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关于助听器 :听力师的一些看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12 13:37: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白夜碎碎念



各位白夜小伙伴们晚上好呀!

在这停更的半个月时间里,白夜们度过了今年最后的法定节假日,正好又赶上白夜进化论公众号成立一周年的契机,三位主创一拍即合去了大连偷懒放风去啦~

【锦鲤:什么你问我大连的风景好不好看?嗯没错,海鲜真的挺好吃的!】


放上白夜们最喜欢的风景一张

当然在相聚的时间里,我们三个很认真地回顾了白夜进化论这一年的时间里所有的推送,也认真地看了后台大家的留言和建议。很开心白夜进化论给一些小伙伴带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对我们来说就是最欣慰的事情啦。

新的一岁里,我们依然会不忘初心,advocate for ourselves,继续努力奉献更多的干货呀!



上期关于助听器调机的推送,我们提供了自己动手调机的用户的体验(详情见:访谈 | 你真的了解自己的助听器吗?),这次则是另外一个群体——听力师。通过向两位听力师提出一些问题,我们希望能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视角来看待助听器调机、用户体验等方面在国内外的发展。在文章后半部分,我们抱着好奇的心对来自澳洲的一位听力师进行了深度的访谈。


照例声明:

采访内容为个人观点,提供不同的声音以供参考,不代表站定谁的立场判定对错。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不同的意见欢迎留言互动。


1建议助听器用户调机频率是多少?


A:建议每年做一次纯音测试和助听器调机(真耳或耦合腔测试 Coupler Measurements)。


B:一般来说,对新配机用户的调试频率遵循“1-3-6”原则,即1个月左右调试一次,3个月左右调试一次,半年调试一次;对有经验的老用户差不多半年调试一次;对于小孩,我建议2-3个月调试一次。

而对于一些可明确表达主观感受的助听器用户,调机频率主要以用户听觉体验决定是否调机为基本原则。比如,一段时间内出现了明显的聆听不清、音量变小、背景声嘈杂加重等等,只要感觉不佳,并进行过充分的适应性调整依然不能改善,即可预约调机。通常用户的感觉相对是比较准确的。


2 调机需要什么程度的知识?


A: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有些用户直接用助听器默认的设定就很接近最符合预期的程度,有些则对声音/噪音的接受度有不少要求。调机需要验配师知道助听器怎么工作的,如果有别的情况(例如中耳疾病,AN/AD等)需要听力师根据整体情况提供解决方案。


B: 1、基本的听力学知识——基本的听力学概念(阈值、舒适阈、不舒适阈等等)、耳聋性质、听力图怎么看等;

2、助听器的基本知识——OSPL90、HFA、等效噪声输入等;

3、电脑技术和一些新的技术(比如蓝牙、App);

4、检索和阅读文献:碰到问题懂得如何去寻找解决的办法。

运用已掌握的听力学知识和助听器基本知识解决一些临床碰到的问题:比如传导性耳聋首先是治疗而不是验配助听器,如果验配助听器调试的时候又要注意哪些问题;感音神经听力损失很多都会有重振现象,怎么解决;堵耳怎么解决;啸叫怎么解决等问题。


3觉得助听器用户自己调机的挑战是什么?会有损坏、调错、不给保修的困难吗?如何解决?


A:最大的挑战是听力知识和助听器产品的认知不足,而没能调到最好的结果。助听设备不是快消品而是医疗器械。甚至有的人根本就选错了助听设备。有的连自己的听力图都没看懂就自己调,还有的不理解现象后面的本质。如果买了最贵的助听器调出来的效果却不如基本的助听器好,就像是把奥迪开成奥拓一样的。

解决还是需要专业人士提供足够的信息(听力情况,正确期望值,了解自己主要需求) 搭配正确的听力设备,完成科学的验配过程、按时调机。用户可以自己做些许微调就好。


B:最大的挑战:自己需要学习听力学的相关知识和助听器调试的相关知识——需要有较强的学习能力。

一般来说助听器调试也就是助听器编程,不太容易坏,最多你把程序调坏或者中途不小心损坏芯片程序导致无法读取,这些都是非常容易解决的,送厂家恢复面板而已,一般来说只要国内购买的基本都可以得到相应的保修,这个不管是你自己调试还是听力师调试(说白了跟电脑的某一个程序一样,比如word)。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有些厂家售后需要通过经销商寄到厂家才给修理。如果是国外购买的,理论上国内也可以保修,但是每个厂家的政策不一样。这需要大家好好咨询一下。


4目前对于国内的调机环境(部分存在不专业,强卖,乱推销等问题)如何解决?


A:人在国外不太了解。个人感觉是政府可以建立体系和规范让听障者获得合适的听力服务。


B: 第一,助听器低价销售和高价的助听器服务。这样专门搞技术服务的才会重心放在钻研服务技术上,越来越好地为听障患者服务,同时也让不专业的人慢慢钻研技术服务,不再是单纯的销售。

第二,最好有一个专门的网站,有推荐的听力师(怎么评选还有待考虑,最好是用户推选而不是厂家),这样选择权在听障用户。

第三,充分利用网络,现在网络的存在使助听器、人工耳蜗等消息不对等的情况有所改善,用户多了解之后再验配不容易吃亏。


本期访谈人物:Ryan,坐标澳洲,听力师。


Q:对于厂家反对助听器用户调机的原因是在哪儿?

