茶盏定是由最最亲近的人妥善保管,这点行不通。


那么说来就只剩下被萧俨带来的被太后下旨换了的雪顶含翠了!


茶叶有问题?苏锦墨心中一愕,是萧俨做的手脚?不,不会,他能活到现在足以证明他不可能这么笨!


此时苏锦墨的额耳畔一直回响着刚才萧俨说过的一句话,那茶叶是自己嫁入王府的陪嫁!


“恭亲王妃?太后问你话呢!”心姑姑突然拔高的声音打断了苏锦墨的思绪。


苏锦墨猛然回神看过去……


“恭亲王妃,哀家等着听你的说辞。”太后的语气倒是不疾不徐,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话。


苏锦墨先沉了沉心绪,还是不甘心得看着心姑姑追问了一句:“心姑姑,刚才太后的那盏茶,所有经手之人全都在这儿了是吗?”


心姑姑眉毛一挑看向苏锦墨:“全都在这里了,人刚才王妃也都一一仔细查看过了……”


说着心姑姑眼神一暗声音沉闷:“倒是还有一人,王妃没有仔细看过……”


苏锦墨疑惑看着心姑姑。


太后也看着心姑姑问道:“谁?!”


心姑姑神情复杂开口:“奴婢。”


苏锦墨心底泄气看了心姑姑一眼就轻声开口:“绝对不可能是心姑姑。”


开玩笑!若是心姑姑真有要毒害太后的意思,说句不好听的,以太后现在对心姑姑的器重和依赖,太后的坟头草都长得老高了。


萧俨现在脸上早就不见了先前玩味和看戏的心思!


苏锦墨刚才想到的萧俨也都想到了。


若有毒的是那“雪顶含翠”,那么,事情可就比想象中要复杂多了。


现在台面儿上的问题是,那茶是自己亲手拿到慈宁宫献给太后的!毒杀太后这罪名就算自己是个王爷那也是致命的。然而可怕的是那只是明面儿上的!私底下的问题跟严重……


这茶是苏府给苏锦墨的陪嫁……就是送给自己的……


换言之,下毒的对象根本就是自己,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看了一眼觉得这茶品相不错临时起意把它献给了太后!


苏府要对自己下手,这不新鲜……洞房时这女人不也几次对自己下手?


但是新鲜的是……苏锦墨自己拆穿了太后茶里有毒不说还弄了这么一出儿闹剧!


是她蠢?还是她精明到自己看不懂!?


洞房夜也是如此,她先是对自己下手,然后莫名出手相救!


萧俨寒眸凛了凛看向苏锦墨所有的谜团,这个女人才是最终的谜底!


太后开口语气讥讽夹带厉色对苏锦墨道:“这就奇了,不是刘嬷嬷不是黎心,那么哀家这茶里的毒是与生俱来的不成!?”


萧俨心如明镜,早就听出太后现在突然提高嗓音开口看起来是在质问苏锦墨其实质问的人是自己!是整个恭亲王府。


“母后。”萧俨沉声开口道:“儿臣恳请母后准许儿臣调查此事。这茶叶是儿臣从府里带过来的,儿臣有罪,愿母后给儿臣这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太后看着萧俨似笑非笑:“俨儿这话说得就严重了。”然后转了转眼珠道:“你如今还在新婚,这事情哀家还是直接报给皇上处理的好。”


太后都这样说了,萧俨自然是不能再坚持……


苏锦墨和萧俨两个人各怀心思得出了慈宁宫,上了马车苏锦墨想着心事刚刚坐定,就感觉到一只如同铁钳一般的大手突然出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因为脑子里想着东西,苏锦墨半点防备都没有!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她本来白皙如玉的脸涨得通红。


因为说不出话,所以苏锦墨只能用眼睛狠狠盯着现在正掐着她脖子的萧俨。


萧俨手上的力道稍松,苏锦墨才换了一口气,用被捏的扭曲的声音问道:“你要做什么?”


“少在这里装糊涂!!那“雪顶含翠”究竟是怎么回事!”萧俨的眼神锐利得可怕。


“我怎么知道?”苏锦墨声音嘶哑看着萧俨毫不示弱:“那茶叶我连见都没见过!”


“没见过?”萧俨目光如炬看着苏锦墨显然不信。


苏锦墨瞅准时机突然就伸手打算采用在慈宁宫对樱妃用过的老办法!


只是,萧俨可不是樱妃。萧俨反手一扣,苏锦墨的两只手就都被萧俨箍得动也动不了!


苏锦墨的后背紧贴着萧俨的胸膛,两个人现在的姿势无比暧昧但是车厢内却是没有半点暧昧的气氛。


现在苏锦墨终于能够毫不费劲得说话了,语气愤恨:“我说我没见过就是没见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难道还要屈打成招?”


“不知道吗?”萧俨看着苏锦墨,手上力道一松顺势一推,苏锦墨就重重摔倒在地!


