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难受,别磨蹭了,直接进来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4:11:5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近年来有关重金求子的话题屡见不鲜,时常会在各种广告上看到这样一句话“老公是香港富豪,不能生育,重金求男共度春宵!”照片上附带一张性感美女的照片。

而我,就因为一时色心,深陷重金求子局……

我叫许浩,23那年走投无路为了钱,做了一件傻事,借子。经人介绍,我认识了一对不孕的夫妇,原以为这种事像是天上掉馅饼。

    虽然不是诈骗,但随后一个月我感觉仿佛在地狱里面生活,为此也压抑了整整一个月,险些得了抑郁症。

    从我认事起,家里的经济情况一直不太乐观,六岁那年我妈为这个家操劳过度,一夜之间丢下这个家庭撒手而寰。十年浩劫没难道我爸,却在我妈离世那晚,哭的像一滩烂泥。

   长大后更是家徒四壁,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上市公司打工。

  二十三岁这年,家里传来噩耗,我爸中了风寒,瘫倒在床,一笔巨大的医药费压得我喘不过来气。

    我曾试过犯罪,半夜尾随孤身在外的妹子,打算抢夺她的包。

  关键时候我心软了,或者说良心发现了,我因为抢劫未遂,加之认错态度比较好,得知我家的情况,念我是初犯被拘留了几十天,还丢掉了工作,出来后我更加自闭了。

    此后找工作,得知我有案底,很多面试官都大摇其头,这里招的不是抢劫犯,要对公司员工的安全负责。

    在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候,远方堂哥打了个电话给我,问我做件事,报酬二十万,但作为一个男人,可能不光彩。

    当时我笑着告诉他,我最极端的事情都做了,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堂哥告诉我,他有个朋友不孕不育,家里闹得厉害,两口现在闹离婚了。男这边想要最后拼搏一次,也不顾脸了,打算借子。

    有两个要求,第一必须是聋哑人。

    这事于雇主和我来说,聋哑的身份可以防止事情在身边传开,这点我表示理解,没有异议。

    第二点要老实,不准乱翻乱看,偷窃雇主家的财务,不然人家会报警抓人。

    人家招的是借子对象,不是小偷,这点我也表示理解。

    堂哥让我考虑下,如果可以做,和他联系。具体的要看雇主要求,人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之前先给我十万,怀孕后再结最后十万。

    我当即表示自己可以做。

    我们是在一家咖啡厅见面的,犹记得第一次见雇主陆欢欢的时候,我被惊艳到了。这个女人看起来二十五岁上下,皮肤白皙,前凸后翘,五官尤为的精致漂亮,保养的极好。

    她穿着一件露背黑裙,裙摆到大腿位置,露出一双被黑丝包裹的修长大腿。脚下踩着一双高跟鞋。

    堂哥介绍我是聋哑人,方方面符合她家的要求。

    陆欢欢和堂哥简单的交谈了几句,笑了笑,提着包起身离开了。

    原以为这件事情泡汤了,对方肯定是没有看上我。谁知道第二天就接到了堂哥的电话,说事情成了,让我自己去野鸭湖别墅区302栋。

    我最记得自己被保安拦在了门口,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是陆欢欢出来领我的。她眼睛有些红,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不耐烦的在手机上输入一行字:走吧。

    在她面前,我只能装成聋哑人。

    要是让她知道这些只是我伪装的,恐怕她会立刻把我扫地出门,本来这种事情传开的话,双方都会被身边的人耻笑。

 这件事上,我们两边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所以大家格外的小心。

    站在她家门口,我一度自卑的不敢脱鞋,害怕自己脚臭。

    陆欢欢对我摆摆手,示意我走进去,犹豫了下,我目不斜视的跟在了她身后。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大肚子男人,他板着一张脸,自打我进来后就死盯着我看。可能在思考我这样的人,有没有资格借子?

    想必他就是陆欢欢的老公了,长得一脸横肉,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好了,这段时间我会搬出去,把房子腾出来给你们两个人,一个月,一个月必须怀上,不然就离婚。反正为了孩子,我也不要脸了。”

    他冷冰冰的对陆欢欢说了句。

    陆欢欢当时就生气了,把包包丢在茶几上:“孩子孩子,你满脑袋就有孩子,生不出来孩子怨我么?你怎么不去看看你自己,你有脸和我离婚?呵呵,姓宋的,你丢不丢人?”