A:我觉得自己调助听器不被厂家推荐应该还是调试的问题。不是他们不想做,而是因为大部分使用者使用体验不佳或者感受不到好处的话,必然会影响厂家的声誉。其实厂家和大学研究机构也有很多研究是尝试跳过听力师直接给使用者的,但是目前好像还是没有特别好的方案。

厂商之所以不鼓励用户自己调试,原因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这么做,而是他们需要验配师/听力师去帮他们把助听器调到合适的程度。如果直接让用户自己调的话很可能会影响用户体验。

另外,最近听力学的潮流是做远程听力学调试。澳洲很多机构开始进行初步测试了,一些厂商允许通过app直接和听力师交流了,我觉得不会触碰到厂商的利益。

听力师和验配师还是有点区别。验配师(hearing aids dispenser) 对学历没这么高的要求,但是听力师(audiologist) 一般都有听力硕士学位或者博士学位,甚至还有实习的要求,并不是单纯考个证就可以的。这是题外话了。


Q:在国外,高端助听器和中低端助听器的区别在哪儿?

A:高端助听器与次高端助听器大概有10%的不同吧。但是大部分助听器高端和中端体验差的还挺远的。通常高端和中高端都会有一些比较先锋的技术,一般过一两代才有可能会移植到中端里。


Q:您是如何看待助听器调机的用户体验的?这一点上国内外是否有差别呢?

A:助听器要以人为本,要按需求调试。小朋友、成年人和老人的学习能力,听力环境、使用环境不一样,康复方案和要照顾的东西都不同。现在国际上流行的的做法是帮助使用者明白自己的需求并设立合适的目标,然后再提供合适的方案。

我不太清楚国内的调机环境一类,我觉得不完全是硬件的问题,但事实上更多的是人们的意识问题。如果能提高人们对听力问题的认知,对听力服务的质量有明确的需求,助听器和相关的服务质量一定会上去,而价格应该会更低一些。


Q:您认为需要提高的“意识”比如哪些方面?

A:我觉得之前你们有篇文章有句话说的很好——“融入不是为了让他们不会发现你耳朵上的东西,而是就算发现了,你们也可以平等地对话。”(详情见:访谈 | 我在国内外的调机记录和成长经历

意识是指一般民众对听力问题的预防和认知,其实听障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遍的疾病,并不是小众的问题。澳洲的官方数字是每六个人里面有一个有明显的听障。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是5%,你们算一下总人口这不是个小数字了。现在没有人会觉得你戴眼镜就是盲人,但是戴助听器很多人就会认为你是聋人,社会投入的资源自然不多。在澳洲的车站、剧院、大学教室等一般的公共场所,都有loop system(环绕系统)帮助助听器的使用者改善聆听体验,这些都离不开普罗大众对听力问题的认知,这也需要听力工作者去宣传、去讲解。另外澳洲比较注重听力康复方面,对家人的讲解教育怎么样达到最有效的普通方式,还有些rehab session(康复讲座)教你怎么应付生活情景。


Q:验配助听器,主要是取决于验配师的验配经验和水平,还是设备技术的使用和先进程度?

A: 现在都是讲evidence based practice(以实证为基础的实践) 。个人认为配得好的听力师是客观验证手段(真耳测试、耦合腔测试coupler measurement、言语频谱图speech mapping)加上个人的经验。另外,这个问题里提到所谓的验配水平,应该是也蕴含着“能从用户的非专业性描述的语言中,理解用户实际的体验和需求”的含义?所以咨询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佩戴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遇到的问题哪些是需要调整,哪些是需要自己适应,用户向听力师讲清楚还是会促进调机体验的。这其实很重要, 一般来说大概只有10%左右的人配一次就能搞定,还是有很多人需要微调。

也正是因此,所以有的用户自己给自己验配,本身就具备了“能从用户的非专业性描述的语言中,理解用户实际的体验和需求”这一专业经验。


通过这次对他们的访谈,白夜觉得不管是助听器用户还是耳蜗用户,本质的需求都是为了让自己听的更好,从而在社会上能够更好地生活,能够顺利地表达自己,展示自己。

由助听器调机引申开来,有一位自己调机的助听器用户也提到了更高层面的愿景:

“如果存在追求少数‘顶尖专家’的风潮,应该是规章制度(protocol)的问题。我们需要的是好的制度下一般的,而不是寄望于少数的顶尖的。对整个社会来说,“好的制度下的一般”应该是最现实也很理想的,但国内情况不乐观,也短期无望。所以听障群体会寄望“顶尖”,但“顶尖”很可能还是一般。其实我配戴助听器和关注这个行业的时间都很短,接触的更是极其有限,了解到一些口碑好的听力师也是从有限的网友处得到信息资源,所以也是很难断言的。因此听力行业的变革是需要听力行业人士做大量的社区宣讲,对整个社会来说,最好的其实是从幼儿教育就开始科普宣传相关知识。国家政策也需要重视,如果没人重视就没有投入,服务质量自然就不会上去。”

目前在国内,健听人对于听损者的认知依然停留在聋哑的阶段,所幸随着网络时代的传播的普及,新媒体的兴起,加上听力行业的各位前辈的努力和听损者自身的观念改变,很多人已经对听损者有了很大程度上的宽容。但是白夜希望,不管是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希望你不要执着于自己身上的缺陷,要勇敢的去直视面对,跟自己的缺陷达成和解,走好自己最独特的人生。


那么,周末愉快啦~



我们将从听损人士的生活和就医方面,讲讲自己的经历,也会整理一些资源,包括人工耳蜗手术的术前术后、开机日记,助听器的使用,求职和个人成长等等。

我们不属于任何机构和公司,不倾向任何品牌,只是三位听损女生用自己的力量做一些事情,尽力保持客观和中立。

听不见的世界是黯黑的,除了自己努力发光之外,我们也希望自己的这些经历、思考和资源能成为这夜里的一簇微火,带着它前行,手中温暖,心里安定。

残缺有大有小,

重要的还是你透过黑夜看世界的那双眼睛。

敬请期待。

苹果大佬打赏个苹果呗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