“雪顶含翠来自你们苏府。”萧俨眼睛一眯看着苏锦墨声音冷沉。


“你们苏府打得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而你……却在还这里跟我装疯卖傻说你不知道?!”萧俨陡然提高的声音还有幽深冷酷的眼眸都在毫不掩饰得表达着他的愤怒。


疼!


萧俨刚才推她的那一下是真的用了力……


苏锦墨疼得抽了抽唇角,等萧俨说完了,苏锦墨才抬眸狠狠得瞪着萧俨。


“我说我不知道,便是不知道!我现在就是我自己!跟苏府没什么关系!”苏锦墨也是怒了!


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呢!


张口闭口跟自己提什么苏府……


苏府里的人她一个也没见过,就连那俩陪嫁丫头都被萧俨给关起来了!苏府大门朝哪儿开她也不知道!


“哦?”萧俨俯视着苏锦墨:“你的意思是……明天的回门也不用去了?”


回门?


苏锦墨形似月牙的秀眉微微蹙起……


见苏锦墨此时的表情,萧俨冷笑了一声。


“不说?没关系,本王明日亲自跟苏连知问个清楚!”


苏锦墨极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怒意不想再跟这个男人多说一句话,转脸看向一旁……


车帘微微飘动,外面传来一阵吵嚷声之后,马车就缓缓停了下来。


萧俨十分不悦对着外面高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外头车夫赶紧回道:“王爷,王妃,这路被堵住了。”


堵住了?


萧俨暗暗奇怪,他恭亲王府的马车都是带着特殊标记的,寻常百姓见到了肯定会避让才对!谁这么大的胆子?见到自己的马车不下跪行礼也就罢了,还敢堵住马车去路?


苏锦墨咬着牙扶着马车内壁站起身来,萧俨瞪了她一眼这才伸手一把将苏锦墨扯回了刚才苏锦墨坐过的座位上。


“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俨扬声对马车外面高声道。


“是!”


苏锦墨忍着全身的疼痛心中好奇,这声音明明不是刚才那车夫的声音啊……


这次进宫除了车夫与他们二人同行的明明就没有其他人了啊!


片刻之后,门外刚才那人的声音又响起了:“回王爷,属下已经打探清楚了。”


现在苏锦墨听出来了,这声音分明就是之前那个叫“斩月”的侍卫。


他是什么时候跟出来的?


瞥了一眼苏锦墨此时的若有所思萧俨声音沉沉得对着外面问道:“说!”


“回王爷,是兵部尚书秦大人家的公子和巡抚杨大人家的公子在街上发生了争执……”


苏锦墨似有若无得瞥了眼萧俨,发现萧俨的眉头紧紧一凝,然后一脸嫌恶的表情转瞬即逝……


直接打断高声道:“绕吉祥胡同!”


车夫的声音传来:“是,王爷!”


车内原本密实的让人透不过气的古怪气氛缓和了不少,二人一路无言。“王爷王妃!已经到王府门口了……”


过了没多久外面再次传来车夫的声音。


马车刚一停,萧俨就用如刀一般的眼锋扫了一下旁边的苏锦墨,眼底掠过厌恶,起身掀帘就出了马车。


而车内轻轻一动全身就痛得要散架的苏锦墨看着萧俨的背影正恨得咬牙切齿。


蹒跚着掀帘出了马车就看到了夏枝在马车下等着她。


刚一看到苏锦墨,夏枝就恭敬道:“王妃,您回来了……”


“夏枝?你这是……”


“王妃,奴婢是过来接您的啊……”夏枝走到马车前伸手扶住准备踏着马凳下车的苏锦墨。


苏锦墨下了马车,抬眼看了看,发现已经看不到萧俨的身影了……


夏枝很是有眼色得小声对苏锦墨道:“王妃可是在寻王爷?刚才王爷已经先行进府了……”


“知道了。”苏锦墨忍着身上的摔痛淡然开口。


夏枝见苏锦墨面容清浅,也很乖巧得没有多话,扶着苏锦墨在楼阁交错,高大气派的王府中一路穿行……


最后停在了一处院落前。


韶华院。对于整座陌生的王府,这韶华院已经是苏锦墨最最熟悉的所在了。


“王妃,想来您今天也是乏累了……奴婢先扶您回去休息吧。”


夏枝恭敬小心得征求着苏锦墨的意见。


苏锦墨心中苦笑了一下,就跟夏枝一同进了韶华院。


萧俨脚步匆匆正要前往“无止轩”,却看到不远处太妃的丫鬟黄连匆匆跑了过来行礼道:


“王爷,太妃差奴婢过来看看王爷王妃从宫里回来了没有,若是回了,让奴婢请王爷去潇泽院,太妃有话要跟王爷说。”


萧俨抿了抿唇看了黄连一眼:“知道了,本王这就过去。”


“母妃,您找我?”萧俨刚迈进潇泽院就问到了一阵阵的檀香气,看到着坐在太师椅上的太妃躬身开口道。“俨儿回来了?”太妃声音柔和:“俨儿,你回来了?”


“俨哥哥!”一声无比娇俏的声音响起,瞬间仿佛满室甜香。


……



宫斗精彩,持续更新中,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收看全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