    对于借子这件事情,陆欢欢是抗拒的,这点从她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来。

    胖子看了眼陆欢欢,没好气的说:“当着外人的面,我不想和你吵。”

    陆欢欢冷笑了出来:“姓宋的,你还知道要面子么?你这么做,我们还有什么面子可言?忘记告诉你了,他是聋哑人,不会把你这些烂事说出去。”

    当天中午,胖子和陆欢欢大吵了一架,胖子骂她是不会下蛋的老母鸡,陆欢欢则是骂胖子是个不会硬的阴阳人。

  他们以为我听不见,其实这一切早被我悉数听去。

    胖子掀翻了茶几,摔门离开了。

    她坐在沙发上,小声的哭泣着,看见我盯着她看,立刻冰冷的骂了我一句:“看什么,滚。”

    我定定的站在原地,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想了想,我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结果被她一把打掉了,还推了我一把,用手机打了一个字:滚。

    得,老子自作多情,走就走,省得看着我心烦。

    接下来陆欢欢帮我安排了房间,是二楼堆放杂物的,旁边就是他们的房间。

    晚上吃饭时,胖子开着车回家了,是一辆七系宝马,他提着很多的菜进来。我寻思着这是买给陆欢欢的,结果是买给我的。

    胖子对我还算客气,男人何苦为难男人,一个那方面有问题,一个为了钱来做这种事。

    他在手机上打出一排字:先补一下身子,明天欢欢会带着你去医院检查,没有问题的话我就搬出别墅,你们自己商量着来,我只看结果。

    胖子给我买的菜,大多数那种大补的,我这个人不喜欢吃肉类的东西,看着那些恶心玩意儿,只有硬着头皮吃下去。

    随后她们两个人好像有事情要解决,让我先上去,虽说我是‘聋哑人,’但不是瞎子,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让我看见的。

    我点点头就上去房间睡觉了。

    半夜我口渴的厉害,打算下楼找点水喝。

    结果刚出门就听见一阵兴奋的喘息声。起初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站在原地仔细听了一会儿,确认声音就是从隔壁房间发出来的,正是陆欢欢和胖子的房间。

    本来想继续回房间,等着她们完事再说,不经意间的余光一瞟,我顿时提不起脚步了。因为他们居然没关门,里面的场景令我头晕目眩。

    陆欢欢张开白皙的大腿躺在床上,上身衣不遮体,露出大片雪白圆肉。她紧闭着双眼,异常享受的样子,而胖子则是依靠外物,不停的伺候着她。

    我明白了,胖子下面有问题,没有反应,怪不得提起孩子这方面的事陆欢欢就来气,因为这些全是胖子的原因。

    胖子小声的开口:“动静小点,别被他听见了。”

    陆欢欢大汗淋漓的说了句:“没事,他是个聋哑人,这个时候应该睡着了,快点,我要来了。”

      胖子加快了手中的动作,我看见陆欢欢整个人绷紧,嘴里剧烈的喘息着……

 陆欢欢浑身香汗淋漓,双手紧抓着床单,非常享受。几秒后,我看见她软在了床上,看向她老公的眼神有些失望,明显并不满足。

    自己老公身体有毛病,抛开能不能生孩子不说,平常连身体的慰藉都满足不了,只能依靠一些情趣外物来维持这样的生活。

  日子久了,陆欢欢也会麻木,渴望更真实的男人,狠狠来一场交欢。

    我从小到大还没有交过女朋友,和女人最亲密的接触,无非就是在公交车上无意间的触碰,

    害怕被陆欢欢和她老公发现我在门口偷看,我压着脚步回到了房间里面,脑袋回想着刚才看见的一幕,再也无法入睡,想的全是陆欢欢那诱人的模样。

    让我期待的事情是,想让陆欢欢怀上孩子,或许我们就会同睡一床,每每想到这里,我就激动的全身燥热,下面坚硬如铁。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陆欢欢在交换,她在我耳边激动的叫唤着我的名字……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时,自己心不在焉,陆欢欢性感的样子仿佛在我脑袋里生根发芽,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这件事情。

    连女人的小手都没有拉过的我,但凡想起自己有可能会和陆欢欢滚床单,就激动的全身颤抖。

     正想想着,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门,咚咚响了两声,稍倾,外面的人似乎反应过来我是聋哑人,当即推开门。

    那会儿我正在穿裤子,身上除了一件小裤衩外什么都没有,推门的是陆欢欢,她看见我的样子时立刻愣住了,视线看了眼我的身子,接着停在我小裤衩上面。

    看见湿漉漉的一片,陆欢欢尖叫了声:“变态。”随后用力的把门关上。

    不一会儿,她在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给我:“你昨晚是不是做什么恶心的事情了?以后再让我看见,就滚出我家。”

    我笑了笑,明明是她的无礼,冒冒失失的闯到我房间,到头来反而骂我是变态,真有意思。

    可能想到要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因此陆欢欢才会这么不待见我吧?

    穿好衣服走出来后,陆欢欢正抱着手靠在门口,她穿着一件碎花长裙,脚上一双白色的平地布鞋,洁白的耳垂下挂着两个好看的大耳环,还带着一副墨镜,准备出门的样子。

    我里感慨,有钱人打扮还真时尚,眼睛随便一看,立马瞧见长裙下面若隐若现的大白腿,修长浑圆。

    她在手机屏幕上打了一行字: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不是什么人都能借子,要是你的精子或者身体不合格,就立马滚出我家。

    看她针对我的样子,我随时都会被扫地出门。

    对于身体这方面,我还是挺有信心的,点点头表示一切听从她的吩咐,怎么说她也是我的雇主。和得到陆欢欢的身体相比,我更看重事后的报酬。

    吃过了早点,陆欢欢开车带我来到一家医院,我被全身检查,什么抽血化验之类的,体检比我以前验兵那会儿还要严格,就连听力视力都要检查。

    我被弄得疲累不堪。

    陆欢欢则没好气的催促我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我有点不爽,在手机上打字问她:检查身体和视力听力有毛关系?

    陆欢欢冷笑着打字道:我不想以后自己的孩子遗传了你的不良基因,我出钱借子为什么还要找个有缺点的对象?

    的确是这个道理,不爽归不爽,自己真没有理由反驳人家。

    最后是检查精子是否合格,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正规,陆欢欢把我带到男厕所门口,拿了一个塑料杯子给我,打字说:自己进去弄,要是不合格,拿着五千块钱离开我家。

    我尴尬的无地自容,自己以前虽然也用手解决过,但是那会儿纯属是身体需求。现在逼迫我弄出来,兄弟根本不给面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着陆欢欢鄙视的眼神,分明再说:你是不是下面有问题?

    她看我的视线,就像看她老公的一样,说实话,被一个女人用这种眼光看待,我还是挺难堪的。

    一气之下转身走进了男厕所,脑袋幻想着昨晚陆欢欢浪荡的样子,很快就有了反应。

    几分钟后,我用纸抱着塑料盒子,陆欢欢看见我手里的小盒子,眼睛一亮,从我手里把塑料盒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小声的自语道:“原来男人的精华就是这玩意儿?”

  这句话我听出了不少意思,其一是她老公下面有毛病,从来没有真正享受过那方面的事,所以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样子?

   其二是陆欢欢这个女人很专一,即便寂寞的依靠外物去解决,也没有出去勾搭男人乱搞,否侧她就不会说那句话了。

    我对她的看法多少改变了点,说起来这个女人有点可怜,为了一个孩子,被逼的放下自己的尊严去借子。

    检验结果要三天后才出来,傍晚陆欢欢带着我离开了医院,回到她家。

    她说自己去洗澡,有点累,洗完澡先回房休息,让我拖一下地,还问我会做饭不?我点点头,开什么玩笑,现在从村来的孩子,有谁不会做饭的?

    不过感觉有点怪怪的,我是来借子的,不是来打杂的。

    不过为了讨她欢心,规规矩矩的按照她的吩咐,我拖地做饭,看见沙发上有几条穿过的黑丝袜,顺便帮她一起洗了。

 我没有趁机去问上面的味道,想保留男人最后一点尊严。

    弄好后开始做饭,冰箱里面有不少菜。

   我大展拳脚,做的很仔细,想要缓和一下我们之间僵硬的挂心。

   约莫一个多钟头后,一切准备好了,我洗了洗手准备上楼去叫陆欢欢吃饭。

  走到陆欢欢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等了几秒还没有什么反应,我心想会不会累的睡着了。

    我本想着陆欢欢会把门反锁起来,不过还是尝试拧了下,一拧就意外的开了,接着我看见了最震撼的一幕,顿时睁大了眼睛

    陆欢欢带着耳机,坐在电脑面前,此刻屏幕上正放着一些岛国电影。

    陆欢欢张开两条大腿,搭在桌子边缘,手里仿佛拿着什么,在快速慰藉着自己的身体。因为她是背对着我,加之戴着耳机,根本没有发现我站在门口目睹了这一切。

    我也只能看见她的背影和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以及她不断哆嗦的身子。片刻,她忽然抬起了头,嘴里娇喘了一声,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我要推荐
转发到